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服不服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075 2018.12.16 19:00

  张方平说道:“陛下,去年欧阳修看了苏轼的文章,只说要避开道路,让他出一头地,臣近日见沈安和那些粮商鏖战,少年从容,忍不住就想起了苏轼。”

  赵祯叹道:“大宋人才辈出,此大宋之幸,也是朕之大幸。”

  “沈安。”

  “臣在。”

  赵祯的心情显得极好,问道:“那些商人可屈服了吗?”

  沈安说道:“少数是屈服了,有的还有些侥幸吧。”

  “那该如何收尾?”

  赵祯惬意的问道。

  富弼谨慎的道:“陛下,就怕那些商人一下全抛了出去,到时候粮价过低……”

  粮价过高过低都不是好事,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

  文彦博微微低头,首相的尊严让他不肯就此事发表看法。

  “沈安。”

  赵祯随手就点了沈安提问。

  沈安解释道:“陛下,商人逐利,所以臣断定他们不会,也不敢大量抛售粮食来打压粮价,那是自绝于陛下。”

  赵祯点头,眼中多了些厉色。

  那些商人真要这么做,那就是没把大宋和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那他还客气个什么。

  “陛下,那些商人手中的粮食不少,臣建议回收他们手中的新粮。”沈安最后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咦!

  这个主意好啊!

  连文彦博都忍不住微微点头赞许。

  大家刚才都陷入了一个思维盲区,都只想到了回收旧粮。沈安一提醒,才想起了这么操作的好处。

  赵祯点头道:“他们手中的粮食太多,自然无法周转,那就这样吧,不过一事不烦二主,沈安,你去一趟。”

  沈安嬉笑道:“陛下,臣今日本该休沐的。”

  赵祯笑道:“你倒是会偷懒,快去快去。”

  肖青的脸上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

  他今天也可以不用来,可一方面赵允良那边要消息,另一方面他也不甘心,所以就来看看风头。

  沈安一走他就有些坐蜡了,跟着走?这里是朝堂,可不是你说走就走的地方。

  可要是不走,他今天来做什么?

  皇帝说他们可以三天轮值一天,但是并未说必须,这就是漏洞,就像是沈安,从前天开始已经连续三天进宫了。

  可沈安那是有差事,你肖青有什么?

  肖青有些坐蜡难堪,沈安却是神采飞扬的带着一群人出宫了。

  邓世涛带着的十多名侍卫就紧紧的跟在后面,他向前几步说道:“沈待诏,我怎么觉着你走路像是……”

  “像是什么?”

  邓世涛是宫中侍卫的小头目,在赵祯身边干活的人,沈安也就顺便套了个近乎。

  “怎么像是那等衙内呢?”

  “你说的是纨绔吧?”

  “对,就是这个意思!”

  两个人都存心和对方搞好关系,没多久就熟络了起来。

  一行人到了卖粮的地方,大车都走了,一个妇人赶着一群鸡在空地上觅食落下的米粮,很是欢喜。

  沈安站在边上,那妇人看了他身后的侍卫们一眼,却丝毫不惧。

  没多久那些商人就来了。

  “见过沈待诏。”

  这些人面色苍白,看着可怜巴巴的。

  可沈安知道这些可怜只是一种伪装,你真要以为他们是小白兔,那背后会被人笑死。

  “服不服?”

  沈安负手而立,淡淡的问道。

  “服。”

  商人们纷纷低头。

  “大声些,服不服?”

  “服!”

  商人们的喊声惊到了那群鸡,妇人就瞪了他们一眼。

  沈安微微眯眼看着那群鸡,再问道:“下次可还敢吗?”

  “小人不敢。”

  沈安微微一笑,说道:“陈粮你等自行售卖,这个朝中不管,你们卖十文钱一斗都不管。”

  “多谢沈待诏。”

  沈安面露慈悲之色,叹道:“可你们手中的粮食太多了,我担心你们难以周转,所以,新粮都拿出来吧,朝中收购了,价钱……三十五文,可有意见?”

  “太低了,现在市价是四十文。”

  一个商人不忿的说道,接着就有人跟着发牢骚。

  “三十五文万万做不得啊!那会亏的血本无归。”

  “嗯!”

  沈安的目光扫过说话的这几人,等声音消失后,他说道:“赏罚分明才是大宋的兴旺之道,操纵粮价,你等做的事流放都有余,莫非是觉着官家太过宽宏,想得寸进尺了吗?”

  “不敢!小人不敢!”

  沈安冷笑道:“粮船明日抵京,谁敢抛售粮食,那就是自寻死路。若是你们觉着自家能存着那么多粮食也请便。”

  商人们低头站在那里,有人抬头道:“沈待诏,难道就不能通融了吗?”

  沈安摇摇头,然后说道:“钱是赚不完的,但你得要有命去花完它。所以福祸无门,惟人自招。”

  他转身上马而去,商人们如蒙大赦。

  虽然被搜刮了新粮,可好歹可以借着调运困难来拖一阵子。

  逃过了一劫啊!

  等他们发现那些侍卫们没走时,就有些傻眼了。

  邓世涛喝道:“半日之内全部交割清楚,否则一律拿下!”

  一群商人目瞪口呆,有人说道:“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威胁利诱……亏了这么一大笔,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有人哀嚎道:“他把陈粮都卖给了我们,却低价收了新粮去填满仓库,来回倒手还有赚头,这生意还能这么做?”

  今日的汴梁城中热闹非凡,大车队在那些粮商的仓库和官方的仓库之间不断来回,那些孩子一路跟着,看着他们把粮食不断搬运进去。

  朝中怎么会从粮商的手中买粮食?

  这个疑问还未消散,那些粮商就开始按照三十文的价钱销售陈粮。

  “别挤,有很多!真的有很多啊!”

  可谁会不挤?

  虽然是汴梁人,可这等大降价的机会却极为难得,不趁机多买点存着,那是傻子。

  而且陈粮也没什么不好,除了口感稍微差一些之外,吃下去还更顶饿一些。

  于是百姓们蜂拥而至,满城都是背着粮袋的人,有的人家甚至是全家出动,大人孩子都在背粮食。

  “据说有好些人在借钱买粮。”

  一个商人听着这个消息,身体摇晃了一下,然后悲愤的道:“苍天呐!这是要赶尽杀绝吗!”

  当天汴梁城中的粮商就倒下了好几个,据说有一个急怒攻心,就算是能救回来也会变成傻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