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2章 鸡汤和自吹自擂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207 2018.12.26 19:00

  赵允让走进了院子里,突然止步道:“十三郎近日的身体好了许多,今日就带着妻儿出游……”

  他看了出来的高滔滔一眼,继续说道:“他们夫妇在路上遇到了宗室里的人,那人讥讽了几句,十三郎就犯病了。”

  沈安对高滔滔拱手致意,然后多看了一眼,心说女人是祸水,可高滔滔的姿色也就是普通罢了,哪里招来的仇恨。

  赵允让放低了声音,叹道:“说十三郎是在做梦……”

  沈安一下就懂了。

  后宫中有两个嫔妃怀孕了,按照外界的猜测,就算是运气再差,至少得有一个是皇子。

  那么赵宗实就和他爹赵允让一样,将会成为一个背景板,妥妥的备胎。

  人不怕过的差,只要习惯就好。

  可一旦去上面的世界见识了一番之后,再回到自己的地方,顿时就会觉得格格不入。若是再被人讥讽一番,那神经得坚韧些才能保持正常。

  他缓步走进了卧室里,就见到赵宗实面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虚空处。

  “哎!”

  身后的赵允让叹息了一声。

  有个这样的儿子也让他操碎了心,幸而现在不用进宫,否则谁知道赵宗实何时会炸起来。

  沈安走到床边仔细看了看赵宗实的脸色,问道:“郎君可是觉得疲惫异常吗?”

  赵宗实的眼珠子缓缓转动过来,然后闪过痛苦之色,说道:“很累。”

  “是会很累。”

  沈安含笑道:“郎君可以出游。”

  赵宗实摇摇头道:“不想去了,以后都不去了。”

  这人竟然想做宅男?

  沈安问道:“郎君以前出门吗?”

  高滔滔摇摇头,看着有些垂暮之色。

  哪怕宫中的那位皇后是她的姨母,可现在大家的立场不同,她也再无半分好感。

  原先的赵宗实……

  她记得在宫中的时光,那时候的赵宗实很爱笑,很活泼。

  可现在呢?

  从宫中出来之后,外面的讥讽就没少过,赵宗实从一个爱笑的人,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只愿呆在自己院子里的无趣男人。

  她看向了沈安,见他微笑着在问话,不禁就有些唏嘘。

  当年的赵宗实也有着这样的微笑啊!

  “郎君这种情况叫做自闭,实际上……该忘掉这些,毕竟生活是你自己的,若是要看别人的眼色过日子,那你为谁而活?”

  “家中长者尚在,妻儿尚在,兄弟姐们们都在关心着郎君,难道他们的关切还比不过外面那些小人的嘲讽吗?”

  “人一辈子总是会经历许多磨砺,有人会把这些磨砺当做是磨刀石,让自己变得更加的锋利。而有人却把这种磨砺看做是灾难,选择了躲避。”

  “前一种人会越活越好,那些小人的嘲讽就如同虫子的鸣叫,时辰一到,自然会被秋风扫落尘埃。而后一种人只会自怨自艾,越活越苍老,最后形同于行尸走肉……”

  沈安见赵宗实的精神好了些,就继续灌输着鸡汤。

  赵允让呆呆的听着,觉得自己怕是有些……老了,竟然被这少年说的有些热血沸腾。

  “……男人就该站稳了,站直了,为家人遮风挡雨,哪怕前路艰难,可也要不屈不挠的继续前行。”

  沈安挥舞着拳头,满面潮红的道:“一切的苦难终将过去,因为前方就是阳光,在阳光之下,一切苦难就如阴暗,不堪一击!到了那时,你所受过的苦难将会成为你的美好回忆,你将会……自信无比!因为你已经明白……你才是自己的主宰!”

  赵宗实的精神终于是好了,沈安知道不能再打鸡血灌鸡汤了,否则兴奋过后同样会犯病。

  他回过身来,正准备叫人吹唢呐,却被赵允让和他身后的一群人吓了一跳。

  “说得好啊!”

  赵允让觉得自己好似年轻了十岁,浑身上下精力满溢。

  而后面他的儿孙们同样是面色潮红,有人甚至是握紧了拳头,看样子是恨不能马上改邪归正。

  我的鸡汤有那么大的威力?

  沈安不知道这个年头精神食粮的匮乏,他只是把后世网上的一些鸡汤说了出来,然后老赵一家子就像是被打了鸡血般的兴奋了起来。

  赵仲鍼也很兴奋,但他却在此刻想到了夜市的那些小贩。

  于是他就情不自禁的念了出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赵允让的心情在渐渐平复,听到孙儿在念诗,不禁抚须微笑着,觉得自己的教化功力越发的深厚了。

  “学了做锅贴,每日一贯五。”

  啥?

  “咳咳咳咳!”

  室内室外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人人面色潮红,都看向了赵仲鍼。

  这熊孩子从哪学会的这些歪诗?

  赵允让的眼皮子在跳动着,回身看向了赵仲鍼。

  赵仲鍼才念完就觉得大事不妙了,等看到目露凶光的祖父后,差点就把肠子悔青了。

  他无助的看向了沈安。

  这可是你教那些小贩的。

  “仲鍼出来!”

  赵允让也知道要避开儿子,等到了外面之后,马上就是一顿收拾。

  “说,谁教你的?”

  “是孙儿自己想到的。”

  赵仲鍼宁死不屈,最后以多挨了两巴掌而告终。

  沈安也结束了自己的神棍治疗过程,然后一脸疲惫的出来。

  正如同他自己说过的那样,你要哄别人,首先自己得信了。

  所以鸡汤灌了一通,他同样像是打了鸡血般的兴奋。

  “多谢沈待诏了。”

  高滔滔的感激是实实在在的,原先对沈安的偏见也渐渐散去。

  沈安干笑道:“郎君这个毛病还是要心宽才能好,还有就是要多出门,金明池畔踏青,大相国寺里和高僧品茶,樊楼上吃一顿饭,看看浮世繁华……这样才能慢慢的好了。”

  高滔滔肃然福身道:“沈待诏一番话如暮鼓晨钟,让我如梦初醒。此言不但于我家官人有益,于我也有好处。”

  赵允让教训了孙儿,回来就问了沈安的话,然后就赞道:“年少有为,年少有为啊!安北你让老夫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

  老赵回忆了一下,然后唏嘘不已:“你也就比老夫年轻时差些,不过不多,再努力努力就能赶上老夫当年了。”

  噗!

  后面不知道是谁笑喷了。

  赵允让板着脸回身,可一群儿孙也是板着脸,没谁笑。

  而高滔滔则是乘机捂嘴笑了。

  这个不要脸的老家伙啊,连儿孙儿媳都被他的无耻逗笑了!

  赵宗实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咳嗽,赵允让马上就回身关切的问道:“十三郎这是怎么了?”

  赵宗实在忍笑,等见到自己那些兄弟们的忍笑模样后,终于还是破功了。

  “哈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