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沈卞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17 2018.11.23 12:30

  新家?

  这些人不禁喜上眉梢。

  沈安这般年轻就能操持产业,以后大家的好日子肯定是妥妥的啊!

  中人笑着问道:“沈郎君的新家在何处?到时候我也去贺贺。”

  沈安说道:“就在榆林巷。”

  瞬间他就看到这些人的眼中多了惊喜。

  这忠诚度瞬间得增加十倍吧?

  能在榆林巷购置房产的,不是有来头,就是家里有矿。

  这年头有来头的也不会来找中人雇佣仆役,而家里有矿的更不会来,他们喜欢去更高档的地方,甚至花重金去买卖奴隶。

  沈安自然买不到奴隶,也不想买。

   可想买的人很多……

  “朕说过多少次了?说过多少次!”

  赵祯很和气,对臣子们几乎很少会给黑脸。

  可今日他却发怒了。

  他拍着自己的大腿,怒道:“有人勾结官吏,把百姓变成了奴隶,就在两浙路!”

  今日不是常朝,在场的只有宰辅。

  延和殿里气氛有些尴尬,文彦博张开嘴……最后叹息一声,没有发表看法。

  他这个首相最近有些不大妙,被人给盯住了,各种莫名其妙的弹劾都来了。

  不过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并准备反击之。

   按照大宋的潜规则,你文彦博首相都当了三年,差不多也该滚蛋了,否则下面一堆人会说你专权。再恋栈不去,大抵会有人弹劾你是权臣,佞臣。

  可文彦博却觉得自己还是能再抢救一下的。

  富弼干咳一声,说道:“陛下,此事着人去查就是了。”

  在宰辅们的眼中,这本就是小事,压根就不该拿出来说。

  赵祯气咻咻的道:“查!查清楚!”

  文彦博和富弼相对一视,然后都躬身应了。

  赵祯的怒气渐渐散去,淡淡的道:“听闻樊楼那些商户在斗殴?打的头破血流,连巡检司都压不住,最后包拯求到了朕这里,朕让韩琦调了一队禁军去,这才压住了。好大的威风啊!”

   文彦博知道皇帝这话在针对谁,就说道:“陛下,臣听闻樊楼斗殴只是意气之争,几方都没动用凶器,也没出人命。”

  赵祯点点头,微笑着,看似很赞同文彦博这话。

  可他话锋一转,“朕怎么听闻是为了炒菜的方子呢?”

  啪!

  这话恍如一耳光,重重的扇在了文彦博和富弼的脸上。

  你们就会哄朕,还有没有臣子的操守了?

  丢人啊!

  而且皇帝哪会管什么樊楼和生意人的事,这是冲着背后的那些权贵在发怒呢!

  如果文彦博会骂人,此刻定然会骂一句mmp。

  我现在满屁股的疔疮,被人揪住不放,炒菜关我屁事啊!

  等出了延和殿,他对富弼说道:“此事过了些,为了些许利益就大打出手,他们难道不觉得丢人吗?”

   富弼看着右前方的含和门,苦笑道:“不只是些许利益……”

  文彦博惊讶的看着他,“难道味道很好?”

  他最近被攻击的焦头烂额,所以没心情吃什么新菜式。

  可富弼却吃过,而且吃过不少次,所以他很无奈的道:“不是很好……”

  “那不就得了,官家也是借势发作,看来却是对老夫有了看法,哎……”

  富弼面色古怪的道:“是非常好……”

  文彦博眨巴了一下眼睛,“有多好吃?”

  富弼难得露出了馋相,说道:“要不我请你吃一顿?”

  文彦博点头应了,两人等下衙之后就去了夜市。

  等看到州桥夜市的盛景时,文彦博不禁就呆住了。

  “老夫上月才来过,那时这里并无这般繁华,却是为何?”

  两人穿着便衣,身后跟着两个仆役,就像是两个小老头在闲逛。

  富弼笑眯眯的道:“也就是最近才热闹起来的。”

  “汴梁城中的夜市不少,突然繁茂的话,不是其它地方出了事,就是这里出了宝。谁干的?你先别说,让老夫来猜猜……”

  “官员自然是没那么大的能耐,有也不敢闹腾。那么定然就是权贵……是宗室吧?”

  这就是宰辅的眼光。

  “你猜对了因由,却没猜对人。”

  富弼笑道:“是一个少年弄出来的。”

  “少年?哪家子弟?这等手段可不等闲。若说是苏轼老夫还信。”

  “苏轼已经回家了,那少年叫做沈安。”

  “哦!哪日倒是要见识见识……”

  两人在闲话,恰好对面来了一个少年。

  “那小娘子好生可爱。”

  富弼抚须赞美着少年抱着的那个女娃。

  “那条狗……他竟然背着一条小狗?”

  “哥,炸肉。”

  果果在看着周围的美食,却对煎炸的东西情有独钟。

  沈安看了斜对面的两个老人一眼,说道:“以后十日才许你吃一次油炸的食物,免得你明年就成了小胖墩。”

  “哥坏!”

  果果嘟嘴不乐,趴在沈安肩头的花花马上就伸出舌头去舔她的手,没两下果果就笑了起来。

  “安哥!”

  “沈安!”

  两边的小贩朝着兄妹俩拱手问好,沈安也单手回应,果果都板着脸在学拱手,只是她穿的多了些,两只手很艰难的才能抱拳。

  “他就是沈安。”

  富弼的话里没有情绪。

  文彦博笑道:“有些意思,若是读书有成,老夫倒是愿意教他一教。去问问。”

  他身后的随从马上就追了过去。

  富弼低声道:“他是沈卞的儿子。”

  “回来!”

  文彦博喝住了随从,然后回身道:“老夫不想吃了。”

  富弼叹道:“沈卞估摸着去了。”

  文彦博止步,皱眉道:“沈卞离经叛道不说,还放着京官不做,跑到雄州去,说什么要练好兵,然后收复燕云,蠢货!”

  富弼叹道:“当年老夫也曾一心北望,可好水川一战,定川寨一战,大宋竟然连李元昊都……哎!妄谈刀兵之事,耗费钱粮不说,弄不好西夏和辽人勾结起来,大宋顷刻间就会有不忍言之事啊!”

  “你说亡国之祸就行了,难道老夫还会去胡乱传播一番?”

  文彦博微微眯眼,说道:“当年你跟着范文正一起主持了庆历新政,结果失败。至此你也该知道大宋需要的是修生养息。而那沈卞每每鼓吹北望燕云,说什么拿下就是屏障。这些谁不懂?可谁能拿?”

  富弼的眼中多了哀伤之色,说道:“太宗皇帝一败,大宋再无北望的可能了。”

  文彦博也叹息道:“那一战啊!”

  富弼看了他一眼,竟然看到了泪光在闪烁……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

2018-11-23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