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 谁说大宋不杀士大夫?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364 2018.12.25 19:00

  “陛下,大宋自祖宗以来,从未尝轻杀臣下,邓力固然有罪,可……可终究不至于死啊!”

  “臣等不欲从陛下始……”

  邓力之事刚开了个头,就好像被一盆凉水兜头浇注,瞬间冷却了。

  赵祯看着这些宰辅们,心中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他知道这是自己开的头,却无法收尾了。

  议事进行了一半,外面来了个侍卫,一脸慌张的禀告道:“陛下,皇城外……沈待诏在皇城外贴了告示。”

  “什么告示?”

  赵祯不知怎地,心中竟然有些隐隐的期待。

  侍卫抬头看了一眼宰辅们,说道:“说是什么死不瞑目……外面好些人在看。”

  “收进来。”

  赵祯心中纳闷,心想谁死不瞑目了?

  很快那张纸就被弄了进来,陈忠珩接过来,大声的念道:“……臣闻奖惩分明方是国家兴旺之道,自祖宗以来无不如此。”

  开篇就是点题,奖惩分明,外加政治正确的祖宗以来,也就是祖宗家法在此,你们大家看着办吧。

  “……今御史邓力里通外国,却有无数人为之奔走,可见我大宋之仁慈,当可集体飞升成仙……”

  这话打脸啪啪啪,赵祯见宰辅们都沉默着,就知道力度还不够。

  “……邓力之罪,罪在不赦,否则今日他可里通外国,明日别人是否也能去投奔辽人西夏,混个大官做做?”

  这话让韩琦不禁别过脸去。

  当年有两个文人张元和吴昊去投奔他和范仲淹,故作惊人之举,叫人拖着一块写着他们诗词的石碑招摇过市,结果韩琦和范仲淹自然不会搭理。

  我大宋煌煌万千士子,两个毛遂自荐的蠢货也配吗?

  结果张元失望回家,不知为啥被当地官员打了一顿,然后就去投奔了李元昊。

   好水川一战,韩琦就是败在了当初他们看不起的张元手中。

  沈安的这个暗示终于让宰辅们有些不安了。

  赵祯的身体微微放松了些,他甚至觉得有些惬意。

  “……若是邓力不死,臣必然要为前人抱屈。”

  陈忠珩抬头看了赵祯一眼,赵祯恍若未觉,他只得继续念下去。

  “……臣要为太祖朝太子中舍王治抱屈,臣要为监察御史杨士达抱屈……臣要为太宗朝监察御史张白抱屈,臣要为……真宗朝知荣州褚德臻抱屈……”

  这些人都是从太祖朝到真宗朝被处死的文官,也不知道沈安是从哪收集来的资料,竟然洋洋洒洒的有数十人之多,其中以太祖朝杀的最多和最狠。

  什么狗屁的不杀士大夫,那不过是文官们为了自保而弄出来的潜规则罢了。

  宰辅们终于坐不住了,有人想说话,陈忠珩却抬头说道:“臣要为这些人抱屈,因为他们所犯的罪行压根就不及邓力,竟然全都被处死了……臣以为,他们当死不瞑目!”

  刚才骚动的宰辅们又安静了下来,赵祯看了一眼,看到他们都低着头,韩琦甚至羞红了脸。

  他淡淡的问道:“诸卿可还有说法吗?”

  羞耻啊!

  一群宰辅觉得羞耻到家了,然后就想起了沈安那个家伙。

  富弼抬头看了赵祯一眼,他想起了范仲淹当年说过的话,然后不禁颓然。

  范仲淹当年说不能让皇帝乱杀士大夫,否则哪天皇帝的手滑了,咱们也得倒霉。

  大家对此深以为然,然后就进而开展相关工作,成果很喜人,至少赵祯是赞同了这个说法。

  只要赵祯这里赞同,此后这条规矩就成了祖宗成法,后继的皇帝谁敢不遵从?

  宰辅们免冠跪地请罪,无人抬头。

  赵祯走下来,叹息道:“我与诸卿相得多年,诸卿于大宋更是如中流砥柱一般,当相互体谅才是。”

  许多人都想文官免死,最好是犯事之后只是小小的处罚一下,再大的罪过赶回家啃老米饭完事。

  可我是皇帝啊!

  刚才赵祯用上了我这个自称,显然是动了感情。

  “臣等有罪。”

  欺负老实人也不能养成习惯吧!

  群臣的想法赵祯大抵知道,他微笑道:“诸卿且去吧,今日天热,朕稍后令人送了冰去。”

   皇帝的仁慈光辉无处不在,宰辅们谢恩去了。

  赵祯疲惫的坐了回去,陈忠珩捧着一杯茶水上去,挤挤眼睛,得意的道:“官家,刚才他们可是被堵的无话可说了。”

  赵祯接过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惬意的道:“祖宗成法,祖宗成法,祖宗可教人贪腐了,可教人里通外国了?无耻!”

  他重重的顿了一下茶杯,陈忠珩回身看了一眼那几个内侍,威胁之意甚浓。

  几个内侍悄然出去了。

  赵祯轻轻拍着大腿,神色轻松的道:“辽人如何?”

  陈忠珩说道:“辽使那边有些恼怒,不过却知道自己不占理,如今和礼房的人在揪扯什么今年的岁币要多查验,若是被假东西蒙混了就要发兵南下。”

  “这是恼羞成怒了。”

  赵祯哎了一声道:“沈安那少年真是不错,等皇子出生后,我就让他多磨砺磨砺,也好留给将来的太子用。”

  陈忠珩也憧憬的道:“到时候臣也给皇子遮遮风,挡挡雨……”

  主仆二人其乐融融的在畅想着未来皇子出生的欢喜,而外面却已经炸锅了。

  “啥,太祖朝和太宗朝杀了那么多文官?”

  “可不是,那上面写的有名有姓的,还有官职,沈待诏再大的胆子也不敢造谣吧。”

  “啧啧!这下子可是捅马蜂窝了,沈待诏的日子可不好过啊!”

  “……”

  外面风波迭起,沈安佁然不动。

  “别动啊!别乱动!”

  他在给果果剪手指甲。

  小小的手指头上,指甲一小点,不小心就会剪到肉。

  沈安专心致志的在剪指甲,果果却不安分的在看着前方。

  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当庄老实满脸喜色的跑来时,果果就动了一下。

  “嘿!你这孩子……”

  “郎君,大喜事,大喜事!”

  这一嗓子喊下去,顿时沈家就活了过来。

  一群人都从各家中冲了出来,然后欢喜的等着庄老实说话。

  沈安看看果果的手指头,幸好刚才没剪到肉,就问道:“什么大喜事?”

  庄老实欢喜的道:“郎君,刚来的消息,邓力被弃市了。”

  “哥哥,弃市弃市。”

  果果不懂什么是弃市,就想看热闹。

  沈安按住她,然后继续剪手指甲。

  庄老实悄然招招手,所有人都跟了出去。

  到了前院后,庄老实赞道:“外间说郎君一纸檄文就让满朝文官变色,让人震撼。可郎君却不以为意。这等视名利为粪土的高士大宋有几个?换做是汉唐,皇帝听闻了都得派人来请郎君入朝做大官!”

  曾二梅得意的道:“那郎君肯定是不去的。”

  姚链与有荣焉的说道:“那当然,郎君可是要做隐士的。”

  而在内院里,隐士沈安已经剪好了妹妹的手指甲,看着她往外跑,就得意的道:“王安石和司马光都用过养望这一招,可他们哪有哥的手段高超!”

  他开始盘算着官阶,最后叹息道:“要多久才能升官做到首相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