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章 扩张朋友圈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609 2018.12.31 12:30

  盛夏时节,可汴梁城里却好似变天了。

  变得有些冷飕飕的。

  折家这一代的家主在没有旨意的情况下进京了,然后上奏疏请罪,只说自己是要死了,请官家看在折家世代忠良的份上,宽恕他擅自进京的罪过。

  有人说折家人要造反,然后被巡检司的当场拿下,据说一路还喊冤。

  折继祖进城的当夜,富弼和枢密使宋庠齐齐去客店里见了他,然后密谈一刻钟,就悻悻然的出来了。

  这是要翻天了?

  当夜的汴梁城中多了几分凛然。

  而沈安依旧睡的很安稳,甚至还在第二天早上去了郡王府,准备去搭救赵仲鍼一把。

  两个老师在教赵仲鍼,这个待遇让沈安很是羡慕,于是在赵允让的逼视下,违心的说道:“你且好生学,好好学习啊!回头学业有成了,要做大宋的栋梁……”

  赵仲鍼悲愤的看着沈安,心想我不喜欢背书作诗做文章啊!

  他更喜欢看杂书,各种书都看。

  可在学业没有大成之前,这种爱好就是异端,会被自家祖父给吊着打个半死。

  而且他让杨沫悄悄的去找沈安求救,可你这是来拯救我的?怎么看都是在助纣为虐啊!

  赵允让在边上一脸的愤怒,最后说道:“真是家门不幸啊!对了,老夫记得陛下交代让你在此读书……”

  啥?

  沈安面如土色的拱手告辞,然后一溜烟就跑了。他可不想搭救赵仲鍼不成,自家反而被坑了。

  赵允让看着他远去,见孙儿在里面苦着脸,就挥挥手赶走了两个老师。

  “官家知道了你跟着沈安去阴了辽人和西夏人一把,你要闷一阵子……”

  沈安当时找赵仲鍼帮忙去引诱西夏人出来,此事自然在赵允让的视线之内,他甚至还帮着扫清了一些痕迹,只是没想到皇城司的人更胜一筹。

  他边说边看着自家的孙儿,见他一脸惶然,就叹道:“你跟着沈安旁的没学会,倒是学会了装纯良,不过这不是坏事,罢了,过几日就让你出去野。”

  他觉得自家孙儿跟着沈安厮混之后,竟然越变越腹黑,越变越机灵了。

  这可是大好事,祖宗有灵啊!

  赵仲鍼马上就欢呼雀跃起来:“翁翁你真好!”

  赵允让负手离开这里,一路都在笑着,在进入自己的房间前,他看了一眼皇城方向,喃喃的道:“将门这是不满了吗?”

  ……

  大殿内的气氛有些紧张。

  折继祖的脸颊有些瘦削,一双眼睛此刻微微眯着,竟然有些锐利。

  他郑重跪下,说道:“臣家久在边疆厮杀,儿郎们死伤无数,臣……不忍折家继续在刀口上存活,恳请陛下看在折家多年忠心耿耿的份上,允了臣一家迁来汴梁……”

  大殿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呆住了。

  谁曾想到大家伙防备的折家竟然主动要求卸甲了……

  这是给大家出了一道难题啊!

  谁给折家人出的主意?

  ……

  一刻钟后,折继祖出了皇城,上马后对折克行说道:“带路。”

  折克行不知道他在里面的应对如何,但人没事就说明有缓和的余地,就问道:“叔父,去哪?”

  折继祖回身看了一眼宫门,说道:“去沈家!”

  “啥?”

  折克行刚想说此刻去找沈安就是彼此勾结的罪证,折继祖的手一动,马鞭就从他的头顶上闪过。

  “走!”

  一路到了沈家,折克行担心沈安会生气,就主动去叫门。

  大门打开了,姚链看了一眼,笑道:“折郎君来了,我家郎君可是说你上次把家里的好酒都喝光了,要罚你背书一本……咦!”

  随后沈安从内院出来了。

  “可是折知州吗?”

  沈安微笑拱手。

  折继祖拱手道:“正是我,多谢沈待诏为折家的谋划,感激不尽。”

  他竟然躬身行礼,沈安赶紧避开道:“这可不敢当。”

  “当得起!”

