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备胎之家……眼皮子狂跳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74 2018.11.29 19:00

  天气不错,太阳也不错。

  可商户们和华原郡王府的管事都觉得身上发冷。

  “沈安他……”

  一个商户颤声道:“难道他早就察觉了我们的意思?”

  一群人面面相觑,陈斌隐住幸灾乐祸说道:“汴梁的炒菜都是他教的,谁能比他更厉害?”

  一个商户冲着华原郡王府的管事怒道:“都是你们惊动了他,否则他怎会掺和这等事?”

  所有人都想到了华原郡王府绑架小贩的事,若非是如此,按照他们对沈安的了解,这厮铁定不会蹚这趟浑水。

  那个管事突然冲了进去,守门的军士不禁叫喊起来。

  “是谁送的?厨子是谁送的?”

  管事揪住了那个内侍追问着。

  内侍回身,然后也不见恼怒。

  他甚至还对着追来的军士摇摇头,然后才好整以暇的对管事说道:“是汝南郡王府中送来的。”

  管事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然后缓缓回身出来,看着竟像是失魂了一般。

  汝南郡王府……赵允让?

  赵允让总是板着脸,在宗室内部威望颇高。

  他在真宗时期和现在的华原郡王赵允良都曾被接进宫中。那时候赵祯还未出生,他们俩就是备胎。

  后来赵祯出生,备胎自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可两人都曾经面对着那泼天的富贵,谁会甘心当一个郡王?

  赵允让出宫后蛰伏了一阵,就老老实实地做起了大宗正,宗室中的晚辈都怕他。

  今日这么来一出,汝南郡王这是不甘寂寞了?

  那管事如丧考妣的回去了,商户们都知道夺嫡的事儿要开幕了。

  他们自然没有掺和的份,可身后的大佬却会提前站队。

  陈斌的身后没多大的背景,所以最是轻松。

  一群人缓缓离开宫门外,气氛很是凝重。

  “沈安竟然和汝南郡王府勾搭上了?”

  这算是个极坏的消息。

  ……

  “我家……我家是汝南郡王府。”

  沈安一直没问赵仲鍼的出身,这次厨子直接被送进宫后,他就觉得不大对了。

  赵仲鍼就像是犯了错误般的低着头。

  “我家……我翁翁当年进宫,差点就做了皇帝。”

  这娃有些疯了,竟然这种话都敢说。

  沈安习惯性的拍了他一巴掌,喝道:“这等犯忌讳的话也敢说?小心官家弄死你。”

  赵仲鍼捂着头,委屈的道:“我翁翁在家经常说,还骂人。”

  操蛋的赵允让啊!

  沈安觉得这世界有些不可理喻了。

  谁敢说自己当年差点抢了当今皇帝的皇位?

  他赵允让就敢!

  赵仲鍼委屈的道:“我爹爹四岁就进宫,后来又被送出来了……”

  我……

  沈安觉得有些晕。

  这一家子都曾经做过备胎?

  赵仲鍼继续嘀咕着:“我翁翁爱骂人,我爹爹会突然发病……”

  沈安摸摸他的头顶,心想这娃真是够可怜的,在这种环境下竟然没长歪,真的算是老赵家祖上有灵了。

  “我娘好厉害……”

  沈安听到这里,脑子里突然觉得有根线崩断了。

  “啪!”

  这一巴掌打的很实在,赵仲鍼想想自己没犯错,就嚷道:“你还打我!”

  沈安看看自己的手,眼皮子在疯狂的颤动着。

  尼玛,是左眼还是右眼?

  他有些心慌,几次才确认自己颤抖的是左眼。

  左眼跳财啊!

  他松了一口气,然后用古怪的目光看着委屈的赵仲鍼。

  赵仲鍼被这眼神盯的有些怕,就退后了一步,喊道:“果果,你哥疯了!”

  果果带着花花一阵风般的冲来,然后走到沈安的身边,牵着他的衣袖,对赵仲鍼说道:“你疯。”

  沈安大乐,笑道:“还是我家果果贴心啊!”

  赵仲鍼有些沮丧,沈安正准备安慰他一番,这孩子却突然说道:“我不要进宫。”

  噗!

  沈安差点就笑喷了。

  不过这孩子确实是值得可怜,要是他以后再进宫无果的话,那就是祖孙三代都是皇家的备胎,这得多悲催啊!

  沈安拍拍他的肩膀,“放心。”

  赵仲鍼抬头,兴许是这段时日被沈安层出不穷的手段给震住了,就期冀的问道:“真的吗?”

  沈安笃定的道:“放心,你肯定不会是备胎。”

  “什么是备胎?”

  “呃!备胎就是……比如说你翁翁和绑架夜市小贩的那位华原郡王,还有你爹爹。”

  沈安按着他的肩膀,用充满蛊惑的语气说道:“你要好好读书,等以后定然能成为一个对大宋有用的人。”

  赵仲鍼用力的点点头,坚定的道:“好。等以后我做了官,就没人敢欺负你们了。”

  这娃……

  沈安无言,只能再次拍拍他的肩膀。

  等他走后,沈安有些浑浑噩噩的,果果叫了他几次才反应过来。

  “哥,东西。”

  果果拿着把小雨伞,却不知道怎么打开。

  小雨伞小的可爱,却不是用的,大抵是给孩子的玩具。

  “哥,漂亮。”

  果果举着小雨伞很兴奋。

  “漂亮。”

  沈安夸了一句,然后看向了陈大娘。

  陈大娘说道:“郎君,刚才您在和赵小郎君说话,包知府家中来人送了这个,说是乔迁之喜没顾上,多多包涵。”

  包拯?

  沈安问道:“就送了这个?”

  老包也太抠门了吧?

  陈大娘笑道:“还有一套书房的笔墨纸砚呢,上好的纸也有许多,据说是宫中的赏赐。郎君,这才是体面呢!”

  这老家伙竟然送这些?

  沈安知道包拯的暗示:你还是去科举吧,我帮你盯着,保证不会让人把你坑死。

  可沈安却不信他的节操。

  就算是他有节操,可他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郎君,先前听管家说,说是包知府的六十大寿马上就到了。”

  啧!

  沈安头痛的道:“好嘛,这得花费一笔。”

  但这不是他目前关注的问题,他现在很头痛。

  超级头痛。

  他躺在床上就像是病入膏肓了一般,连果果都没能唤起他的精神。

  父子双备胎,这在北宋可是大大有名的事件。

  而仁宗好像没儿子,最后还是备胎成功逆袭。

  这备胎是谁?

  目前老赵家有资格当备胎的就两个,一个是绑架夜市小贩的华原郡王赵允良家,一个是汝南郡王府赵允让家,也就是赵仲鍼家。

  而且赵仲鍼的老爹竟然在孩提时就进宫当过备胎,沈安恍恍惚惚的记得有这么一回事。

  难道……

  他开始盘算着顺序,然后眼皮子又开始狂跳。

  尼玛!是哪只眼?

  “哥!”

  果果又带着花花冲进来,然后就见到沈安在摸着自己的眼睛,一脸的懵逼。

  我经常揍的那个孩子他……他竟然是……未来的神宗?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

2018-11-29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