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是辽人干的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011 2018.12.05 12:30

  “哐当!”

  一块铁板落在殿内,失手的侍卫赶紧请罪。

  赵祯摇摇头,他不至于为此去怪罪侍卫。

  他把目光投向了包拯。

  “陛下。”

  包拯有些纠结的说道:“据那泼皮交代,他是被辽人的通译用五贯钱收买了。幸而沈安机警,不然……”

  可是没证据啊!

  除非是拿到了文书什么的,或是当场人赃俱获,否则无法对辽人下手……

  赵祯看了一眼下面的几个臣子,知道就算是人赃俱获了,他们也会劝自己以大局为重。

  “陛下,沈安既然无事,那此事就算了吧。”

  嗯?

  赵祯嗯了一声,然后缓缓的道:“想杀大宋的百姓,事败后又当做没这么一回事,世间没有这等道理,没有!”

  他的神色平静,但眼中却多了怒火。

  只是这怒火却来得快,灭的也快。

  “陛下,这只是小事。”

  文彦博的话就是一盆水,浇灭了皇帝眼中的怒火。

  你难道要为一个百姓和辽人翻脸吗?

  这不是皇帝该做的事。

  皇帝继续不忿,众人却都放松了些。

  这事儿也就这样了吧,辽人也该知道分寸,而那沈安得了个教训也正好……

  “这样不好。”

  呃!

  文彦博差点想揉揉眼睛,仔细看看上面那位是不是自己熟悉的皇帝陛下,大宋官家。

  “这样不好啊!”

  赵祯拍着大腿道:“派人去,问问他们想干什么!还有……这次不管,下次他们冲进大殿中来杀人谁来管?”

  皇帝发怒了,莫名其妙的,而且还顺带羞辱了一番臣子。

  几个臣子打个眼色,马上就应下了。

  等一出门,富弼就到了包拯的身边,低声道:“你们别再闹了。”

  包拯正在窝火,闻言就不客气的道:“老夫闹什么?”

  富弼的火气也不小,“你们这段时日天天上奏,一心想让陛下接了宗室子进宫,可想过陛下的心思没有?”

  包拯微微侧身看着富弼道:“什么心思?”

  “这是逼迫!”

  富弼有些痛心疾首的道。

  包拯轻蔑的道:“那是陛下,一国之君。若是旁的,比如说老夫,绝后就绝后。可陛下不同,大宋需要一个合格的储君。”

  包拯说完就扬长而去,他接下来的任务很重,还得要去找辽人的晦气。

  文彦博走到富弼的身边,问道:“怎么?被包拯给顶了?”

  富弼气得打颤,稍后说道:“他说什么绝后,可谁不知道他最近春风得意,回家就抱着儿子乐。”

  文彦博微微摇头,觉得最近朝中的气氛有些紧张了,不好,这样很不好。

  “那沈安乃是沈卞之子,听闻沈卞为他取的字叫做安北……安北,嘿!”

  富弼的神色多了怅然,说道:“拿什么去安?他要是敢去,老夫就敢把他一脚踢到青涧城去,去和种家作伴。”

  “种世衡死了,种家现在那些小子还不能独当一面,让沈安去,那就是流放。”

  “什么意思?”

  “西夏那边……李谅祚年幼,权臣在侧,他们不会进攻大宋,所以那一带最多是些斥候的交锋……”

  “是啊!难得的安定局面……”

  ……

  “啊嘁!”

  沈安打了个喷嚏,然后吸吸鼻子道:“谁在念叨我?”

  “我!”

  赵仲鍼来了,不是往日的轻松模样,哭丧着脸。

  “这是怎么了?被你翁翁揍了?轻点!”

  沈安坐在高凳子上,身后是一碗点燃的酒,姚链已经摆脱了刚开始的恐惧,伸手一拈,就拈了些火焰起来。

  蓝色的火焰扑在沈安的背上,他不禁龇牙咧嘴的喊道:“赶紧搓!”

  他在嘶嘶的煎熬,赵仲鍼有些纠结的道:“我翁翁在砸骨头。”

  “砸就砸呗!”

  沈安摆摆手,姚链就端着碗出去了,看那架势分明就是想把那酒给喝了。

  赵仲鍼觉得屋子里的酒味挺好闻的,他坐在沈安的对面,说道:“我翁翁砸了骨头,各种骨头都在砸……”

  沈安翻个白眼,无奈的道:“叫他别折腾了,那些东西……咦!”

  “又来一个装疯的!”

  沈安叹息一声,然后喊道:“姚链,把那块骨头拿来。”

  “知道了郎君,呃!”

  那货竟然在打嗝,可想而知是一口就闷那碗酒。

  稍后姚链就来了,他拎着那块被咬的斑斑点点的龙骨,而龙骨的下端就是花花。

  花花咬着骨头就是不松口,就这么被拎了进来。

  沈安费了大力气才把花花弄下来,然后他抱着花花,用下巴指着骨头说道:“给,带回去吧。”

  赵仲鍼摇头道:“不是,我翁翁一边砸一边说着什么,好像有太祖他们。”

  沈安只觉的滚烫的脊背在发寒,心中不禁腹诽着赵允让这个老疯子的举动。

  他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赵仲鍼,说道:“你别想这些,还有,这几年你好生读书吧。”

  沈安不记得赵祯驾崩的时刻,但却知道赵宗实的时间不长,而后就是眼前这个小屁孩继位,但他继位时已经不小了。

  倒着一推算,就说明赵祯还有活头。

  赵仲鍼不知怎地就点头应了。

  沈安面色稍霁,起身活动了一下腰,感受了一下年轻。

  “是辽人干的。”

  赵仲鍼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

  沈安摸摸后腰,不禁有些后怕。

  要是他没有在背后垫着铁板的话,那一刀绝对是从肾脏那里捅进去。他好歹也知道些这方面的知识,知道腰子一旦被捅了,这人就算是和这个世界告别了。

  就算是能救回来,少一个腰子以后咋成亲?

  咱们这仇结大了啊!

  赵仲鍼感受到了沈安身上的恨意,就说道:“要不……要不咱们弄他们一下?”

  沈安斜睨着他道:“怎么弄?”

  赵仲鍼想了想,“买通外面的人,给他们采买的东西里下药……”

  沈安木然的看着他,就在赵仲鍼心中忐忑时,沈安拍着他的肩膀赞许道:“有前途!”

  赵仲鍼欢喜的道:“那叫人去买药吧!”

  这小子真是……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说明他的心大。

  心不大也不敢让王安石去冒险。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看着封面很漂亮,兄弟们,推荐票拿来庆祝一下……

2018-12-05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