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出手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97 2018.11.16 19:00

  “这是……娘子,这,这竟然是炒菜?”

  那个丫鬟的声音大了些,让沈安有些不高兴。

  若非是屋内太逼仄,他也不愿意在外面吃饭。

  吃就吃吧,可有人看着却不自在。

  阿珠的眼中多了惊讶之色,但依旧冷漠。

  “樊楼就有。”

  沈安听到了这话,却不屑一顾。

  樊楼的炒菜他知道,据吃过的人说也就那么回事……

  想到这里他不禁眼前一亮。

  能不能靠着炒菜发财买房呢?

  “哥,吃饭!”

  果果听了公主因为不好好吃饭被王后收拾的故事后,今天两个菜都吃了,觉得自己很努力。

   可沈安却在走神。

  一顿午饭他吃的食不甘味,最后搅合了蛋汤和剩菜泡在一起吃了。

  一个午觉睡起来,沈安有些沮丧的放弃了那个发财大计。

  不是他不想发财,而是他的身后没有力量,如果贸然把各种炒菜亮出去,钱肯定能挣,但是被谋财害命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他有些犹豫。

  “哥!”

  果果很乖,起床后就在看字。

  沈安笑了笑,把这些烦恼抛开,然后去指导她练字。

  时间到了下午,沈安把担子提出来,一头装上今夜做锅贴的材料,还有小桌子和小椅子,一头让果果和花花坐进去。

  “走喽!”

  这是果果最喜欢的出行方式,她抓住筐子的边缘,冲着那个出来的阿珠笑了起来。

  阿珠的眼中多了些淡淡的冷漠。

  一路到了夜市,那些商户挤眉弄眼的,却不肯过来打招呼。

  有人大概是憋得慌了,就拿着一个油纸包跑过来。

  “没人会说出来,你放心。”

  油纸包被放进了果果坐着的筐子里,来人飞快的跑了。

  这是不肯暴露他的身份啊!

  把摊子摆好,面团弄好,沈安打开油纸包,却是两只炸鹌鹑。

  他不大喜欢吃这个,但好意难却,就先坐在炉子前吃了鹌鹑。

  他正低头吃着,一碗酒水就被放在了案板上。

  来人瓮声瓮气的道:“少年人也要学会喝酒,不然哪来的血气。”

  沈安愕然,然后点头表示感谢。

  夜市的商户不缺乏是非观,只是因为大宋对外的屡战屡败让大家习惯性的畏缩了而已。

  锅贴照样做,只是沈安却多了些从容。

  来买锅贴的人很多,沈安甚至还看到了两个新来的泼皮。

  他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干活。

  然后……

  他缓缓抬头,再看了那两个泼皮一眼,心中在狂骂着包拯。

  ——堂堂正正的不好吗?

  ——什么卧底,听着就觉得不是好事。

  ——有时间老夫再好好的教你怎么做人!

  可特么的那个泼皮分明就是小吏!

  沈安发誓那两个泼皮中的一个就是那天来传话的小吏,还叫了巡检司来威胁自己。

  这卧底都不专业啊!

  那个小吏泼皮慢慢排到了前面,很丢从不排队的泼皮们的脸。

  “包公问你可愿做个小吏。若是愿意,以后还可参加考试。”

  老家伙还想忽悠我!

  沈安摇摇头,低声道:“你装的真假,回头包拯肯定会让你滚蛋。”

  “那要怎么办?”

  “亲热些,最好是一起睡一段时日。”

  小吏有些慌张,接过锅贴就走,竟然没付钱。

  沈安见他和那个真泼皮勾肩搭背的离去,想想就放弃了追索。

  希望你不会变弯吧。

  他在前面忙碌着,果果坐在后面描红,不时看一眼外面的繁华。

  花花坐在果果的身前打盹,最后干脆就枕在果果的鞋面上睡觉。

  等沈安打烊之后,一个男子有些畏畏缩缩的走了过来。

  “干啥?”

  沈安对这人有印象,在那一夜他就在边上伴跑。

  所以他和颜悦色。

  男子看了在后面收拾自己纸笔的果果一眼,难为情的道:“沈安,我的……我……”

  求人的话说不出口,说明这人还行。

  求人的话说的就像是你该做的,这等人沈安前世见识过不少。

  所以他微笑道:“可是有麻烦吗?”

  男子别过脸去,低声道:“我的鸡卖不动……”

  这是来求援的。

  沈安有些犹豫,但随即就笑道:“我去看看。”

  男子大喜过望,沈安叫了果果一声,一家三口就去了男子的摊子前。

  “我这个鸡就是蒸煮,只是味道比不得大酒楼里的,所以没人吃。”

  一个摊位上就是一个大些的炉子,炉子上面架着一口铜锅,上面是蒸笼。

  男子揭开了蒸笼,一股子味道就传了出来。

  周围渐渐围上了人,大家闻着这个味道,有人说道:“你这个就是鸡味,和自己煮的没啥分别,别人为何要买?”

  这是个大问题,男子苦笑道:“没活干了,就想来试试,好歹养活一家子,只是手艺却见不得人……”

  周围一阵叹息,但谁的手艺都不是白来的,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这是千古真理。

  男子听着叹息声,面色惨白的道:“算了,回头我去码头扛活。”

  “来只鸡腿!”

  沈安把担子放下,果果抱着花花站在他的身边。

  男子点点头,说道:“反正也卖不出去,就是味道不大好,沈安你多包涵。”

  蒸笼里有五只鸡,他夹了一整只出来,笑道:“不够还有。”

  不错,人还大气。

  沈安把小桌子和小椅子摆好,然后给果果撕了一条翅膀,说道:“不许多吃,不然会隔食。”

  果果给个甜甜的笑脸,然后问道:“哥,花花呢?”

  小狗在边上仰头看着沈安,尾巴摇的和风车一般的利索。

  沈安对男子歉然道:“我妹妹喜欢这小狗,她吃什么小狗就吃什么。”

  男子笑着点头。

  这年头食物可是珍贵的东西,普通百姓拿鸡肉去喂狗,那会被人骂败家子。

  沈安撕了一点鸡胸肉给花花,小狗马上就撕咬起来,看着有些凶恶。

  “好狗!”

  人群中有人赞了一声,沈安见是一个少年,就点点头。

  “想做什么口味的鸡?”

  沈安在吃着鸡腿,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男子也绝望了,同样是不经意的说道:“我就会蒸鸡,其它的做出来家人都不肯吃。”

  这就是个没有厨师天赋的人。

  一个老人干咳道:“你这个……老夫活的长,见过许多如你这般满怀希望的年轻人,只是后来都……都转行了,别干这个了,去找个营生吧,随便什么都好,只要能养活妻儿。”

  男子点头道:“是,明日我就去码头看看。”

  老人赞许的道:“汴梁乃是京城,各处都要人手,这样不行就换一个,总能活下去。”

  沈安已经吃了鸡腿,他用毛巾擦擦手,说道:“那咱们就做蒸鸡。”

  呃……

  周围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