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无量劫数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37 2018.12.05 19:00

  使者只觉得眉心处越来越涨,难受的几乎想杀人。

  那个伴当想学一下,才举起手,男子就冷冷的道:“先前你学无事,可现在这位贵人的天眼已经在打开了,若是旁人学了,就会削弱他的天眼,汲取他的精血,那会害死他。”

  伴当被吓到了,急忙缩手。使者的呼吸渐渐急促……

  “我……我不行了。”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从大辽一直走啊走的,一路步行到了汴梁般的疲惫。

  男子叹息道:“你很难受,但这是你的天职,你逃不掉。”

  男子缓缓松开手,可使者觉得眉心处依旧发胀发紧,就有些绝望的道:“为什么?”

  男子微微仰头看着虚空,悲痛的道:“人间亿兆生口,能开天眼者亿万中也难见一个,这就是老天的残忍……你……要压下去,否则你会成为恶魔,眉心处会多出一只眼,你知道吗?那只眼睛将会是竖着的。”

  使者想到自己的眉心处将会多一只眼睛,不禁惊呼了一声:“那是怪物!”

  “没错。”

  男子叹息道:“本来想……罢了,贫道分文不取,只求天下少些劫难吧。福生无量天尊……”

  使者握着刀柄,却不是想杀人,而是盯住了自己的伴当。

  “我不说,保证不说。”

  男子叹道:“说了你也会死。这是大劫难,若是镇压不住天眼,和你相熟的人都会死,然后一传十,十传百……这就是天劫啊!无量之劫……”

  “无量劫数从无量世界中来,它不是风火雷电,看不着,摸不到,无声无色,但却充沛于天地之间,无所不灭,无所不……毁。”

  使者的脚都软了,他扶着伴当,颤声问道:“要如何才能镇压天眼?”

  男子突然微微一笑,竟然有些无情无念的出尘。

  他伸出手来握拳,用关节凸起处在使者的眉心上方用力的敲击了十下,频率和力量都一致。

  “回去之后,每晚子时你记得按照我刚才的力气和样子,不要改,每晚先敲击这里二十下,然后再用食指虚点眉心处一炷香的时间,记住,不可错漏,否则你和你身边之人,包括你的家人都逃不过劫难。”

  使者在拼命的回忆着男子刚才敲击自己眉心上方的力量和节奏,闻言就说道:“你跟我回去……”

  男子摇头道:“我本是窥探了天机,此后当有天谴,若是跟了你去,弄不好就是玉石俱焚的结局,害人害己。”

  他闭上眼睛,平静的道:“我已经感觉到了天怒,必须要走了。”

  轰隆!

  天空中竟然多了乌云。

  乌云渐渐汇聚,雷声不断而来。

  使者被这个天象给吓住了,结合刚才男子所说的天劫,他觉得自己已经大难临头了。

  他伸手想拉住男子,却无力的垂落下来。

  “高人啊!去,把这柄短剑送给他。”

  伴当接过镶嵌着不少宝石的短剑,也顾不得什么,追上去就递给了男子。

  男子接过短剑,回身对使者微微颔首,然后默然离去。

  这才是高人啊!

  使者失魂落魄的回到了使馆里,然后枯坐了一个多时辰,最后叫来了今日一起出去的伴当。

  外面的人听到他们在说话,很低沉。

  伴当突然喊道:“为了我的家人,我愿意去死!”

  里面突然一声喊,然后就是惨叫。

  稍后使者出来了,身上带着血腥气息,说道:“他患上了绝症……”

  这真是个让人伤心的坏消息啊!

  ……

  “这是什么?”

  赵仲鍼到了沈家,见果果拿着一块宝石在玩耍,就仔细看了看,说道:“这宝石还值钱。”

  陈大娘在边上盯着,不给果果把宝石塞进嘴里。

  “小郎君,郎君说宝石不值钱,都是骗人的。”

  “为什么?”

  赵仲鍼见到了在晒太阳的沈安,就不解的问道。

  “宝石多的是,只是没发现而已,只有女人才会去追求这个。”

  赵仲鍼想起自家母亲见到宝石后的欢喜,不禁赞同道:“是啊!女人都喜欢。”

  “我翁翁问你为何不娶妻?”

  “我才十四岁。”

  十四岁毛都没长齐,娶什么媳妇?

  “我翁翁说别人如你这般独撑门户的都有孩子了。”

  “成亲太早对身体没一点好处,不管是男是女。”

  大宋对男女成亲的限制不是很多,至少没有那等到了年纪不成亲,官方就会强制给你弄个媳妇的规矩。

  而且女方的陪嫁多的惊人,一般的中等人家要是生两个闺女,几乎可以确定要一夜返贫了。所以晚婚的也越来越多,要给家里留下准备嫁妆的时间。

  这是个不错的时代,至少没有那些刻板到骨子里去的规矩。

  而且这个时代赚钱也是相对最容易的,商机无限。

  “那些辽人也太嚣张了,要不是我手头上没人,非得找机会伏击他们不可。”

  赵仲鍼觉得沈安瞻前顾后有些胆小了,沈安却觉得这个小屁孩的胆子太大。

  “我翁翁想请你去我家……”

  呃!

  沈安瞬间竟然觉得有些心虚。

  然后他就后悔了。

  赵允让的脾气不好,会不会出手伤人?

  那些电视剧里的镜头一一闪过,沈安觉得自己以往的无畏好像有些胆子太大了些。

  他有些紧张,面对那个曾经当过仁宗备胎的老人,他是有些紧张。

  第一次上门得有礼物吧,沈安想了想,就进厨房弄了一大锅卤猪脚,然后午饭时赵仲鍼就喜翻了。

  “我喜欢吃这个,糯糯的。”

  “我的我的!”

  果果不喜欢赵仲鍼这个饭桶,所以双手把着装猪脚的大盆不放。那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家哥哥。

  “哥……”

  女孩子撒娇是天赋,无需教导就能无师自通。

  沈安差点就没了立场,最后还是教育道:“果果不可这么没礼貌。”

  果果开始瘪嘴,沈安就说道:“如果咱们去别人家做客,别人家的孩子也是不给咱们吃饭,你气不气?”

   果果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瘪嘴点头。

  沈安笑道:“我妹妹就该是个大气的孩子,哥哥有本事能让你过上好日子,所以咱们无需去吝啬什么……”

  果果放开了手,然后乖乖的坐在哥哥身边。

  赵仲鍼很羡慕的看着他们兄妹,“我要是有个哥哥就好了。”

  果果正在啃着哥哥撕的猪皮,闻言就不干了。

  猪脚可以让给你,但是哥哥不可能!

  于是她瞪着大眼睛嚷道:“哥哥是我的,我的!”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今天第三更了,各位大佬,求支持。

2018-12-05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