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沈安给的伤害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564 2018.12.07 19:00

  大殿内的气氛有些诡异。

  这等事不值得夸赞,更不能散播,所以今日来的都是重臣。包拯若非是当事人之一,怕也没资格进殿。可即便是如此,赵祯先前还是把他给支应走了。

  韩琦看了重臣们一眼,见他们呆板的就像是庙里的木胎神像,和往日咆哮御前的风格压根就是两人。

  若非是经常见面,韩琦几乎要认为这几个同僚是被换了个芯子。

  他看了一眼皇帝,皇帝的神色木然,但眼中的怒火却渐渐在升腾。

  这是欺凌啊!

  主辱臣死,可这些臣子出于什么目的,竟然选择了袖手旁观。

  韩琦只觉得胸口一股子热气在奔涌,就喝道:“贵使想不讲理吗?”

  他曾经和范仲淹并肩抵御过西夏人,只是好水川一战败北,他被阵亡将士的家眷拉着马缰问自己的亲人不在了,你为何还能回来。

  那时的他掩面而泣,但岁月渐渐磨去了那些悲伤和屈辱,直至今日被辽使激了出来。

  辽使的神色依旧有些呆滞,但倨傲的本能哪怕是死了都不会忘记。

  他淡淡的道:“对,不讲理了,如何?”

  我能打你,但是你不能还手。

  这就是辽宋之间的关系。

  屈辱啊!

  “咳咳咳!”

  赵祯突然咳嗽起来,面色涨红如密布鲜血。

  文彦博的心中微叹,就出班准备说话。

  “真的不讲理吗?”

  沈安本没有说话的余地,可此刻无人说话,他反而成了个异类,而且没人管。

  辽人就是洪水猛兽,有人去挡的话,大家看热闹最好。

  辽使点头道:“对,不讲理。”

  他的语气有些焦躁,并且右手不时抬起,然后又放下。

  他的面色开始潮红……

  文彦博悄然收回了刚踏出去的一只脚。

  若是能用沈安来换取此事的平息,不管于公于私都是好事,对此大家都会做出正确的抉择。

  这不是我的错!

  他微微摇头。

  沈安微笑道:“我听闻辽国当今皇帝乃是仁慈之君,崇佛,并广建寺庙,辽国当有福报。”

  这是好话,使者的眼睛哪怕越眨越快,可依旧露出了些许笑容。

  耶律洪基信佛不是什么秘密,大宋在辽国有探子,早就把这些消息传递过来了。

  可你说这些做什么?

  文彦博微微摇头,心想你哪怕把耶律洪基说成是菩萨,使者也不会罢休。

  果然,使者板着脸道:“砸了使馆的大门,那就是对大辽的不敬,皇帝陛下,你们该赔偿大辽的损失。”

  辽人的使馆在汴梁是最大的,占地大,而且修建的格外恢弘。如高丽的使馆就身处内城外,和辽人的比起来简直是就是叫花子窝。

  “莫要欺人太甚了!”

  韩琦终究是忍不住了,他出班道:“宋辽乃是兄弟之国,贵使这般作为,难道不怕被辽皇处置吗?”

  这货……

  富弼微微苦笑着,心想辽使在汴梁的主要职责一是打探消息,威压大宋;第二就是寻机要钱粮。

  辽使的举措只会被夸赞,谁会处置他?

  使者看了韩琦一眼,轻蔑的道:“西夏人的手下败将,也敢在大辽使者的面前说话吗?”

  西夏人是辽国的小弟,你们连辽国的小弟都打不过,在我的面前说这些有用吗?

  这话让韩琦的目光梭巡着,看向了殿内侍卫,可却没刀给他抢。

  这是莫大的屈辱,让沈安对辽人的猖狂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但他依旧微笑道:“辽皇仁慈,宋辽和平多年,这就是挽救了两国无数生灵。”

  这话没错,传到耶律洪基的耳中大抵会觉得很高兴。

  使者微微一笑,看似放松了一些。

  沈安说道:“我听闻拯救生灵的数量达到了一个境界,那就会飞升成神……与日月同辉……”

  这话太谄媚了吧!

