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是谁在重新制定规矩?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270 2018.11.18 12:30

  夜市恢复了正常,可两边的摊贩都被挤满了,无数人在叫嚷着。

  “这些人中有普通百姓,有商人,有文人,老夫刚才一路过来还认出了几个朝中的官员,他们此刻不分身份只是为了美食,却不知道这一切的幕后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在一手操弄。”

  包拯的情绪不大好。

  “老夫查过你的底细,沈卞在时说你是沈家的麒麟儿,他也不怕犯忌讳?雄州的人说你天资聪颖,乃是神童一类的人物……”

  “假的。”

  沈安毫不犹豫的在抹黑着自己。

  “读书很艰难。”

  包拯的老脸在灯火下有些晦暗,“能把书读好就算是神童,可你还能轻易的弄出了炒菜,古之易牙也无法和你相提并论。”

  沈安木然道:“我比较好吃懒做。”

  “好吃懒做?”

  包拯侧身看着他,“你背着妹妹一路从雄州到汴梁,看看这孩子,才到汴梁没多久,这脸色多红润,这样的兄长可会好吃懒做?”

  果果不喜欢包拯,所以听到这里就冲着他做了个鬼脸。

  包拯对她笑了笑,竟然有些慈祥。

  “你轻而易举的就弄出了炒菜,此后州桥夜市的这些小贩将会奉你为神明,而后你就有了根基。得了钱,又得了人手,这又是一箭双雕。沈安,听老夫的,去考试吧。开封府有规矩在,外籍居住不满七年不得在此解试,不过老夫亲自举荐,这个名额却是有的。”

  这个政策是以前的,命官可以保举外籍学生在开封府参加考试,但是需要冒风险。

  “不去。”

  沈安只是两个字回复了包拯。

  包拯叹道:“你在为你爹爹打抱不平吗?可这就是规矩,你若是为此放弃了考试,用不了多久,你和你的子孙将会泯然众人矣,你可愿意?”

  “我愿意。”

  沈安毫不犹豫的回答让包拯有些失望。

  “你才十四岁,可却能和老夫侃侃而谈,而且撒谎也毫不迟疑,这样的……天生就适合官场。”

  沈安苦笑道:“包公,您一心想把我弄去官场,不外乎就是官场有那些明的暗的规矩在,若是越矩,那就会寸步难行。可我不喜欢那样的日子,若是真的为官了,大概也会是一个规则的破坏者,您可愿意?”

  包拯无奈的摇头道:“你啊你,不过你既然弄出了炒菜,那就小心吧。”

  他几乎是带着幸灾乐祸的走了。

  你就作吧,可汴梁城中的餐饮业却不是吃素的,那些背后的权贵们可不会放任自己的收益受损。

  他走出十余步,突然说道:“若是后悔了就来寻老夫,一切老夫都为你担着。”

  沈安微微摇头,说道:“到时候再说!”

  包拯摇摇头远去,可夜市的人流却一直在上升。

  那些军士在嘶声力竭的叫喊着,在把后来的人赶出去。

  那些小贩只是经过了沈安五天的集训,可今日一朝亮相,竟然引爆了汴梁城。

  他们此刻最感激的当然是沈安,可却没有时间去想这些。

  生意已经好到了不能再好的程度,现在不是怕没客人,而是客人太多。

  那些食客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州桥夜市存在多年了,一朝全体罢工让人很是惊讶,可今日复业后,竟然全是炒菜。

  传闻中的炒菜只有樊楼等几家有数的大酒楼里有,传的神神秘秘的,仿佛吃的是龙虎山那位神仙的仙丹。

  赵祯觉得自己真的够忍了,可每到晚上就觉得很饿。

  “那家蒸鸡……”

  他很仁慈,不愿意为了自己的一时口腹之欲而让御厨大晚上奔忙。

  陈忠珩堆笑道:“官家,臣早就吩咐人在宫外候命,这就去让他们采买一只鸡来。”

  赵祯板着脸点点头,陈忠珩飞也似的去了。

  赵祯拿起一份奏疏慢慢看着。

  等急促的脚步声再次传来时,赵祯叹道:“跑慢些,别摔了,我不急。”

  陈忠珩飞快的跑进来,一脸惊色,手中也没食盒。

  赵祯的面色一变,喝问道:“何事?”

  多灾多难的大宋不但内部问题很多,外部还有两头狼在盯着,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赵祯紧张。

  陈忠珩喘息道:“官家,州桥……州桥闹事了。”

  赵祯霍然起身,吩咐道:“马上叫人去问消息,问着包拯。还有,枢密院肯定会有应对,去问问。”

  消息不断被传来,枢密院没啥反应,几位大佬甚至都没接到消息,小乱子就被包拯给平息了。

  “官家,州桥夜市全是炒菜!”

  啥米?

  赵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宫中的那种?”

  陈忠珩纠结的道:“州桥那里已经挤不进去了,臣明日才能派人打探。”

  嘶!

  赵祯倒吸一口凉气,说道:“竟然那么好吃?谁的手笔?”

  陈忠珩垂首道:“还是那个小贩……”

  汴梁城今夜疯狂了,那些老饕们都去了州桥夜市,然后带回来了让人疯狂的消息。

  “这是从未有过的炒菜!从未有过的美味!”

  一个吃的满嘴油光的男子站在樊楼的大门外嘶吼道:“去尼玛的!上次说吃个炒菜还说什么厨子不乐意做,去看看!去州桥看看,全是炒菜,比你们的好吃!”

  樊楼看大门的十多个大汉面面相觑。

  这货莫不是疯了?

  樊楼很大,商家不少。

  这些商家大抵背后都有些撑腰的人,也就是半个官商。

  这样的背景下竟然有人来讨野火?

  两个大汉面色不善的逼近,那男子还在叫喊着。

  “你们完了!完蛋了!”

  一阵马蹄声传来,两个狞笑着的大汉看了一眼,然后止步喝问道:“为何夜间打马,明日包拯会来找咱们的麻烦……”

  来人翻身下马,喊道:“州桥夜市全是炒菜,全是炒菜!”

  十多个大汉不禁都笑了。

  “那些是哄人的吧?”

  来人冲了进去,没多久里面就出来了一大群人。

  这些都是在樊楼里经营饮食的商户。

  他们呆呆的看着前方。

  “有兄弟在排队采买炒菜,马上就到。”

  马蹄声飞快而至,没人会管什么违禁,大不了就交个人出去,大不了罚钱而已。

  来骑靠近,骑士小心翼翼的下马,有人过去把他提着的食盒拿过来。

  “小人去拿筷子来!”

  有人耳聪目明,想借此来获得这些商户的好感。

  “不必了。”

  食盒打开,里面的五道菜还在冒着热气,以及香气……

  一个商户粗俗的用手拈起一条猪肚,一吃进嘴里就呆住了。

  商户们纷纷开始品尝。

  “谁干的?谁把那些小贩弄在一起教了炒菜?谁能有那么大的本事?”

  “这是重新给汴梁城的我们定规矩啊!是谁?”

  商户们的眼中全是凝重,有人甚至不敢相信,然后用力的掐了自己一把。

  惨叫声中,后来的骑士说道:“就是那个……卖锅贴的沈安。”

  寂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