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 小弟拜大哥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05 2018.12.30 12:30

  折克行有些纳闷的道:“上奏书……官家会不会动怒?”

  “既然都在提防着你家了,动什么怒?。”

  沈安觉得自己是在蛊惑一个忠心耿耿的将门,给他们打开了一扇门。

  一扇他们可以过得更好的大门。

  “记得文彦博吗?”

  沈安继续在蛊惑着:“那些人弹劾他,可是他做错了什么吗?别扯那个河图的淡,大家都知道是假的。”

  折克行点点头,沈安微笑道:“这就是忌惮,和你家一样,文官做到了顶,做几年就最好自觉些滚蛋,不然有的是人来弹劾你,你现在明白了吗?”

  折克行一拍脑门,说道:“文相不走就会被弹劾,折家不走就会被忌惮……”

  沈安点点头,一脸孺子可教的欣慰。

  “安北兄,请受小弟一拜!”

  这是小弟拜大哥!

  这一拜……此后折克行就得终生奉沈安为兄。

  这一次沈安没有阻拦,而是笑吟吟的搀扶起他来,说道:“许多事情看似复杂,实则就是一个字:利!”

  你既然成了我的小弟,那我自然不瞒你。

  沈安很坦诚的说出了这里面的奥妙:“折家在府州对大宋的利就是挡住了西夏,并且还牵制了些辽军。”

  从未有人从利益的角度来剖析国家大事,折克行听的瞠目结舌,听的敬佩有加。

  “而折家若是退出府州,大宋能得到什么好处?换一个将领去,不但统御不了府州那些番人,而且还失去了一个将门。下一次西夏人打过来,可还能挡得住吗?这些得失孰轻孰重,那些重臣们自然会计算。

  而折家呢?折家最多是换个活法罢了,反而不必用性命和热血去打拼……你说官家和朝中的那一帮子人会同意吗?”

  折克行想了想,纠结着说道:“这就是您以前说过的……会哭的孩子啊!”

  “哈哈哈哈!”

  沈安大笑起来,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聪明,正是这样。”

  这时庄老实急匆匆的来了,禀告道:“郎君,宫中来人,官家宣您进宫觐见。”

  沈安瞬间有些心虚,他干咳一声,对折克行说道:“要做就赶紧去信府州,趁着陛下的心情好,就算是有什么篓子也不会计较。”

  折克行却忘记了这个,一把拉住了沈安,正色道:“安北兄,定然是官家知道了昨夜之事,小弟这就去求见官家。人是我杀的,一人做事……”

  “滚!”

  沈安觉得年轻人都不省心,却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少年。

  接他进宫的内侍一路上好奇的在看着他,就差点想问‘你那么年轻,为啥官家要这么看重你?’

  “见过陛下。”

  行礼之后,沈安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

  “若非朕知晓你的底细,怕也以为你是个纯良的少年。”

  赵祯看着这个貌似老实的少年,有些头痛的道:“昨夜你偷偷摸摸的出了家门,又去夜市引得辽人和西夏人相互厮杀……你说说,若是昨夜被人发现了,你可还能活?”

  被发现了?

  沈安干笑一下,赵祯冷笑着,就等他装傻。

  可沈安没想到赵祯第一个想到的是安全,他心中微暖,就坦然承认了昨夜的事,说道:“昨夜是臣的错,不过辽人跋扈,若是不能让他们受些教训,大宋的威严将荡然无存。在此之下,臣的安危并不算什么。”

  赵祯听了就更感慨了,觉得那些臣子稳重是稳重了,可有谁会为了大宋的脸面去搏命?

  没有!

  早上议事时,甚至有人担心辽人责怪大宋,建议马上派出使者去解释,最好是带些东西去。

  这真是……操蛋啊!

  赵祯觉得这句粗俗的话很是解气,就不禁说了出来。

  “这真是……操蛋啊!”

  沈安瞬间一脸懵逼。

  陈忠珩瞬间一脸的呆滞。

  我的官家哎!这等话背着人骂就好了,现在可是有沈安在啊!

  殿内的几个内侍都深深的低着头,可身体却在颤抖。

  赵祯也愣住了,他回身看着在颤抖的沈安,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你们啊……笑就笑吧。”

  “哈哈哈哈!”

  陈忠珩第一个笑了出来,随后殿内笑声不断。

  笑过之后,赵祯就问道:“昨夜是怎么弄的?”

  这是八卦?

  沈安觉得更多的是想解气。

  皇帝觉得他昨晚干的太漂亮了,但是又不知道详情,所以迫不及待的就把他召进宫里来解说。

  “这事吧……”

  沈安正色道:“辽使嚣张,大宋蒙尘,臣想着陛下憋屈,就……”

  “……折克行箭术了得,躲在黑暗中一箭就命中了辽人的副使,辽人惊慌失措,而西夏人以为辽人怯了,就准备反击,恰此时,辽人纷纷拔刀……”

  沈安的口才了得,说的陈忠珩在边上一会儿紧张,一会儿兴奋。

  而赵祯也好不到哪去,直至听到沈安带着人悄然而去,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下次万万不可冒险了。”

  这个皇帝总是很仁慈,他的关切一看就是发自于内心,让沈安也不得不感动。

  不过一转口,赵祯的眉眼就带着轻松的道:“辽人此次惹了大麻烦了。”

  沈安不知道后续,就问道:“陛下,可是拿住了证据吗?”

  陈忠珩得意的道:“辽人本想仓皇而逃,可耶律嗣臣他们的尸骸却不能一路带回去吧,到时候半路生蛆咋办?所以欧阳修就以此为据,让辽人在文书上签字画押,大事定矣!”

  赵祯笑道:“欧阳修的眼神不大好,凌晨时硬是叫人点了几十个火把照着,就盯着刘伸签字画押,不然就任由着耶律嗣臣的尸骸丢在那里发臭。”

  “折克行的箭术果真这般了得吗?”

  皇帝的思维总是很广阔的,一般人压根就跟不上。

  可沈安却没有思索的说道:“陛下,折克行刀箭都了得,臣这等每日闻鸡起舞的都不是对手。”

  赵祯面色古怪的指指他,最后摇头道:“那折家乃是将门,打出生就在琢磨练武,你……翻个墙还得要梯子,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吧。”

  沈安觉得皇帝小瞧了自己,于是准备回家后继续苦练。

  可才将出了皇城,被晒的眼睛发花的他就被人抽了一巴掌。

  “哎哟!”

  沈安才捂着头,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夫打死你个作死的小子!”

  包拯凶神恶煞的出现在了沈安的眼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