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3章 义之所在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064 2018.12.22 12:30

  汴梁城中传颂着沈家的仁义,而沈家却面对着各种肉食在发愁。

  沈安想起了包拯,就叫人送了一只羊、五只鸡过去,只说是给孩子和奶娘补补。

  他觉得老包应该不会收下吧。

  “郡王府也送一些去。”

  沈安觉得自己就像是收租的地主,可租子实在是太多了,竟然只能拿去送人。

  “哥哥!”

   果果还在央求,只想把这些家禽变成自己的宠物。

  沈安轻轻捏了她的脸蛋一下,笑道:“这些东西全养了,咱们家可就臭不可闻了。”

  想想一家子全是鸡鸭鹅,还有羊,叫唤不说,满地的粪便……

  沈安不禁想起了中世纪的欧洲,据说在那没地方落脚的城市里,不是粪便就是尿液,导致人们做出了高跟鞋,只是为了避开粪便。而宽大的礼帽,则是要防备从天而降的屎尿。

  屋顶有鸡,脚边有大鹅,还有一群羊在到处找草吃……

  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郎君,包公府上回礼了。”

  沈安看着少了大半的活物正在欣慰,闻声一看,却是一辆牛车,以及一个老仆。

  “我家阿郎说了,沈郎君皮糙肉厚的,用粗布最为合适。只是小娘子却要疼爱些。”

  半车的布料彰显着大宋重臣的家底,其中以女性的布料最多。

  接着就是郡王府的回礼,两马车。

  “果真是财大气粗啊!”

  沈安觉得这生意做得,只是郡王府的人一脸得意的说郡王晚上就想吃一口炒菜,顿时就被恶心到了。

  老家伙这是倚老卖老啊!

  “郎君。”

  庄老实点检了回礼,过来低声道:“怕是值百来十贯。”

  那么有钱?

  沈安干咳一声道:“我这里还有几道下饭的好菜,你们自己找人来和我家厨娘学吧。”

  “多谢沈待诏,小人告退。”

  大家都是聪明人,所谓的学厨艺只是个借口,赵允让的本意是想不断拉近两家的关系。

  不管以后赵仲鍼是什么前途,作为祖父,赵允让都希望他能和沈安做朋友。

  沈安此刻莫名其妙的想起了沈卞。

  他看着巷子口,赵仲鍼顶着一根鸡毛冲了过来,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沮丧的说道:“刚收到了消息,说是宫中有人怀孕了。”

  沈安摸摸他的头顶,微笑道:“别管这些,我这里有些东西要教你。”

  书房里,沈安把一张纸立起来,说道:“我这里有些学识,从今日起,我教授你这一门学问,你且好生学了。”

  于是诵读声渐渐清朗,于是外面有人悄然而去。

  宫中的官家欣喜若狂,据说已经赏赐宫中人三次了,大抵过年都没那么大方。

  肖青依旧三天去一次,沈安却告了病假。

  这个假很轻松的就被批准了,人人都以为沈安是觉得赵宗实没戏了,为了以后不被连累,干脆就玩了一招金蝉脱壳。

  但凡争夺过那个位置的,正如沈安所说的那样,非成即死,新君上台肯定要重点监控和打压。

  这少年很聪明啊!

  包拯觉得沈安不像是这种人,于是这日就找个机会去了沈家。

  他排闼直入,不许庄老实通报,然后一路到了书房外。

  “……这个式子要背熟,学了这个之后,以后你要是家大业大了,管家想要糊弄你可不容易。”

  屋里传来了沈安的笑声,很轻松。

  这小子那么轻松?

  包拯干咳一声进去,就见赵仲鍼正愁眉苦脸的在书写。

  沈安微微点头,然后说道:“你自家背书,晚些我回来要检查的,不合格你就等着吧。”

  沈安和包拯出了书房,在边上溜达着。

  包拯瞥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如常,就说道:“可是心灰意冷了吗?”

  沈安摇摇头,心想赵祯可没儿子,你们现在都欢喜,等生出来是闺女时,那时候咋收场?

  而且以退为进是他想了许久的应对方式,表明沈家和赵仲鍼捆绑的态度。

  既然赵仲鍼没戏了,那我就回来,不贪恋权位。

  “沈待诏,我家阿郎令小人送冰来了。”

  两人正在默默散步,一个汝南郡王府的仆役就来了,还带来了一车冰块。

  仆役的态度很恭谨,也不怕包拯在边上,就自顾自的说道:“阿郎说沈待诏皮糙肉厚的,自然不惧冷热,只是小娘子却受不住……还说差了什么只管去郡王府拉,咱不差这些东西。”

  沈安笑着谢了,现在的沈家不差这点钱,可郡王府要表达善意却不好拒绝。

  “你把自己和汝南郡王府绑在了一起,是怎么想的?”

  包拯有些唏嘘和惋惜,在他看来沈安此举就是愚不可及。

  “你是待诏,这是陛下给的官职,你好生做下去,以后自然有你的造化。”

  沈安摇摇头道:“此刻汴梁城中都想看郡王府的笑话,旁人我不管,仲鍼这里却是要护着的。”

  “为此不做官了也愿意?”

  包拯觉得很欣慰,微微点头。

  从唐末开始,武人杀文人就像是杀狗。而所谓的节操也荡然无存。

  及至大宋开国,文人们反思了那些惨痛的教训,总结出了两条措施,一是坚持打压武人这个政策一万年不动摇;二是义之所在、忠君等思想重新回归主流,哪怕是喊喊口号,可好歹也是在鼓励这种思想。

  这年头就讲究个义之所在,而沈安的举动正好符合了主流的价值观。

  沈安笑道:“仲鍼还小,小孩子遇到这等事面上不显,可心中必定会难受……和做官比起来,我觉得人这一辈子还有许多种选择。”

  这话里兄弟情义尽显,包拯觉得自家都做不到这种程度,于是郑重拱手告辞。

  沈安送他出去,却没见到身后不远处的墙角那里,赵仲鍼已然是泪流满面……

  “安北兄……”

  包拯回去后就把沈安的话转给了赵祯。

  作为御史中丞,他认为自己有必要告诉皇帝,有一个侠肝义胆的忠臣被他忽略了。

  赵祯最近心情大好,闻言就楞了一下,然后拍打着大腿说道:“那少年虽然狡黠,可却不乏正气,这等臣子……让他回来吧,告诉他,回来好好做事。”

  他想了想,含笑道:“这少年性子老成,能掌大事,在朕看来啊,比许多老臣都稳妥!”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

2018-12-22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