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8章 以退为进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231 2018.12.29 19:00

  “啥?”

  侍卫面色惨白的来转告最新的消息:“辽人和西夏人昨夜在御街发生了冲突,辽人跋扈,杀光了西夏人,自己也死了九人……”

  沈安的面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侍卫见了不禁暗叹着少年人的恢复能力真是好,一夜之间竟然又能生龙活虎的了。

  沈安一脸的惊诧莫名,然后就欢喜的道:“报应啊!”

  他回身看着折克行,哈哈大笑起来。

  “这就是报应啊!老天有眼呐!”

  沈安笑的极为畅快,他疾步走到面色有些僵硬的折克行身前,低声道:“淡定!要淡定!”

  折克行挤出了些许笑容,然后暗自赞叹着沈安的本事。

  是的,他觉得折家就是没有沈安这等随机应变的本事,所以才被人压得死死的。不但朝中警惕着,连周边的麟府路军马司都在隐隐约约的钳制着折家。

  安北兄……大才啊!

  侍卫回去了,前脚刚走,后脚姚链就得意的道:“昨夜郎君……哎哟!”

  庄老实在他刚开口时就是一脚,然后喝骂道:“昨夜郎君和折郎君都在家里拉肚子,下次让我听到你再瞎掰掰,打死!”

  姚链笑嘻嘻的认错,沈安干咳一声道:“此事怕是瞒不过官家。”

  “郎君,一旦官家知道了,这就是大祸临头啊!”

  庄老实马上就慌了,沈安皱眉道:“慌什么?若论大宋对辽人的恨,官家铁定排第一,这次辽人被咱们弄的到死不活的,刘伸回去肯定会被处罚,但西夏人会是什么反应?这些对大宋只有好处,官家怎么会生气?”

  在场最了解西夏的莫过于折克行,他也赞同的道:“西夏人忌惮辽人,此事传回去,西夏人再忌惮也得去交涉,甚至他们之间还会打一场,这对大宋的好处太多了。”

  “辽人也忌惮西夏人。”

  沈安补充道:“西夏就是一头野狼,对大宋的危害自然不言而喻,可对辽人来说也是一个牵制。”

  折克行的眼睛一亮,拱手道:“安北兄,那你上次出主意,让唐仁威胁说大宋和西夏联盟,就是基于这个想法吗?”

  沈安点点头,说道:“西夏对大宋是侵袭有余,但却知道自己无法撼动大宋的根基。而辽人却不同,他们真要全力开战……”

  “那就……小人不敢想啊!”

  庄老实摇摇头,一脸的惊悸。

  连折克行都没敢说什么豪言壮语,可见辽人给大宋有多大的压力。

  这气氛不好啊!

  沈安冲着出来的果果招招手,然后笑道:“可西夏人不傻,一旦大宋被辽人给灭了,辽人就会顺势一统天下,到了那时,辽国聚合了大宋的力量,西夏人可能挡?”

  “那会化为齑粉!”

  折克行拱手道:“安北兄眼光卓绝,小弟佩服。”

  他的目光灼热,就像是发现了稀世珍宝。

  他在府州长大,那里左边是西夏,右边是辽人,堪称是四战之地。

  从小长辈就教他如何杀人,可却对这等大谋略无从了解。

  当年他的父亲折继闵说要读书,而且要有名师指教才行,否则终究只是个赳赳武夫,不但会被忌惮,而且前途也仅限于此。

  折家最羡慕的大抵就是种家……

  沈安的话让一家人都安心了,庄老实吆喝着让曾二梅中午多弄些好菜给郎君和小娘子补补,他自己摇摇晃晃的回去,看那模样就分外得意。

  早上的气温不错,不冷不热的,最适合在外活动。

  果果扑进了哥哥的怀里,说道:“哥哥,昨晚闹。”

  呃!

  沈安没想到昨晚竟然吵到果果了,就细细的问她可睡好了。

  “好,还梦见了爹爹,爹爹抱我啦。”

  沈安哦了一声,然后就陪她玩耍了一会儿。

  折克行在想着长辈们的困境,想着府州的困境。

  “想什么呢?”

  沈安抱着果果走过来问道。

  折克行抬头道:“想着府州的折家,太难了。”

  “你说说。”

  沈安拿着个拨浪鼓给果果玩耍,含笑问道。

  拨浪鼓的声音轻轻传来,折克行茫然的道:“府州那边地处西夏和辽人的夹缝地带,折家在那里多年了,折家的男丁为国战死从不犹豫,可朝中总是在戒备,戒备……”

  “这是习惯。”

  所以说从安禄山造反开始,实际上武人的信誉就已经破产了,一直蔓延到了宋朝。

  折克行点点头,但有些悲愤,“可折家对大宋忠心耿耿啊!麟府路军马司就是专门盯着折家的,这不公!”

  这个……

  沈安挑眉道:“为何不解决这个问题呢?”

  折克行摇头道:“没办法啊!我家表忠心都多次了,可没人理会。而种家却更好些。”

  “为什么?”

  种家……

  沈安对种家的印象不是很好,却找不到原因。

  折克行艳羡的道:“种家的老祖宗是读书人呢!”

  “羡慕这个作甚?”

  沈安想起了些什么,觉得折家有些默默无闻的,很是古怪。

  “折家若是想改换门庭也容易。”

  沈安的语气很是轻松写意,折克行的腿一弯,沈安赶紧一把拽住了,然后怒道:“跪个逑!再跪就滚出去!”

  折克行顺势起身,激动的道:“请安北兄教我,折家上下必定会感激不尽,奉安北兄为恩人。”

  “恩人就免了吧,我这个可是馊主意……”

  沈安一脸正经的说道:“折家只要舍得府州,全家改头换面去读书,我敢担保,三代之内,折家就会彻底的改换门庭。”

  折克行一怔,说道:“放弃府州?可折家世代都是武人,一旦放弃府州,那就是……生不如死啊!”

  正所谓将军宁愿马革裹尸还,也不愿意老死于床榻之上,要让折家放弃武人的身份,那真是千难万难。

  这个确实是馊主意,也不现实。

  折克行拱手道:“多谢安北兄了,只是折家世代为武人,杀敌报国的念头早就深入骨髓,不可放弃。”

  “谁说要放弃武人的身份了?”

  沈安把果果放下来,让陈大娘带着她去巷子里找孩子玩耍,然后当先往书房去了。

  “不放弃?”

  折克行有些晕乎的问道:“可您先前不是说要放弃府州吗?”

  沈安走进书房,随后拿起蒲扇扇了几下,然后淡淡的道:“府州那边番人多,别人可能安抚?”

  折克行摇头道:“难,折家在那边世代为官,一边杀一边安抚,那么多年才笼络住了那些番人,换了人去,难!”

  沈安轻笑道:“那不就结了,上一份奏疏,就说折家在府州多年,子弟为府州流的血够多了,现在想举族迁离那个让折家伤心的地方……”

  他看了折克行一眼,说道:“这就是以退为进……进可攻,退可守!”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还有两天上架……

2018-12-29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