  折继祖看了折克行一眼,说道:“府州折家不但困于外敌,更困于后背,沈郎君一语让我折家多了底气,此后自然活的自在。此恩折家上下牢记在心,此后有事尽管传信去府州,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沈安心中暗喜,却正色道:“折家世代忠良,我这里却看不过那些人把该用在外敌身上的劲头使在自己人的身上,还有……”

  他指着折克行笑道:“我和遵道一见莫逆,只是出了个馊主意罢了。”

  他的心中已经欢喜的不行了。

  这可是来自于折家的友谊啊!

  沈家在大宋并没有什么根基,反而因为沈卞的缘故对头不少,所以沈安需要扩展自己的朋友圈,而世代出猛将的折家自然是一个好选择。

  折克行担忧的道:“叔父,咱们来这里,宫中会不会觉得安北兄掺和了此事……”

  折继祖微微眯眼道:“武人要让人放心,那就坦荡些。至于沈待诏这里,你和他交好,我来此一聚,坦坦荡荡,何人敢说?再说我随后自然会去拜访不少人……”

  沈安微微点头,要是折继祖没有后续的手段,他自然会调低对此人的看法。

  只是折家要花一笔钱了。

  “我听闻沈待诏……”

  “叫我安北即可。”

  “安北……我听遵道说,你对西夏和辽人有些看法?可能给我说说。”

  沈安知道这是一个考验,就带着折继祖去了书房。

  书房里,沈安拿了几枚围棋子当做几方势力,说道:“西夏一直想在大宋的身上割下一块肉,可实力不济,而且吐蕃人也和他们纠缠不休,所以他们进取不足。”

  他指指另一枚棋子说道:“而辽人此刻疆域庞大,更重要的是他们掌控了不少部族,以及战马。那些部族的人天生就是战士,大宋此时不是对手。”

  “可辽人却没进攻。”

  折继祖提出了疑问,在他看来,沈安这些话有些纸上谈兵了。

  沈安看到了一抹不以为然,就笑了笑,说道:“从耶律洪基上台以来,辽人渐渐失去了进取心……”

  折继祖的眸色微紧,问道:“你从何得来的这个消息,可靠?”

  沈安微微点头,却不肯再说。

  你既然不信我,那我和你说个什么劲。

  折继祖起身拱手道:“请赐教。”

  武人的认错方式格外的耿直,沈安才说道:“我听闻耶律洪基崇佛,并且喜好游猎,上次辽使来威胁大宋时,我就给他们出了个主意。”

  沈安看了折继祖一眼,说道:“大宋联手西夏……”

  嘶!

  这个消息一直被封锁着,所以折继祖并不知道,此刻一听他就呆住了。

  他是宿将,自然知道这个主意的可行性并不是很高,可辽人竟然没有为此发出战争威胁……

  “耶律洪基竟然如此吗?”

  他知道根据这个消息能推算出来什么,所以一脸的震惊。

  耶律洪基竟然是个软蛋,那么大宋的政策自然会有所改变,府州折家在辽国方向也会相应的减少防备。

  折继祖肃然道:“安北大才,此后府州折家和沈家……遵道。”

  折克行走过来叉手道:“叔父。”

  折继祖指着他对沈安说道:“此后遵道任你处置。”

  这就是折家人的豪爽。

  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侄子随便你收拾。

  沈安笑着说道:“我和遵道一见如故……”

  折克行插话道:“叔父,安北兄大才,我跟着学了好些东西。”

  折继祖点头道:“你小子有福气,你那些兄弟都想找个名师而不得。”

  沈安谦逊了几句,然后说道:“此次朝中定然会不了了之,此后折家的日子会好过些,不过却要给个台阶给他们。”

  折继祖叹道:“要出钱了。”

  沈安诧异的道:“为何要出钱?”

  折继祖苦笑道:“折家可没什么好东西献上去,能让朝中释然。”

  沈安说道:“若是信得过的话,我这里倒是能想想办法。”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凌晨零点上架,到时五更连发。恳请大家把一月份的保底月票投给新书。

2018-12-31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