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6章 火拼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48 2018.12.28 19:00

  监视沈安是件很简单的事,因为他太懒了,除去早上和折克行练刀射箭之外,其它时间大多是看书,或是陪妹妹玩耍。

  很无趣的一个少年啊!

  但是沈家有个好处,那就是每天的伙食让人期待。

  第一天,侍卫警惕的吃着,然后差点把舌头都吞了下去。

  第二天,侍卫放松了些,吃的酣畅淋漓。

  这是因为他亲眼看到沈安和他吃一口锅里舀出来的菜,所以才敢这般肆意。

  第三天……

  吃过晚饭之后,耶律嗣臣找到了刘伸,说过两天就要回去了,刚才送菜的宋人中,有人说今夜御街会有一家新开的大型青楼游街,大家想去看看,领略一番汴梁的风情。

  青楼游街,这大抵就是打广告,让汴梁城的男人们看看这家青楼女妓的成色。

  而每一次辽国有使团来汴梁,就会和土包子般的出去找乐子。

  刘伸想想也是,就叫人准备,然后一行几十人就浩浩荡荡的出了使馆。

  与此同时,沈家。

  吃完晚饭后,沈安就和侍卫在院子里吹牛。

  天气有些热,站在树下感受一下徐徐微风,侍卫觉得很惬意。

  “……当时过黄河,那些船工先把船拉到码头对面的上游,然后那船就倾斜着下去,速度好快,眼瞅着就要撞上去……哎哟!”

  沈安突然捂着肚子说道:“肚子疼。”

  侍卫正在听他们兄妹的迁徙史,闻言就遗憾的道:“沈待诏且去。”

  拉泡屎能废多大功夫?

  侍卫站在树下看着明月初升,心中惆怅的想起了自己的妻子。

  啥时候休沐回家去好好的亲热亲热。

  “哎哟!”

  他突然撑着树干,单手捂着肚子,脸色煞白。

  在边上无聊溜达的折克行愕然问道:“你这是……难道和安北兄一样?”

  侍卫想了想,觉得自己和沈安怕是中招了。

  这时一股汹涌的便意往下一坠,侍卫苦着脸道:“你帮着看好沈安,我要拉了!”

  折克行点头,看着他夹着双腿往前院的茅厕去,就说道:“我去后院盯着沈安。”

  侍卫放了一个响屁,顿时就呻*吟了一声道:“好,多谢了……啊!不好,拉裤子上了。”

  庄老实叹道:“拉肚子的时候,别相信那是屁。”

  侍卫冲进了茅厕里,折克行回身问道:“他能拉多久?”

  身后的庄老实一脸同情的道:“最少大半个时辰。”

  “够了!”

  ……

  沈安和折克行一路换了衣服,顺带还在脸上涂抹了一番。

  “从大门走啊!”

  折克行觉得沈安有些折腾。

  “赶紧上!”

  沈安上了梯子,稍后两人就消失在侧面的夹道里。

  “做事要稳当,谁知道外面有没有人盯着……”

  沈安当先往外跑,刚跑出几步就猛的贴在墙上。

  折克行探头看去,就在对面的巷子口,两个男子正百般无聊的在闲聊。

  大晚上的,这里又没啥秦楼楚馆,酒肆酒楼,谁会来这里扯淡?

  竟然有人在看着后门啊!折克行冲着沈安比个大拇指,佩服的五体投地。

  沈安心中暗笑着,他知道自己上次弄疯辽使的事给赵祯留下了阴影,就担心他会不管不顾的去报复辽人,所以才安排下了几波人在盯着。

  只要再过三天,辽使拍拍屁股就走了,大家万事大吉。

  两人换了个方向,悄然避开了那两人,然借着夜色撒腿就跑。

  一阵狂奔之后,前方就是信陵坊。

  过了这里,御街就在眼前。

  沈安低头喘息着,可折克行却游刃有余,不见疲惫。

  “你是神箭手,眼力好,看看两边。”

  折克行抬头看去,这时前方一阵骚动,有人喊道:“来了来了!”

  御街的两侧顿时一阵喧哗,随后一队女人就逶迤而来。

  队伍中有人有箫笛乐声,可却被两边的人群的叫喊声给盖了下去。

  大家夹道看着这些女人,男人们都很兴奋,而仅有的几个女人却呸了一口,然后又开始谈论这这些女人穿着的流行方向。

  御街的这一段已经被堵住了,随着那队女人的渐渐走来而嘈杂起来。

  灯火辉煌的夜晚,两侧的二楼窗户都挤满了人,不时听到一阵喊叫。

  沈安也在看着这些繁华,但目光却在左边寻索着。

  “发现辽人。”

  折克行低声说道:“可西夏人呢?”

  沈安继续看着左边,说道:“我找了人去诱惑他们,西夏贫瘠,但凡有这等热闹的时候,他们就没缺过席。十次打锣九次在,说的就是他们。”

  两边的灯火把御街照的纤毫毕现,当沈安看到西夏人的异族打扮时,就和折克行退到了后面的阴暗处。

  “郎君!”

  一直拖在后面的姚链递过了折克行的弓箭。

  折克行接过弓箭检查了一下,说道:“这是西夏人的箭矢,殿前司的衙门里有不少,我弄了几支。”

  沈安满意的道:“西夏和辽人之间的仇可是结大了,两边每次在汴梁遇上就会群殴,今日……”

  那队女人渐渐远去,西夏使者带着人缓缓跟去。

  汴梁人自然是不会追星般的跟着,因为他们想看的话,只需去东鸡儿巷和西鸡儿巷走一趟,那才叫做满楼红袖招。

  所以两边的人流开始散去,渐渐冷清。

  街道差不多为之一空,前方的视线清朗。

  刘伸觉得很有趣,准备回去作一首诗以示纪念。

  他们一行几十人开始回返,由于是异族打扮,加上人多势众,没人敢靠近。

  这时身后有人喊道:“西夏人说辽人是狗!”

  刘伸皱眉回头,就看到后面来了十余人,那熟悉的打扮,不是老对头西夏人是谁。

  当年双方的第一次战争以辽人的失败而告终,这是对辽人霸主地位的严重挑衅。

  而后辽人报复性的大举进攻,西夏人谨守不出,结果国内被辽人大肆破坏,惨不忍睹。

  这便是大仇人啊!

  仇人相见,自然是两眼发红。

  “老规矩,打!”

  辽人人多,所以得意的冲了过去。

  耶律嗣臣也跟了过去,刘伸摇头失笑,缓步而行。

  西夏人也不退却,只是双方刚一接触,就被打的落花流水,然后开始奔逃。

  “追!至少要打断一半人的腿!”

  耶律嗣臣得意洋洋的指挥着,前方奔逃的西夏人中有人回身放箭,但却不敢冲着人射,只是威胁罢了。

  “追上去!”

  耶律嗣臣更得意了,觉得来到汴梁后受的憋屈都在渐渐消散。

  夜风清爽,他不禁扯开衣襟,放声长啸。

  夜空灌进了他的胸膛,一支箭矢也随着夜风而至……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还有三天上架……

2018-12-28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