  文彦博心中冷笑,觉得沈卞要是看到自己的儿子正在对辽人献媚的话,大概会被活活气死。

  韩琦叹息了一声,放弃了为沈安说话。

  赵祯在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很累。

  他不想说话,至于沈安……他既然要和辽使套近乎,那就由着他吧。

  “成仙成佛之后,天道自然有响应,仙女列队相迎,鲜花漫天飞舞……”

  沈安开始离开主题了,可辽使却在不断的眨眼睛,呼吸渐渐急促。

  他的嘴唇干裂,张开后就像是从沙漠里刚回来。

  辽使这是怎么了?

  文彦博和富弼等人都看到了辽使的异常,开始他们还以为是辽使自己有毛病,可等沈安从容的继续扯淡后,他们就不淡定了。

  “那些神仙有甚大法力,他们吐息之间可以摧毁山脉,举手投足之间天地无不响应,只需一眼看去,深渊处犹如雷鸣……”

  赵祯渐渐发现了异样,他看着使者在渐渐失措。

  文彦博一直在关注着这边,听着使者的呼吸声渐渐大了起来,就像是拉风箱的声音。

  “……自由自在,意念所致,无所不及,不管金钱权利还是女人,只是一个眼神的事罢了……”

  “……神仙神仙,做了神仙不享受怎么行?那咱们还做什么神仙?”

  沈安的话语很流畅,如流水般的让人听了昏昏欲睡……

  “神仙?”

  使者突然不眨眼睛了。

  文彦博心中叹息着:蠢货,你该接着哄他啊!你一停他就清醒了。

  沈安点头道:“是,就是神仙。”

  使者的脸上突然浮现了神圣之色,缓缓的道:“举手投足都是神力吗?”

  “没错。”

  沈安认真的道:“只要虔诚,心想事成不是问题。”

  使者右手握拳,然后用关节处敲打着印堂,叩叩有声。

  殿内的君臣为之骇然。

  沈安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仙术吗?

  那使者的表情就像是在完成一项关系到辽国生死存亡的仪式,认真的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二十下敲击结束,使者开始用右手食指虚点着眉心处,然后面露痛苦之色。

  使者喃喃的道:“我好像前世就认识你……”

  沈安很老实的摇摇头,心想大相国寺可不是大明湖,你也不是夏雨荷,哥只是用前世一个医生谋杀妻子的案例来忽悠你,至于你会被折腾成什么样,那和我没关系……

  沈安的声音继续传来:“要成仙就怕魔障,那些障碍会阻碍你成为仙人,所以你必须要击败他们,不管是谁,只要挡在你的身前,只要成为你的障碍,那就去击败他,轻而易举的击败他。”

  文彦博觉得这一切很可笑,所以他干咳了一声。

  这一声打破了宁静,使者的眼睛突然转动了一下。

  沈安看了文彦博一眼,然后继续说道:“要摧毁他们,不管是谁,去吧,天道在上,你将无所不能……”

  文彦博被这一眼看的遍体生寒,他喃喃的道:“这是妖术!这是妖术!”

  沈安心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他看了文彦博一眼,心中大恨。

  而文彦博却觉得这等邪术不可张扬,更不可让皇帝看到,所以他依旧干咳了一声。

  沈安几乎想冲过去了,可就在此时,辽使却突然大喊了一声,把文彦博后续干咳的打算都灭掉了。

  “啊……”

  沈安看着使者在疯狂的尖叫着,就悲痛的道:“使者这是要成仙了吗?”

  在前世的那个案例里,医生丈夫每晚都把自己的妻子弄昏睡过去,然后用高跟鞋的鞋跟轻轻敲击着她的印堂。

  节奏和力量保持稳定即可……然后没多久就因为……

  这个就算是不成,可沈安还加了‘特别伤害’

  他还加了一个虚点眉心的‘伤害’,一个‘你有天眼’的‘伤害’。只要坚持下去,只要使者坚持认为自己的眉心里面有一只竖着的眼睛,那种巨大的恐惧和压抑也能把一个正常人弄个半疯……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求支持,最好是包养。

2018-12-07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