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 想吐血的宰辅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378 2018.12.09 19:00

  沈安前世有一段时间喜欢当鸵鸟,在晚上把白天的烦恼都丢下,钻进被子里做美梦。

  前世的烦恼自然是钱,而现在的烦恼……

  “我简直就是有神经病!”

  乌漆嘛黑的夜晚,隔壁的果果不再隔一会儿就问一声‘哥哥在不在’,看来是已经睡着了。

  沈安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刚才他用手指头虚点着自己的眉心处,现在眉心那里感觉很难受,自然就失眠了。

  他在想着辽使每晚都用关节敲打着自己的印堂,然后用食指虚点着自己眉心的感受,就心虚的念了声佛号。

  窗外月光照进来,却不是照在鞋子上,而是照在了沈安的脸上。

  这角度也太欺负人了吧?

  沈安没检讨自己反着睡的错误,而是埋怨月亮照的不是地方。

  今天他算是看到了文彦博和富弼的态度,这个态度没头没脑的,也只能归咎于沈卞的‘遗泽’。

  两位宰辅都厌恶沈卞,恨屋及乌之下,沈安能有什么作为?

  就算是他满腹经纶,可这种局势下也不敢去参加科举,不然会被人活活玩死。

  虽然文彦博最近屁股下面起火了,可要真的较劲的话,玩死他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

  所以沈安今天直接就大胆的和两位宰辅较上劲了。

  当着皇帝的面较劲,后面你们要是敢下死手,我就敢去宫门外喊冤,让皇帝看看这些所谓的国之栋梁是个什么鸟样。

  这就是破落户,光脚不怕穿鞋的。

  沈安今天就展现了一番破落户的风采,可现在他回想起来却觉得差了些意思,不够狠。

  “应当直接和他们撕破脸,有皇帝在场,他们反而会投鼠忌器了。”

  沈安盘算着今天的得失,渐渐的有了睡意……

  “汪汪汪!”

  一阵狂吠声让迷迷糊糊的沈安惊醒过来,他几下就穿了外袍冲了出去。

  陈大娘在果果的外间睡,此刻迷迷糊糊的探出头来,沈安喝道:“看好果果!”

  他急匆匆的到了前院,就看到墙头上已经站着个黑影,而大门后面站着手持火把和木棍的庄老实和周二。

  姚链在墙头上四处张望,庄老实迎过来说道:“郎君,先前花花突然叫唤了起来,姚链出来看到墙头上有人,那人被吓跑了。”

  花花已经过来了,在围着沈安转。

  沈安俯身摸摸它的脑袋,赞道:“好花花,回头给你弄肉吃。”

  花花仰头舔着沈安的手,然后跑到了大门边上,回身冲着沈安摇尾巴。

  这狗不错,起码敢晚上出去追击强盗。

  姚链从墙头上跳了下来,有些失望的道:“郎君,那人跑的快,一下就看不见了。”

  “军巡铺的人呢?”

  沈安把希望寄托在了汴梁的治安力量身上。

  花花突然又叫唤了起来,接着有人敲门。

  “开门!”

   打开房门,外面正是军巡铺的人。

  一番交涉后,军巡铺的军士说没追上。

  “你家最近可是得罪人了?”

  军巡铺的人按照惯例问道。

  庄老实正准备说没有,沈安却抢先说道:“我这边昨日得罪了些人,那些人手眼通天,说不准会下手杀人……”

  军巡铺的人翻个白眼,心想你真要是有这等得罪人的本事,少说也得是个三四品的大佬吧。

  沈安使个眼色,庄老实就回去拿了一串铜钱来。

  “这多不好……”

  军士们在推拒,一脸正色。

  沈安笑眯眯的道:“这事吧,让我家提心吊胆的,此后怕是夜夜难安了,还请诸位兄弟传个话,市井流言嘛,就说沈安怕了……”

  ……

  天亮了,文彦博照例收拾停当,然后骑马去宫中。

  每日宰辅们必须要和皇帝见面,这是潜规则。

  他在路上会和了富弼,两人都有些恹恹的。

  “彦国啊!老夫这次怕是过不去了。”

  文彦博云淡风轻的说着自己的处境。

  富弼哎了一声:“那些人只是随便说说,官家还是信任你的,安心吧,过了这一阵就好了。”

  “昨日之事就是他们的助力,只怕有人要说老夫无所作为了。”

  文彦博淡淡的道:“那沈安昨日话里话外把矛头对准了老夫,胆子倒是不小!”

  富弼听出了些弦外之音,就说道:“沈安……好歹消弭了辽使的威胁。”

  宰辅们被一个少年给羞辱打脸了,这事儿得找回场子吧?不然以后谁都能蹬鼻子上脸,宰辅的威严何在?

  两人各自怀着不同的念头,等见到皇帝后例行商议了政事,然后大家准备各自回去。

  “富卿……”

  赵祯突然叫住了他们,然后神色淡然的道:“富卿当年出使辽国,语出铿锵,寸步不退,堪称是大宋的脊梁。”

  这事儿都过了十多年,皇帝怎么突然拿出来夸赞了?

  富弼心中微喜,躬身谦逊的道:“臣只是借着官家的福泽,大宋的威严罢了。”

  赵祯点头道:“当年的富卿,堪称是浑身正气,宁折不弯。”

  富弼有些懵,文彦博却觉得这话不对头,有些敲打的意思。

  他看了皇帝一眼,见皇帝的笑意淡淡的,心中就是一个咯噔。

  赵祯缓缓的道:“有的事要多考量,宰辅……要有气度啊!”

  这话风马牛不相及,宰辅们浑浑噩噩的出了大殿,韩琦想起昨天使者嚣张的事就觉得憋闷,于是说道:“沈安那少年不错,临危不惧。只是他的手段有些摸不准,怎么几句话就把使者给弄疯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文彦博和富弼面色一变,急匆匆的就差人去打探消息。

  几人去了政事堂议事,没多久消息就来了。

  “相公,昨夜沈安家遭了贼,那贼子跑的好快,就没拿住。沈安说怕是自己得罪了权贵,那些权贵派人来灭口了。”

  “噗!”

  正在喝茶的曾公亮一口茶水喷了满桌子都是,然后赶紧收拾着那些被弄湿的公文。

  富弼正在书写,闻言就别过脸来,恼怒的道:“那少年竟然这般……这般……”

  “这是未雨绸缪。”

  文彦博摆摆手,等随从出去后,他淡淡的道:“那少年看来是不肯吃亏的,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这是破釜沉舟,换来的是投鼠忌器,好个大胆的沈安!”

  曾公亮是参政知事,在此事上掺和不多,却格外的旁观者清。

  可这事儿却太巧了吧?

  昨日沈安扫了两位宰辅的脸面,晚上就有人想摸进家去……

  曾公亮看了文彦博一眼,觉得这位首相当真倒霉,这下子算是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文彦博定定的想了想,然后笑道:“老夫未曾把他当做是对手,谁知道小小的鱼虾却反咬一口,可笑之至。”

  他的语气轻松,可眼中却冷冷的,显然是怒极了。

  富弼苦笑道:“官家都说了宰辅肚量,咱们这下算是被坑了。在官家的眼中成了小人,何其冤枉啊!”

  文彦博淡淡的道:“此事和老夫无关,和在坐的都无关,只是城中的治安看来有些不好,包拯那边得催一催……”

  这话转折的厉害,曾公亮却听懂了,就说道:“我去传话吧,顺便让包拯管管那些到处传谣言之人。”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

2018-12-09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