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 沈安,你好毒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410 2018.12.20 19:00

  文彦博在家‘养病’,这两日也无客人来访,尽显人未走茶已凉的萧瑟景象。

  不过他的心情却不错。

  多年的老仆笑着说了些趣事,最后转到了沈安的身上。

  “阿郎,那沈安自以为得计,可却不知道阿郎你早就有了谋算,他那只是跳梁小丑罢了。”

  文彦博慵懒的坐在窗户边看书,闻言微微抬头一笑,说道:“在官家的身边是不错,可那却是个漩涡。他的身份又特殊,沈卞的影响依旧存在,所以他要破局。”

  老仆跟了他多年,对政治并不陌生:“他这是在讨好您呢!可您这次定然要出外为官,咱们拍拍屁股走了,他却要坐蜡了,哈哈哈哈!”

  文彦博不喜欢这种程度的自夸,就摆摆手,然后准备继续看书。

  “阿郎,富弼请见。”

  富弼也是宰辅,可文家人却用了请见,可见这次的纷争已经伤了大家的面皮。

  文彦博的面色未变,说道:“他莫不是来撇清的?无趣!请进来。”

  稍后富弼来了,文彦博假装看书。

  “文相,大事不好了……”

  嗯?

  文彦博抬头道:“何事?”

  他觉得富弼是在玩震惊的套路,所以面色惊讶,心中却在冷笑。

  “沈安刚上了奏疏,请官家派人拿了盐铁副使郭申锡和被他弹劾的李参回京审讯……”

  什么!

  文彦博自诩宰相城府,可此刻也不禁失态的丢下了手中的书本,然后嘶声道:“他疯了!”包拯呢?

  富弼苦笑道:“郭申锡弹劾李参送了河图给你,这些都是幌子,大家都知道,跟着做戏罢了。可他沈安竟然要当真……文相,大事不好了。”

  “包拯……”

  听到包拯,富弼就咬牙切齿的道:“那老家伙装傻子呢,陛下也默许了,大家都在看一个少年在胡闹……”

  包拯和文彦博可是铁杆来着,官家把这事儿交给他和沈安,他哪敢接手,接手就要倒霉。

  可赵祯是一气之下的决断,后来后悔了,可却不好马上反悔,就自我安慰着,觉得沈安也会装傻。

  结果沈安没装傻,而是接二连三的点了大爆竹,炸的宰辅们里焦外嫩的。

  文彦博霍然起身问道:“难道官家许了他?”

  富弼苦笑着点头,“不然我冒着犯忌讳的风险来寻你作甚?”

  文彦博仰头呼出一口气,然后脸上皱成了一团。

  “陛下出招了啊!”

  富弼心有戚戚焉的道:“可不是吗,陛下许了他的建议,可一旦拿了那两人上来,以后的官场就乱套了啊!”

  官场上的许多潜规则都有它的实用之处,比如说文彦博事件,这些潜规则就是为了避免大家撕破了脸,彼此留些情面。

  可沈安的两份奏疏却把这些潜规则给捅了出来。

  他就像是站在大街上,嗓门洪亮的喊道:“老少爷们,大姑娘小媳妇们,这次倒文事件,实际上就是潜规则……什么狗屁的河图,那只是个借口,让不愿意挪窝的文彦博自觉些滚蛋罢了……

  可文彦博老不要脸的,官瘾忒大,不愿走,那些人就等不及了……弹劾的都是伪君子,都是在为人做事……”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慌了。

  这些潜规则已经运行了几百上千年,从未有人敢捅出来啊!

  以后还会有人赞同什么‘清官’和‘青天’吗?

  没了啊!

  都是一群利益之徒罢了!

  而始作俑者的沈安只是个少年,大家肯定无法指责太多。

  所以当事人文彦博、富弼……那些被卷进来的官员们,大家都要成伪君子了。

  富弼绝望的道:“这几日京城里都说沈安被逼到了绝境……”

  文彦博倒吸一口凉气,“那他反击就是天经地义,可咱们却坐蜡了,好毒的沈安,赶紧进宫!”

