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7章 沈待诏大才啊!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295 2018.12.24 12:30

  郡王府来了个小女娃,据说很得郡王的喜爱。

  这个消息瞬间就引来了那些孩子的关注,然后就在外面等着。

  “去吧去吧,小孩子一起玩耍更好些。”

  赵允让如今的心态算是平和了,所以很是慈爱的让人带着果果出去。

  几个孩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见是一个眉目如画的小女娃,顿时就开始了各种显摆。

  “我这里有九连环!”

  一个男孩得意的显摆着自己的玩具。

  “我这里有风车。”

  另一个女孩提着一个小巧的走马灯,同样矜持的昂着头的道:“你有什么?”

  孩子总是这样,会自觉不自觉的想显摆。

  果果有些不解,她微微歪着头,然后从袖口里摸出一个有两片叶子般的东西,说道:“我有哥哥做的东西。”

  这个东西就是一根细木棍顶着两片‘叶子’,看着很平凡,不,是很简陋。

  几个孩子都面露得意之色,正准备嘲笑一番时,果果双手夹住细木棍,然后用力的搓动。

  松手……

  竹蜻蜓飞了起来,几个郡王府娇生惯养的孩子不禁惊呼出声。

  边上的仆役嘴角微抿,心想这东西也只有普通人家的孩子才玩。

  果果又开始在袖口里掏啊掏,几个孩子都在盯着,若非是家教不错,早就扑过来抢夺了。

  果果摸出一个小巧的木猪,然后拧动边上的发条,里面的兽筋开始搅动,越来越吃力。

  “这也是哥哥做的!”

  果果骄傲的说道,然后蹲下去把木猪放在地上,有些笨拙的松开手。

  木猪马上就开始动了,并且能向前移动。

  “哇!你哥哥好厉害!”

  几个孩子瞬间就被镇住了,然后大家玩做一团。

  就在果果被这些孩子接纳的同时,唐仁也在辽国使馆和使者碰面了。

  “增加岁币,或是归还大辽的地盘。”

  两个使者,一个凶神恶煞,一个温文尔雅,却把大宋的官员们逼得无路可走。

  “不然……”

  那个叫做耶律嗣臣的使者冷冷的道:“大辽治下有无数部族结为联盟,随时都能组成大军南下,而你们……却不堪一击!”

  另一个叫做刘伸的使者却微笑道:“辽宋本是兄弟之国,可这些年总是有宋人流窜到大辽的地方去为非作歹,大辽的损失很大啊!”

  “给不给,一言而决。”

  “不给就南下牧马!”

  这一声声就像是催命符,在场的大宋官员都慌了神。

  唐仁也不例外,他的手心里全是汗,但却紧紧的握住了那张纸条。

  “此事要回去禀告陛下……”

  这是缓兵之计。

  耶律嗣臣冷哼一声,喝道:“一言而决!”

  这是逼迫!

  唐仁看看左右,大家都是一脸的悲愤,可却无可奈何。

  庆历年间,辽人借着大宋被西夏打的灰头土脸的时机,马上展开了勒索,最后取得了成功。

  那就是重熙增币!

  难道今天又是一起重熙增币吗?

  耻辱啊!

  唐仁想起了那张纸条上面的内容,咬牙道:“既然如此,大宋即刻和西夏联盟。”

  一说完他就软了,觉得这次自己死定了。

  现场鸦雀无声,那些大宋的官吏都觉得唐仁是在作死。

  西夏对大宋来说就是叛逆,大宋被叛逆打的差点生活不能自理……还每年‘赏赐’不少东西,这样的叛逆能联盟?

  你莫不是昏头了吧?

  而且辽人哪里会怕这个,真要是想南下的话,铁定会马上翻脸。

  于是一群人就噤若寒蝉的等待着辽使翻脸。

  耶律嗣臣正准备发飙,可刘伸却摆摆手,然后森然道:“两国相交,可不能戏言,可是想好了吗?若是想好了,我们马上就走,大家回头用刀枪来说话!”

