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雌性激素分泌过多的太监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66 2018.11.27 19:00

  住进新家的第一个晚上,沈安睡的极好,果果也睡的不错。

  别的孩子会在陌生地方睡不好,果果却经过从雄州到汴梁的艰难跋涉后,这方面比许多成年人还适应。

  沈安正在给果果梳头,结果就被开封府的衙役给弄晕乎了。

  “啥?包公认为那些人是为了炒菜去绑架的小贩?”

  衙役点点头,见沈家没事,就准备回去禀告。

  姚链急匆匆的来了,禀告道:“郎君,昨夜花花叫唤,小人就上墙头看了看,有人在跑。”

  卧槽!

  沈安瞬间觉得脊背发寒。

  这是冲着我来的啊!

  而目标不一定只是炒菜,香露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他不禁为自己当时决定雇佣一个护院的决定而倍感欣慰。

  只是上墙头……

  “你这个……怎么上的墙头?”

  沈安的目光让姚链有些心慌,他疾步冲向边上的围墙,只是一跃,然后双手就扒拉上了墙头,再一拉,人就站在了上面。

  这是……比攀岩的厉害多了。

  沈安对这种身手有些羡慕,果果更是拍手叫好。

  “屋顶!屋顶!”

  果果在拍手欢呼,姚链一脸惆怅的看着沈安。

  “郎君,屋顶……”

  没哪个主家这么折腾自家护院的。

  沈安干咳道:“看看屋顶上的瓦片可还好。”

  在场的都面带微笑,庄老实喝道:“赶紧上去!”

  没有节操的兄长就是这么宠爱妹妹的。

  气氛很好,所以当有人来访时,沈安自然没啥好脸。

  “某陈忠珩。”

  陈忠珩带着些矜持的介绍了自己。

  偏厅里,沈安还在想着昨夜那些胆大包天的歹徒,就随口问道:“贵客所来何事?”

  陈忠珩一下就黑脸了,心想我可是官家身边第一得用的内侍,你沈安竟然敢如此怠慢,这是作死呢。

  “某在官家的身边做事。”

  一般不出来的陈忠珩从未被如此冷遇过,所以自然是火冒三丈。

  “官家……”

  沈安还在想着昨夜的事,就条件反射的问道:“是太监?”

  噗!

  陈忠珩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虽说太监是个高等职称,可外面的人谁敢指向那么明显的称呼他?

  ——中贵人!

  这才是正经的称呼。

  “咳咳!”

  陈忠珩干咳了一声。

  在边上束手而立的庄老实也是面带苦笑。

  官家身边的人,那不就是陈忠珩吗?

  可沈安却一副神游物外的模样,这个……

   沈安依旧没啥反应,庄老实近前一步,说道:“郎君,是宫中的贵人。”

  “啊!”

  沈安这才反应过来,他仔细的看着陈忠珩,见他的下巴果然是光溜溜的,而且肤色嫩白,就赞道:“一表人才啊!”

  陈忠珩觉得沈安的目光不对,只是却没想到这厮是在看稀奇。

  太监啊!

  今天竟然看到了活生生的太监,这运气好的。

  肌肤白嫩,说话的声音有些尖利,举手投足有些娘气……

  关键是陈忠珩的胸……

  这厮的‘胸肌’比较‘发达’,看着有些鼓。

  这难道是雌性激素分泌过多了?

  沈安在做着科学分析,陈忠珩却开始问话了。

  “雄州近幽燕,你们兄妹一路冒险跋涉而来,为何?”

  陈忠珩心中有气,说话就有些生硬,全然忘记了自己是来为官家看看这个少年如何的本意。

  沈安一听这种类似于质问的口吻,就恭谨的道:“穷的,不走就要饿死在雄州了。”

  我……

  陈忠珩才发现自己的态度不对,但却不肯明着低头,就换了个话题。

  “沈卞之事官家甚是哀痛,你……节哀。”

  这个梯子下的不错,沈安接受了。

  “你来汴梁不过月余,就挣下了偌大的家当,若是做个比较,可谓是前无古人呐!”

  既然陈忠珩变相低头,沈安也很配合的说道:“只是托了官家的洪福,我兄妹才侥幸赚了些钱。”

  这是标准的回答,却不是陈忠珩想要的。

  所以他微微挑眉,轻笑道:“以后可有打算?”

  这是追问沈安的志向。

  沈安一脸正色的道:“我这身体……哎!不争气啊!本想为官家效命,至死不渝,可惜……”

  你这个姿态比那些老奸巨猾的宰辅还让人恶心!

  陈忠珩被沈安的话给恶心的够呛,但却还得点头微笑,表示自己和他的看法一致。

  沈安仿佛是对赵祯的恩情感动的不行,继续说道:“我在雄州时,时常听闻官家的仁慈,于是就在家中供奉了……”

  “咳咳咳!”

  陈忠珩终于是忍不住了,就打断了沈安的话,然后板着脸道:“你在汴梁要好好的,少去和那些商人厮混,更不要驱使他们闹事。”

  沈安点头道:“我知道,先前只是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如此!”

  他停顿了一下,脸上浮现不屑之色,说道:“家父在时时常教导我,说商人乃是逐利之徒,只可驱使,不可亲近。这些教导我牢记在心,就和官家的那些教导一般,永世不忘。”

  卧槽!

  陈忠珩觉得自己怕是遇到了一个老奸巨猾的滚刀肉。

  他定定神,然后放缓了语气,说道:“官家几次提到你,所以你要争气,要好生读书,等机会到了且去考试……”

  换个人,哪怕是权贵之子,现在都只有感激零涕,并欣喜若狂的份,大抵感觉自己要飞升了。

  沈安恰到好处的兴奋了一下,然后叹道:“官家厚爱,只是我却体弱多病,就怕上了考场,一下就……到时候物议沸腾……我死了倒是没什么,只是可怜了我的妹妹。”

  这话里的含义非常的直白:你去告诉官家,我要是去参加科举考试的话,那些人会想尽一切办法弄死我。

  沈卞啊!

  陈忠珩想到了那个人。

  他微微抬头,记忆不断在翻动着。

  那就是个倒霉催的官员,离经叛道不说,还倔的像是一头牛。

  陈忠珩看了微笑着的沈安一眼,心想要是沈卞有自己儿子的一半油滑,也不会被弄到雄州去。

  咦!不对,雄州好像是他自己申请去的吧?

  那个胆大包天的沈卞,竟然想在雄州练出精兵,然后北伐。

  愚不可及啊!

  陈忠珩觉得沈安真的不像是沈卞的儿子,所以闲扯几句之后,他就起身告辞了。

  才走到门外,他突然回身,然后觉得自己真是个棒槌,竟然连来这里的本意都忘记了。

  沈安笑的很无辜,可陈忠珩却愈发的恼火了。

  这个少年真的是让人头痛啊!不知不觉竟然让他跟着一起瞎扯淡。

  这是他和沈安第一次打交道,但他总觉得不会是最后一次。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

2018-11-27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