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1章 赏赐,老毛病犯了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70 2018.12.26 12:30

  包拯发怒了。

  沈安没见到现场,可赵仲鍼却绘声绘色的在复原着。

  “包公一声大喝,说你等还要不要脸,那邓力都里通外国了还不杀,难道要等到他学了那个谁……张元,等他学了张元去投奔西夏人才肯杀吗,于是群臣都无话可说了。”

  “包公还弹劾了好些人,据说那奏疏好长,全是人名……他们说今日满朝文官都面如土色,只有包公是昂首挺胸的。”

  他没告诉沈安的是,外面许多官员已经给包拯取了个疯狗的匪号。

  赵仲鍼一脸的幸灾乐祸,觉得皇帝真的不好做。假如沈安告诉他以后会做皇帝,估摸着会马上疯了。

  沈安把这个念头打消了,说道:“里通外国的,都不该姑息。”

  赵匡胤和赵匡义可没少杀文官,在他们的眼中就没有什么不能杀的,只是后来的帝王都被哄住了,再后来……那就是搞不定了,你想杀都不成。

  不过这次他可是把文官们得罪狠了,一家伙就打破了他们所谓的祖宗成法。

  “我翁翁说名气越大的臣子帝王就会越是提防着,你这样的正好用,而且用了也不怕。”

  沈安一个激灵,就想起了神宗驾崩之后,那些文人造势,就差说司马先生不出窝,大宋就要完蛋了……

  反正一句话,老司马不做首相,俺们都不干。

  在这样的众望所归之下,保守派的超级大佬司马光一路进京,神宗……

  沈安看着得意的赵仲鍼,心想你小子那时候在地底下大概是憋屈的想吐血吧。只是满朝上下的文武权贵都不支持你,连你老娘都在反对,再倔强的性子你也得跪了。

  啧!

  沈安突然觉得这个大宋怕是有许多东西被掩盖了下去,让人头痛。

  不过在此之前,他觉得赵仲鍼还是能抢救一下的。

  “郎君,宫中有赏赐来了。”

  庄老实的脸上全是嘚瑟,打开了大门不说,还大声的喊道:“多谢官家赏赐。”

  巷子里的人家都打开大门,一个老汉艳羡的道:“榆林巷的人家这可是第一次有官家的赏赐,咱们也沾沾福气。”

  隔壁的阿珠探出个头来,眼中的艳羡之色一闪而过,然后回去就和王俭嘀咕,没多久就传来了吵架的声音。

  送东西来的内侍也大声的道:“官家说了,沈待诏于国有功,官家在看着他呢。”

  沈安谢恩之后,看到满巷子都是街坊,就拱拱手道:“改日再请诸位街坊来家中叙话。”

  街坊们纷纷拱手道:“不敢不敢。”

  当初被他们认为是侥幸发家的少年,如今已经成为了连官家都夸赞的官员。

  “叫你一天不学好,叫你一天不学好。都十五岁了,竟然还整日玩耍,打!咦,你还敢跑……站住!”

  一个街坊在收拾自家儿子,顷刻间父子俩就消失在巷子里。

  沈安笑了笑,在父母的嘴里总是别人家的孩子好,可骨子却是自家的孩子亲。

  “哥哥!哥哥!”

  果果欢喜的不行,围着那辆马车转悠。

  花花跟在她的身边,也是狗来疯。

  内侍见一头小羊也跟着转悠,就笑道:“沈待诏家里的羊都非同凡响啊!”

  沈安见他眉眼通透,就骂道:“没见贵人事情多吗,赶紧请进去奉茶。”

  内侍被他的嗓门吓了一个哆嗦,然后庄老实过来,笑眯眯的把他请进了正厅。

  “这是沈家的一点小心意,贵人还请收下。”

  再出来时,内侍的脸就有些冷。

  “他这是啥意思?拉不出屎来还怪没引力?”

  沈安有些不满,庄老实把内侍送走后,回来说道:“郎君,这是收了好处,就装作不认识……”

  “这不是当婊子立牌坊吗!”

  庄老实赔笑道:“郎君,这是装的,以后大家还是能相互关照的嘛!”

  沈安想起了那些手段,就有些不屑的道:“手腕太简单。”

  庄老实有些好奇的问道:“郎君,可还有什么更好的吗?”

  沈安拍打着身边的树干,看着前方雀跃的果果,就觉得人生至此,当真是寂寞如雪。

  “要么就干脆反目成仇,要么就如平常一般。弄个冷冰冰,别人一看就假,进而就会盯着沈家和他之间的联系……记住了,最高的境界就是真!”

  “真?”

  庄老实有些发痴了。

  沈安负手而立,微风吹的长袍摆动,飘飘欲仙的道:“做戏要做的真,连自己都信了,那才是最高境界。”

  “妙啊!”

  沈安接过单子在看清单,见上面主要是布料为主,还有些小东西,就郁闷的道:“官家好抠门啊!”

  “郎君大才!小人服了。”

  庄老实过来躬身行礼,正儿八经的道:“小人以后当多琢磨这些,少让郎君操心。”

  沈安随意的摆摆手,想起前世的那些勾心斗角,就觉得大宋还真是不错。

  心情一好,沈安就让曾二梅去弄火锅。

  “郎君,这天气吃火锅?”

  曾二梅觉得沈安怕是昏头了。

  沈安有些惆怅的想起了那些岁月,就说道:“越热越爱吃火锅,这才是一个标准的吃货啊!”

  大热天的光着膀子坐在露天吃火锅,冰冻啤酒整起,红油翻滚中,那才是人生啊!

  “郎君,家里有羊肉。”

  “先大块煮熟,然后用那个汤做火锅,煮熟的羊肉切片……”

  沈安有些流口水了,正准备亲自去厨房指导一番工作,就见到杨沫冲了进来。

  “沈郎君救命!”

  沈安见他就像是中弹的天鹅……不对,就像是中弹的鸭子般的扑在门边喘息,就眨巴着眼睛问道:“你这是……女人被别人抢走了?”

  杨沫不由分说的拉起来就往外跑。

  “郎君又犯病了。”

  沈安瞬间就想打退堂鼓了。

  他担心是唢呐没效果了,到时候赵允让那个老流氓为了儿子能把他杀了祭天。

  一路小心翼翼的到了郡王府,沈安侧耳听到有唢呐声,心中稍安。

  只是进去看到的仆役仆妇们都是一脸沉痛的模样,让沈安又有些摸不准了。

  不会是嗝屁了吧?

  到了赵宗实夫妇的住所外面,赵允让正在那里踱步,愁容满面。

  “来了。”

  他抬头笑了笑,白发飘动间,有些沧桑之意。

  “辛苦你了安北。”

  不知怎地,听到这话后,沈安下意识的就说道:“郡王别担心,咱们到哪匹山就唱哪首歌。”

  赵允让想了想,笑道:“这个说法倒也贴切。你进来吧。”

  沈安跟了上去,低声问道:“郡王,郎君为何发病?”

  “哎!家门不幸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