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你要离赵仲鍼远些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092 2018.12.11 19:00

  沈安百感交集的拍拍赵仲鍼的肩膀道:“你要努力啊!”

  赵仲鍼点点头,一脸坚毅的道:“好,我要好好努力,以后挣钱让我爹娘过上好日子。”

  沈安满意的道:“是个好孩子。”

  你以后会成为皇帝,而且你爹用不着你养,因为等你能做主时,他恰好就驾鹤西归了。

  至于你娘……

  高滔滔啊!

  这位可是革新派的埋葬者,也是无数文人吹捧的‘女中尧舜’。

  这娃真可怜!

  赵仲鍼没觉得自己可怜,回到家后就把这事告诉了赵允让。

  赵宗实正好也在,当听到他们刻意拖延了几日,导致钱林被陈忠珩发飙拿下后,就不满的道:“开始就该说出来,那钱林定然会投鼠忌器,如此此事也算是皆大欢喜,你们这等手法……”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赵允让正冲着他瞪眼。

  “你懂个屁!”

  赵允让骂道:“这年月要脸的命不长,你看看宫中的官家,整日和那些人耗着,自己又爱惜脸面,下不去手,最后所有的气都自己憋着,能活几年?”

  赵宗实心中不以为然,可只能唯唯诺诺的表示赞同。

  赵允让对赵仲鍼说道:“老夫第一次觉着那沈安不错,至少能让你变的不要脸些,不过还不够,要想……真到了那一步,你这不要脸还不够。”

  “爹爹!”

  赵宗实的面色都变白了,这是被吓的。

  赵允让嘟囔道:“怕什么,咱们又不是谋逆。他们父子俩都生不出儿子,咱们父子倒是被磨了几十年。看吧,他真要生出来咱们就不管了,要是生不出来……赵允良在盯着呢,最近他可是晚上睡觉,白天据说在读书。”

  赵宗实孝顺,但听到这里也忍不得了。

  他面色惨白,极力在忍着头痛,“爹爹,咱们不进宫了,可好?”

  “你!”

  赵允让拿起茶杯就想扔过去,可最终却只是叹息道:“你这身子……罢了,去歇息吧。”

  赵宗实行礼告退,赵允让摇头叹息,然后对赵仲鍼说道:“要脸不要脸的都是假话,要紧的是别受委屈……赵允良可不是善茬。那人憋了多年,一旦得了那个位子,咱们家怕是……”

  赵仲鍼浑浑噩噩的回到了住所,他坐了一会儿,然后觉得身上有些发冷,就寻个借口出去了。

  太阳高照,可赵仲鍼一直觉得很冷,不知何时就转到了沈家。

  啪!

  沈安一巴掌就打掉了他的浑浑噩噩,问道:“你这是喜欢上哪家姑娘了?说出来我帮你瞅瞅。”

  赵仲鍼摸着后脑勺,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

  他低声道:“我翁翁说我家弄不好……”

  那些话他终究没说出来,沈安却笑道:“官家没儿子,如今华原郡王也掺和进来了,你翁翁老谋深算,肯定不会落后……”

  赵仲鍼只知道点头,觉得不用自己说出来真是太好了。

  “不好干啊!”

  沈安忧郁的看着这个小屁孩,原先的历史上,赵宗实接班基本上没有阻碍,而今却多了个赵允良。

  这事儿也怪不着我吧?

  沈安心虚了一下,接着就自我安慰,觉得赵允良只是个陪杀场的,问题不大。

  赵仲鍼嘀咕了许多事,最后说到了赵允良。

  “他最近听闻很勤奋,带着赵宗绛四处拜访朋友。”

  “呃!你等等!”

  沈安觉得有些糊涂了,就问道:“赵宗绛……那你爹呢?”

  赵宗实一天闷在家里不冒泡,这样可不行啊!

  赵仲鍼沮丧的道:“我爹……他不愿意进宫。”

  也就是说,赵宗实压根就不想去做那个备胎了,他甚至都断了进宫的念头。

  心理素质太差了吧!

  沈安站在那里唏嘘着,一脸的沧桑。

  “啪!”

  “哎哟!”

  沈安捂着头怒道:“干嘛打我?”

  不知何时进来的老包一脸怒色的再次挥手,沈安赶紧退后一步。

  “干嘛呢?”

  老包怒道:“你弄了那个香露,还有什么妇人的衣物进宫,官家近日多在后宫流连……今日又辍朝了!”

  沈安无辜的道:“官家喜欢上……上心,关我啥事?”

  皇帝上女人这不是和吃喝拉撒一样的普通吗?

  而且当今皇帝为了生儿子已经疯魔了,恨不能夜御千女。

  我夜御千女,却不为飞升,只是为了触摸你的……***。

  赵祯的执念就是生儿子,这时候谁都管不住。

  赵仲鍼在边上笑,很得意沈安也挨了巴掌。

  老包指指前方和花花一起玩耍的果果,赵仲鍼不想去,老包再瞪眼。

  于是赵仲鍼就想起这老头可是敢用唾沫给当今皇帝洗脸的狠角色,只得悻悻的去找果果玩。

  包拯看着他走了过去,才说道:“官家这样下去不行,今日老夫又上了奏疏,其他人也都跟了……你可知道是什么?”

  你别坑我啊!

  沈安苦着脸道:“第一建议官家少玩女人……”

  包拯抬手,沈安赶紧改口道:“是敦伦,男女敦伦。”

  包拯指着他无奈的道:“你就是少了敬畏心,否则老夫早就建言让你进了官场。”

  沈安是官员的遗孤,按照惯例,皇帝该给这样的遗孤授官。

  可沈卞太过特立独行,导致他失踪之后,满朝文武无人提起此事,沈安兄妹就成了没人管的孩子。

  沈安知道这些,但却不在意:“第二就是建议官家赶紧寻个宗室子进宫培养,以备……我说包公,你们这么做太残忍了吧?”

  皇帝没儿子你们还逼着他收个干儿子,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包拯皱眉道:“你倒是机灵,不过帝王无私,没有这等自觉,那还做什么帝王?”

  沈安觉得和包拯讲道理会被活活气死,他在心中同情了赵祯一秒钟后,就决定以后少和这个老头交往。

  可包拯却继续说道:“今日陛下有些意动了,所以……”

  沈安举手道:“我知道,以后我离仲鍼远些。”

  包拯叹道:“你若是……你们兄妹去老夫家中吃住都好,只是大宋的未来却……老夫知道小郎君在你这多有进益,可一旦官家定下了人选,他们父子,包括郡王府都是众矢之的,所以一点差错都不能出啊!”

  沈安点头道:“我理解。”

  他没法不理解,沈卞的‘遗泽’依旧存在,赵仲鍼和他亲近太过不是好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