  不能抓人啊!

  抓了这官场可就没法维持了。

  以后大家都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哪还有什么尊严和矜持?

  以后大家要弄谁都是赤膊上阵,可节操呢?节操还要不要了?!

  两人丢掉了矜持,‘病’也马上好了,一溜烟就进宫求见皇帝。

  “陛下身体不适……”

  陈忠珩有些心虚的说道。

  面对着这些大佬,他没法不心虚。

  这些宰辅绝对敢冲进宫里去查验,要是被他们看到皇帝正在吃他刚叫人从州桥夜市买来的卤猪脚的话,他陈忠珩绝对会成为替罪羔羊。

  文彦博仰天长叹,知道皇帝要进入看戏模式了。

  “沈安啊沈安……”

  陆续有人赶来,宫门外顿时人人头攒动。

  不会是要叩阙吧?

  陈忠珩有些害怕,但却板着脸硬顶着。

  庄老实到处打探消息,也有些担心会发生叩阙这等史书留名的大事。

  这位郎君只是两份奏疏就搅乱了汴梁城,而且官家竟然也愿意配合着他胡闹,让人大跌眼镜。

  “他们不敢的。”

  沈安没有半点惶然慌张,天气渐渐热了,他在给果果扎风筝。

  一张厚纸,一点鱼胶熬制的胶水,还有他手中的竹片。

  竹片要削平、削薄。

  然后把竹片放在厚纸上,用胶水黏合。

  连接上线,沈安满意的道:“这就是王字风筝。”

  “我的我的!”

  果果警惕的看着赵仲鍼,然后就可怜巴巴的对哥哥说道:“哥哥,我没放过……”

  沈安笑眯眯的道:“让陈大娘带你玩。”

  赵仲鍼的眼中也有些渴望,可他是男孩子,而且自觉成熟,所以没好意思张口。

  沈安也故作未见,想磨磨他的耐心。

  “奸贼!”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厉喝,沈安微微皱眉道:“有疯狗来了,陈大娘带着果果到后院去放风筝。”

  等果果一走,沈安顺手抄起一根木棍,就狞笑道:“开门!开大门!”

  大门打开,外面竟然有不少人,而且都是官员。

  再远处有不少百姓在围观,隔壁的王俭夫妇激动的不能自已,不断在说着沈安的各种坏话。

  当先的是一个御史,沈安认出就是自己在朝堂上打的那个。

  御史见沈安出来,就戟指着他喝道:“奸贼,你扰乱朝纲,惑乱君王,今日就是你身败名裂的日子,某……”

  呯!

  沈安收了木棍,御史的额头以肉眼能辨识的速度,飞快的肿胀起来。

  噗!

  他摇晃了几下,然后扑倒在沈安的身前。

  人群鸦雀无声。

  大家都习惯了动嘴,哪见过这等悍然动手的官员……

  所以一时间竟然都被吓懵了。

  沈安用木棍敲打着手心,淡淡的道:“要动手就趁早,不动手就滚蛋。”

  “毛兄……”

  几个官员过来扶起了御史,然后悲愤的回身道:“陛下啊!”

  “走,去求见陛下!”

  一群人驾着御史,浩浩荡荡的就往皇城去了。

  呃!

  王俭有些不解的喊道:“继续啊!他就一个人,打不过你们的。”

  “官人快跑!”

  阿珠见沈安的目光扫了过来,赶紧就往家里跑,幸而还有些夫妻情义,没忘记招呼王俭一声。

  庄老实一脸的惶然,赵仲鍼也觉得大事不妙了,“沈安,你又打人了,这次官家肯定不会放过你。”

  沈安却安之若素的道:“此事是官家和宰辅们在过招,我只是适逢其会的插了一脚。这些小官哪有资格上那戏台子,还主动给自己加戏,可惜却是丑角……”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推本妹纸的书:完美天神进化论,一个女扮男装的屌丝征服妖魔成神的传奇故事。   大伙儿去瞅瞅,有女频票的给投几票。谢谢大伙儿了。

2018-12-20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