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作诗就是憋……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077 2018.12.12 19:00

  皇帝的身边有人,有不少人。

  最亲近的大抵就是待诏,其次就是知制诰。

  知制诰多半要由文学大家来担任,而待诏则是皇帝身边的近臣。

  只要得了皇帝的青睐,升官发财自然只是小事,未来政事堂里说不得也会有一席之地。

  所以这个职位引得不少关注,更让人眼馋。

  知制诰范镇站在殿前,看着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的被引过来。

  “见过范外制。”

  范镇点头,看着两个年轻人,左边一个二十七八的模样,在朝中倒是可以称年轻人。可右边那个……

  “小民沈安,见过范外制。”

  沈安很是严肃的叉手行礼。

  边上那位‘年轻人’也叉手道:“肖青见过范外制。”

  起居舍人担任知制诰,别称就是外制。

  “跟着来。”

  范镇转身进去,沈安和肖青跟着。

  到了殿内,几位宰辅都在。

  行礼后,文彦博介绍道:“陛下,肖青乃是华原郡王府里的教授。沈安乃是……”

  他看了沈安一眼,只觉得胸口有些发闷,说道:“沈安乃是原雄州知州沈卞之子。”

  他本以为此生再难和沈安有交集,没想到这么快又碰面了。

  而且沈安竟然一步飞升到了待诏,成为皇帝身边炙手可热的近臣,说起来也是他们自己作出来的。

  没有他们逼迫皇帝为自己准备‘后事’,皇帝也不会恶作剧般的把沈安弄进宫来恶心他们。

  反对的话不好办,因为这是郡王府给出的人选,要是被驳回,就是皇帝的心不诚,那事儿就大发了。

  而且沈安还是官员的遗孤,驳回的话,少不得以后会被人评价为‘薄恩寡义’。

  要珍惜羽毛啊!

  关键是文彦博等人觉得这只是皇帝的权宜之计而已,过几年自然就把这两人遣送回家了。而且以沈安一介少年能有什么作为?

  黄口小儿罢了!

  想到这里文彦博就暗自看了沈安一眼。

  沈安很安静。

  而肖青已经在进行就职演说了。

  不,是作诗。

  赵祯问他们有啥特长,肖青就谦逊的说自己只是多看了些书,随即赵祯就令他作诗。

  沈安老老实实地听完了肖青的就职表现,然后就轮到他了。

  “陛下,小民……臣愚笨,不会啊!”

  噗!

  这话他说的特别的认真,边上的韩琦忍不住就笑了。

  赵祯对御史微微摇头,示意无需管韩琦的失仪,然后对沈安说道:“你做过两首诗,一首慷慨激昂,一首却是夸赞梅花,为何说不会?”

  被皇帝当场揭穿了谎言,沈安却正色道:“陛下,臣作诗是憋出来的,对着别人臣能憋,可对着陛下却不大恭谨。”

  “……”

  这货竟然把作诗比喻成了上茅厕拉屎?

  几个宰辅的脸在抽搐着,连御史都在忍笑。

  “罢了。”

  赵祯也觉得这个比喻不雅,就说道:“你二人是两家郡王府推荐而来,要好生做事,这样,三日来朝一次。”

  这是个不错的安排,沈安心中暗喜,而肖青却有些失望。

  随后两人就站在了边上,而且是站在了一起。

  赵祯和宰辅们商议国事,他们两人在边上就是旁观听政。

  沈安一边听着,一边低头低声道:“一来就抢表现,华原郡王果然是狼子野心啊!”

  肖青一听就怒了,可刚一生气,他就想起自己刚才的表现确实是有些着急了。

  官家会不会以为华原郡王是早有预谋?

  第一次来到帝王身边任职,城府再深的人也会紧张失措,何况还以为自己犯下大错……

  肖青自诩满腹经纶,可却呆滞了。

  他偷瞥了皇帝一眼,见皇帝只是和宰辅们议事,并无异样,心中不禁大怒。

  官家这般仁慈,怎会因为这个而怪罪臣子?

  被沈安坑了啊!

  他想起来之前赵允良的告诫:那沈安看着很老实,可骨子里却是个奸猾的,而且还不要脸,你要小心些。

  他开始并不信,觉得一个少年能有什么本事?顶多是狡黠罢了。

  轻敌了啊!

  他心中暗自发狠,却没注意到赵祯突然扫了他们两人一眼。

  沈安微微低头,好似在倾听。而肖青脸上的表情却多了些,一看就是神游物外。

   赵祯的眉头微微皱起,觉得肖青此人有些倨傲了。

  人与人之间的第一印象最重要,看法被固定之后,以后很难撼动。

  稍后议事结束,赵祯问道:“一国之中,何为贵?”

  这个题目大抵拿去当做科举的策问都没问题,所以宰辅们都在看着这两人的表现。

  肖青打定主意要后发制人,所以闭口不言。

  于是沈安就被目光聚焦了,他一脸纯良的道:“臣年少,怎敢抢先。”

  我……

  肖青大怒,但这个理由却无可挑剔。

  他只得出来道:“一国之贵,臣以为乃是帝王……”

  “马屁精!”

  这声音很小,但肖青却听清了。

  “臣……帝王定宰辅,定大略,提纲建领……”

  肖青的一番话下来,连宰辅们都是暗自点头。

  这年月你可以说民为贵,但那只是喊喊口号而已,平时你这般说,别人只会以为你是腐儒。

  肖青说完后,就气定神闲的退了回来,然后笑吟吟的对沈安说道:“沈待诏……年方十四。”

  他又冲着赵祯说道:“陛下,臣请就此作罢……”

  这是一道面试题,他肖青做了,而且很出色。顺带还怜悯了沈安年少不懂这些,于是为他求情。

  这人设一下就饱满了。

  沈安,你想坑我?

  如今你自己却是泥足深陷。

  文彦博微微点头,笑道:“倒也合适,且再过几年吧。”

  ——沈安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这等大题目他哪里能做,再过几年吧。

  赵祯看着沈安,缓缓点头,然后准备让臣子们散了……

  “陛下……”

  沈安突然走了出来,一脸认真的道:“陛下,臣愚钝,但在雄州时却听到些百姓议论,想献于陛下。”

  呃!

  赵祯都准备散伙了,然后回后宫去继续努力生孩子,闻言就压下心情,微笑道:“你且说来。”

  肖青和文彦博等人没想到沈安竟然敢做这个大题目,不禁都微微一笑。

  大伙儿都在等着你出丑呢,瓜子板凳都准备好了,你赶紧的。

  至于什么雄州百姓的幌子,在场的没一个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