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官场不需要情义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95 2018.12.13 19:00

  沈安第一天上班感觉挺新鲜的,但庄老实却郑而重之的说要庆贺一番。

  好吧,那就庆贺一番。

  果果大半天没见到他了,有许多话要说,于是兄妹两就在嘀咕着。

  “郎君,杨沫来了。”

  沈安正在听果果说今天她带着花花去做了什么,还带着咩咩去吃草……

  “哥……”

  果果没有朋友,格外孤独。加上沈家就剩下了他们两个,所以安全感也有些缺失。

  沈安干脆就牵着她去了前面,等看到周二的儿子周都督在边上帮着招待客人后,就说道:“孩子要读书,不能在家里耽搁了。”

  周二自从变身为沈家的车夫之后,积极性那叫做一个高。

  他笑眯眯的看着果果说道:“家中的孩子读什么书,以后要是郎君您不嫌弃,让都督跟着小人学赶车,继续服侍小郎君。”

  周都督看向果果的目光中带着敬畏,沈安看在眼里,就微微点头道:“此事以后再说,不过孩子肯定是要读书的,以后让管家有空教教。”

  周二马上就喜翻了,一巴掌扇在儿子的后脑勺上,骂道:“还不赶紧去喂牛!”

  沈安的嘴角抽抽了一下,却不去阻拦。

  杨沫背上的伤显然没好,拱手时都有些勉强。

  但这正说明了他目前正在受重用中。

  “背上如何了?”

  “还好,结疤了。”

  寒暄几句后,杨沫就道出了来意:“郡王想问问今日之事。”

  “那肖青有些学问,至于官家,大概是想做个样子给下面的人看看,别指望太多。”

  从见到肖青的那一刻起,沈安就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赵祯抛出的烟雾弹,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

  杨沫点点头道:“郡王在府中也说这只是个幌子,不过却不得不慎重……他说你能明白。”

  沈安微笑道:“你转告郡王,光明正大即可,至于旁的……”

  杨沫正色道:“郡王担心的是……那个肖青,他担心你会被肖青压住。”

   我不搞基啊!

  沈安有些不满的道:“告诉郡王,那肖青得意不了。”

  杨沫急匆匆的回去,把沈安的话转达给老赵一家子。

  “他的意思是能压住肖青?”

  赵宗实的面色不大好看,但却不肯让老父亲一个人操持,所以也参与了一些分析和决策。

  杨沫点点头,赵允让挥挥手,等他出去后,就有些不满的道:“那肖青乃是赵允良府上的教授,还兼着幕僚的身份,沈安这话太过了,骄兵必败!”

  赵仲鍼在边上眼巴巴的看着,却没有说话的权利。

  赵宗实想了想,说道:“官家的身边一般人站不稳,那少年此次也算是被我家卷了进去,若是败了也无话可说,给他谋个后路罢了。”

  “你整日就想着这个?”

  赵允让的脑门子上青筋直冒,但最后还是忍住了火气。

  他沉声道:“但凡争过这些的,要么成,要么此后就得乖乖的没落下去,没有第三条可走,懂不懂?”

  赵仲鍼想起沈安说过的一句话:有的事情一旦掺和进去,非成即死。

  他现在才明白,沈安指的不是死亡,而是生不如死。

   眼睁睁的看着自家没落下去,看着子女畏畏缩缩的,这活着和死去没啥区别。

  赵仲鍼握住双拳,突然起身道:“爹爹,翁翁,沈安定然会压住那个肖青。”

  “住口!”

  “住口!”

  几乎是同时出声的父子两人都楞了一下,赵宗实是冲着自己的儿子吼,而赵允让也是冲着自己的儿子吼。

  “闭嘴,仲鍼说说。”

  赵仲鍼对父亲歉然点点头,然后说道:“沈安这人看似不吃亏,可实则是个重情的……”

  赵宗实还在某种情绪之中,闻言就说道:“重情在朝中无用啊!”

  这句话对朝中那些臣子的判断很清醒,但赵允让却瞪了他一眼,说道:“仲鍼的意思是说沈安重情,不会哄他。”

  “阿郎!”

  外面有人来禀告事情,赵允让收了怒火,然后点点头。

  “阿郎,刚得的消息,肖青有些神思恍惚,而沈安出宫就买了锅贴,一路吃着回家。”

  啪!

  赵允让拍了一下桌子,满面红光的道:“好小子,老夫果然没看错人。”

  赵宗实楞了一下,压根没想到沈安竟然真能和肖青抗衡,所以就随口道:“爹爹,让沈安进宫任职是官家暗示的……”

  “滚!”

  赵仲鍼见到自家爹爹吃瘪,就说了几句好话,稍后各自散去。

  第二天凌晨,赵仲鍼早早的就起来,然后去请示父母,只说是想出去逛逛。

  他一路到了沈家,此时天才刚亮。

  沈安正在练武,一把长刀耍的有模有样,竟然还有些风声。

  “闪开些,不然伤到了我可不管。”

  沈安幻想着自己就是个绝世高手,渐渐沉醉其中,只是练完后喘息的和花花一样。

  “花花别跑!”

  果果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花花在前面回身等她,舌头伸出老长,哈嗤哈嗤的喘息。

  赵仲鍼艳羡的看着这一幕,沈安接过毛巾擦汗,问道:“那么早过来,是想混早饭?”

  赵仲鍼点点头,沈安习惯性的想拍一巴掌,然后又收了回去。

  “想知道些什么?”

  他知道这孩子肯定是满肚子的好奇心,再不说出来就要疯了。

  赵仲鍼赧然道:“都想知道。”

  这些事情赵允让不会告诉他,赵宗实自己都不想进宫当备胎,更不会说,所以他就是靠猜,一知半解。

  沈安要洗澡,所以一人在里面冲澡说话,一人在外面听着。

  “……那肖青第一天有些自大轻敌了,所以才吃了闷亏,不过下一次没那么容易了。”

  赵仲鍼靠在墙壁上,嘴里咬着草根问道:“那宰辅们呢?”

  “呃!”

  沈安沉默了一瞬,然后说道:“因为家父的缘故,他们对我的态度有些强硬,这一点你祖父应当知晓了。”

  赵仲鍼没在意这个,很欢乐的继续问道:“那官家怎么样?是不是对你最好?”

  “官家不会对谁最好。”

  沈安不准备让他现在就直面冷冰冰的现实世界。

  赵仲鍼哦了一声,然后花花又吐着舌头从前方跑来,在他的身前停了一下,歪着狗头看着他,很是迷惑的样子。

  “去去去!”

  花花不喜欢赵仲鍼,赵仲鍼自然不会给它好脸色。

  花花打个响鼻,好似不屑的跑了。

  “一身大汗再洗个澡,舒坦!”

  沈安出来见他在吃草,就问道:“哪拔的草?”

  赵仲鍼指指边上的角落,沈安别过脸去,一脸的不忍和同情。

  “花花才将学会固定地方撒尿……”

  “呸!”

  “呕!”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

2018-12-13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