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如何忽悠女文青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218 2018.11.25 19:00

  “他们想的不是新行当,而是想控制住我这个人。”

  沈安站在大门外,身后的店铺里没有客人。

  王天德叹道:“新行当除非是稳靠了,否则他们不会出手,所以这是借机威胁。”

   “对。”

  沈安笑道:“今日我就让他们看看这香露的厉害,然后自然会有人来接洽,记住了,别管。”

  “可若是权贵呢?”

  王天德有些担心。

  沈安说道:“不必担心,宫中的人会看着这里,那些权贵聪明的自然不会伸手。”

  王天德对大势的感觉很迟钝,沈安交代道:“宫中的人肯定会出来,到时候低价给他们,但是要有份额,不能一张嘴就要百八十斤,那是洗澡,就说没有那么多。”

  “就说外面卖的赚钱,宫中的亏本。”

  王天德举一反三的话让沈安笑着点点头,“对,咱们的成本谁也不知道,说是亏本,有蔷薇露的高价珠玉在前,谁能质疑?”

  现在市面上有些香露,但是那味道不敢恭维。

  香露最早就是从大食传来的,大宋目前没有人能参透全部制作流程,所以弄出来的香露成色差了不少,更遑论和沈安这边的香露相比。

  没人进来,刚开业的香露铺无人问津。

  樊楼的十家商户赶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沈安的手中握着一个小瓷瓶。

  他看了老人他们一眼,目光淡淡的。

  他举起手,然后轻轻的松开……

  老人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疯狂的跳动着,他扶住身边人的手臂,喘息道:“不能,不能啊!”

  所有人都知道他在怕什么。

  宫中的女人们对香露的渴望就如同男人对美女的渴求。

  一旦这香露的水准能有大食香露的大半,宫中的女人们就会趋之若鹜,然后……

  皇帝再牛,可一群女人向他甩媚眼要香露,难道他还能拒绝?

  至此沈安的生意就稳如泰山。

  瓷瓶掉落。

  呯!

  声音清脆,瓷片和里面的液体一起四处飞溅。

  前方一个男子突然止步,然后吸吸鼻子对同伴说道:“这是……茉莉的花香,可怎能这般浓郁?咦,渐渐又淡了些……”

  他的同伴转过来,然后看着暗香香露铺,说道:“是香露!”

  “是香露……”

  老人的身体在颤抖。

  他知道自己得罪了一个能人。

  一个能把生意做的轻松写意,不断弄出新东西来的能人。

  东家会如何?

  “好香啊!”

  一辆马车停在了路边,车帘掀开,满头珠翠……

  “是香露!”

  车里的贵妇人也不顾抛头露面,帷帽都不戴就叫人扶着自己下车,然后冲进了店铺里。

  “天呐!那么多!我都要了!”

  “抱歉,每人限定只能买两瓶。”

  “什么?那么多为何只许我买两瓶?我告诉你,我家官人乃是……”

  店里面爆发出了一阵争吵,但樊楼的商户们却没有一丝欢喜。

  地上的液体在渐渐挥发,香味持久向四周扩散。

  “是香露!”

  消息飞快在传播,那些倨傲的管家、急匆匆的侍女……无数人在赶往暗香。

  “他们卖了有……一百余瓶了。”

  这是一个让人绝望的数字。

  这说明香露压根就不是沈安说的来自于岭南,而是他们自己制造的。

  这就是聚宝盆啊!

  这十家商户都在懊恼着得了炒菜的秘方后,为何还要过河拆桥,冷淡了沈安。

  否则他哪会去找王天德这个不入流的商人合伙啊!

  一群人在懊恼着,老人缓缓走了过去。

  王天德和沈安站在外面,见老人过来,他下意识的就微微弯腰,以表示对这位商界领袖的尊敬。

  “你……怎会弄出了香露?”

  老人迟疑了一下,然后还是问出了自己最不解的问题。

  沈安仿佛和他没有任何龃龉,微笑道:“为什么不能呢?”

  老人点头道:“是啊!为何不能呢!”

  他苦笑着说道:“你从头到尾都没准备和我们再合作,对吗?”

  沈安看了陈斌一眼,从头到尾,陈斌都只是跟随,并未发表意见。

  “没错。”

  老人释然了,“我们气势凌人,而且背后的权贵是你所忌惮的,所以你只想一笔买卖,过后大家各走各路……”

  沈安点点头,觉得这些人真的高估了自己,不过他并不想和他们有过多交集。

  老人回身,沈安问道:“还要我给什么交代吗?”

  老人缓缓摇头,面带愁色。

  那些樊楼的商户都傻眼了。

  沈安说道:“我知道这里面不只是利益,还有关于家父的一些争议在。许多人想俯瞰着我,想见到我倒霉的模样。但我希望你们回去禀告各自的主人,告诉他们,想咬我一口?那得做好被崩牙的准备。”

  你们想控制我吗?

   那就来试试吧。

  沈安知道自己如果按部就班的去讨生活的话,大抵不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可他受不了带着妹妹租住在那不见光的外城,然后每日去卖锅贴,一日两餐,小心翼翼的活着,直至整个人都颓废掉。

  要想活得好,就得接受这些纷争和风险。

  沈卞,你的子女现在活得像一条狗般的狼狈,你可悔了吗?

  持有这种心态的人不会少。

  沈安笑的很清爽,这时一个贵妇人从里面出来,皱眉道:“暗香暗香,没有一首好诗词来映衬,那个梅妻鹤子的林逋让人想着就无趣……”

  这就是文青,买个香水还得给她们搭配上一段凄美的故事,这样才会觉得自己还活着。

  而且梅妻鹤子的林逋并非是无趣,只是她们觉得不够新鲜了而已。

  喜新厌旧的文青妇人们需要新刺激。

  沈安笑道:“我这里倒是有一首诗。”

  那贵妇眼睛一亮,旋即不屑的道:“少年大话,如何能做出好诗词来。”

  沈安略一沉吟,微笑道:“有了。”

  “琼枝只合在瑶台……谁向中州处处栽……”

  这开头有些平淡,但却有些瘙到了文青贵妇的痒处,她就催促道:“后面还有吗?”

  琼枝只合在瑶台,这不就是比喻咱吗?咱就不该沾染凡尘,整日吸风饮露,和仙女一般。

  这催更的催的急切,沈安却在冥思苦想。

  听到这两句诗,那些樊楼商户只觉得心中发冷。

  这么一个出色的少年,而且奇思怪想层出不穷,就算是不踏入宦途,可他的未来会如何?

  巨贾!

  这是陶朱公般的人物啊!

  而他们竟然把这等人物当做是夜壶,用得着就客气亲热,用不着就威胁恐吓……

  老人苦笑道:“老夫却是眼瞎了,诸位,此后……”

  “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高洁之意瞬间让人身临其境,那贵妇双手捧心,眼中全是星星。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

2018-11-25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