  唐仁只觉得背心那里全是汗水,他极力压着恐惧,昂首道:“当然想好了,贵国若是一意孤行,大宋的钱粮和刀枪,顷刻间就会送到西夏人的手中。大宋的钱财刀枪,加上西夏人的悍勇之士,贵国以为如何?”

  刘伸的目光凌厉,唐仁却板起了脸,他觉得自己死定了,但是死之前不能丢人。

  “收拾东西。”

  刘伸下令道,随后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唐仁依旧在沉默着,他在计算着自己藏的私房钱有多少,自己被流放后够不够妻儿度日。

  不知过了多久,刘伸冷哼一声,转身出去。

  耶律嗣臣握紧双拳,想发怒,可最后却是恨恨的跺脚,然后脚步匆忙的跟了出去。

  一个大宋官员紧张的道:“他们要走了……”

  啥?

  唐仁几乎马上要瘫软了。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欣喜若狂的声音:“他们回房间了!”

  众人出了房间,一见果真如此,顿时就不淡定的看向了唐仁。

  “唐主事,您大才啊!”

  一双双仰慕的目光在看着唐仁,可他的右手却紧紧的握住了那张纸条。

  他机械的走出使馆,然后冷汗顷刻而下。

  辽使安分了!

  这个消息马上就传遍了那些重臣的耳中。

  一群人惊诧莫名,心想辽人咋软蛋了呢?

  稍后唐仁一路进宫。

  “……用和西夏人结盟来威胁辽人,陛下,这是沈待诏出的主意,臣只是照着念罢了,不敢居功。”

  赵祯心中震动,张口道:“让沈安重新……罢了,朕既然许了他歇息,只是……哎!”

  大才啊!

  可这样的大才咋就那么讲义气呢!

  竟然为了一个宗室子就舍弃了近臣之位,不然……

  赵祯郁郁不乐,可却不好反悔。

  既然沈安不领功,唐仁就占了大便宜,当下赵祯就和颜悦色的夸赞了他几句,以后自然升官发财不在话下。

  唐仁出了宫就直接去了沈家。

  到了沈家后,沈安正好在午休。

  夏日炎炎,无所事事的沈安很是惬意。

  他随手拿起边上的一壶冷茶喝了一口,然后安逸的不行。

  见唐仁进来,沈安微微欠身,说道:“我这身体不适,有失远迎了……”

  他的话被唐仁的鞠躬给打断了。

  这不是一般的鞠躬,而是一躬到地的那种。

  沈安愕然,唐仁抬头,一脸感激零涕的道:“今日若无沈待诏,我已死无葬身之地。从今日起,我唐仁这条命就是沈待诏的,但凡沈待诏有交代,风里雨里,哪怕刀枪在前,我唐仁若是缩了,天厌之!”

  沈安有些懵逼,但面上却只是谦逊的道:“这是热昏头了?”

  唐仁吸吸鼻子,竟然有些哽咽的意思。

  “今日我和辽使对峙,已经被逼到了墙角里去,若非沈待诏的锦囊,今日危矣!”

  啥?

  沈安略一分析,就分析出了个大概,他云淡风轻的道:“些许小事罢了,不值一提。”

  “沈待诏这般大才,竟然还这般的淡泊名利,羞煞我了。”

  唐仁几乎要对沈安顶礼膜拜了,幸而沈安手快,否则今日怕是要多个弟子了。

  只是他还有些疑惑,于是就问道:“敢问沈待诏,用和西夏人结盟来威胁辽人,为何能成呢?”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周一了,求推荐票。   礼房,隶属于枢密院。枢密院五房:兵、吏、礼、刑、工,看着是不是很像六部?   这就是宋代官制的特点,剥皮,肢解,叠床架屋,把一个部门就能办的事,分解成许多部分。这个部分负责一点,那个部分负责一点。   而真正的礼部这些部门反而成了摆设,无用武之地。   所以看宋朝的官员,千万别看他的名头。有管俸禄的头衔,有日常办事的头衔……   别看这个,要看他现在在干什么!   而枢密院礼房,就是负责外交事务的部门。大家把它理解成为礼部也未尝不可。不过职权没有礼部那么多,那么大,就算是小半个礼部吧。

2018-12-24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