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包拯有麻烦了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25 2018.11.14 12:30

  三个泼皮被开封府收监,开始巡检司的人还为他们出头,颠倒黑白。等包拯出场后,这些都成了过眼烟云。

  流放!

  开封府的判罚让夜市的商户们欢呼雀跃,包青天的欢呼声甚至传到了皇城里。

  可沈安这段时间和那些小贩经常聊天,顺带打探消息,知道包青天这个称呼值得商榷。

  所以当一个小吏出现在眼前时,沈安就知道那话儿来了。

  小吏板着脸道:“知道自己这是什么行径吗?”

  沈安茫然道:“不知。”

  小吏吸吸鼻子,看了锅里金黄色的锅贴一眼,说道:“聚众闹事,蛊惑民心,若非是官家近日在让人祈福,你此刻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啥米?

  沈安有些懵逼了。

  在知道那天来皇城边上抓人的官员是包拯时,沈安确信这个小吏就是他指使来的。

  小子,你那套蛊惑人心的东西老夫知道了,如果不是官家这几天不让杀生,老夫绝对会让你死的不能再死!

  沈安木然点头,他准备认命了,然后带着妹妹搬离汴梁城。

  小吏见他妥协了,就得意的道:“沈卞是个奸贼,没想到他的儿子也是奸猾之辈……”

  “放尼玛的屁!”

  小吏愕然看着沈安,怒道:“大胆!”

  果果有些不安,这也是沈安一直不想把事情闹大的原因,而是迂回用那些小贩来反击。

  他牵着果果说道:“我兄妹老老实实地在京城求活,碍着谁了?”

  小吏冷笑招手叫来一个泼皮,吩咐他去叫人。

  沈安不想闹事,可他知道包拯既然表明了态度,以后那些小吏衙役,甚至泼皮都会被鼓舞着来收拾他。

  这就是奉命行事。

  可我只是想求活而已啊!

  沈安第一次觉得那些在史书上闪光的名字变得很冷漠。

  “我们兄妹被泼皮逼入绝境时,包青天在何处?”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引来了更多的人。

  夜市繁华,龙蛇混杂。

  一个少年也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切。

  小吏冷冷的道:“为何不报官?”

  “哈哈哈哈!”

  沈安笑的很畅快。

  “报官?那三个泼皮在夜市纵横多年,开封府府衙就在对面,敢问包青天为何不知?”

  沈安目光炯炯的喝问道:“是谁在背后为他们撑腰,为这些祸害百姓的败类撑腰!谁?!”

  为泼皮们撑腰的巡检只是被申饬,这是和光同尘。

  但沈安却把矛头对准了包拯。

  只有这样他们兄妹才能安全。

  小吏面色铁青的道:“你在找死!”

  沈安笑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我这便去求死,也好让包青天能遮掩一二。”

  他从容抱起懵懂的果果,然后走向开封府府衙。

  围观的人默然跟随着。

  大多数人都知道沈安收拾那三个泼皮的原因,所以天然就反感开封府的态度。

  那些商家更是忍无可忍。

  “沈安,你放心,要是你被抓进去,你妹妹我们一起养,把她金尊玉贵的养大!”

  “包青天,呵呵!”

  “这是站在混混一边的青天啊!”

  “官家,有奸贼!”

  大宋在某些方面来说是自由的,百姓肆无忌惮惯了,所以敢讥讽包拯。

  可沈安知道包拯是为了什么。

  他只是展示了一番传销的威力,包拯就警惕的发现这个趋势不对,很危险。

  这个时代的愚民最多,一旦被蛊惑,那就不可收拾。

  所以他派人来警告沈安,甚至是带着杀机。

  沈安必须要回击,否则他将在汴梁城中寸步难行。

  而且小吏说到沈卞时的轻蔑,更是激起了他的愤怒。

  他虽然没见过那位沈卞,可却知道出巡时遭遇辽军的危险,所以容不得有人泼脏水。

  那个少年在人群中被仆役保护着,也跟了过去。

  沈安一路到了开封府府衙前,然后抱着果果说道:“果果别怕,就和以前一样好玩。”

  从雄州到开封的这一路上,沈安为了让果果开心,经常和她玩游戏,其中官员审讯人犯的游戏是果果最喜欢的。

  “哥……”

  果果搂着他的脖颈,那怯生生的眼神让沈安的怒火一下就冲到了头顶。

  “哥和他们扮官差抓人犯呢!”

  沈安安慰着妹妹,第一次觉得没有一个完整家庭的坏处。

  若是有个家,他可以把妹妹放在家里让人照看,而不是跟着自己出来受苦。

  但是今夜他不能再忍了。

  他必须要为自己兄妹在汴梁城中闹出一个安宁日子来!

  一群巡检司的军士冲了过来,带头的竟然是去报信的那个泼皮。

  那个小吏得意的指着沈安喊道:“拿下他!”

  “来!”

  沈安说道:“泼皮和巡检司做了一家人,开封府上下和他们成了一家人,这是谁的天下?”

  “皇城就在不远,汴河就在边上,可却洗不去你们的污点。”

  沈安朗声道:“你们恼羞成怒要为那三个泼皮出头,我沈安今日愿为大宋殉国。只要官家能看到这些无耻之辈的脸嘴,值了!”

  小吏的面色大变,喝道:“拿下他!堵住他的嘴!”

  两个军士冲了过来,却被一群商人给挡住了。

  这些人怒火中烧,竟然开始对他们拳打脚踢。

  这就是人心,只要有人去引导,可正可邪。

  沈安此刻却顾不得什么正邪了。

  他悲愤的吟诵道:“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汴梁城中的百姓喜欢诗词,特别是柳永的,所以鉴赏能力不差。

  厮打中止了,人人都在看着沈安。

  沈安眼中的悲愤之色越发的浓郁了。

  他的声音渐渐低沉,却因为周围的安静而越发的清晰。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小吏面如土色,喊道:“堵住他的嘴!”

  可围观百姓的情绪已经不对了,有人喊道:“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打死这些奸贼!”

  大宋的诗词以婉约为主,也就是以娘炮风格为主,此刻一首看着不起眼的诗却让人感受到了久违的热血沸腾。

  巡检司的军士狼狈而逃,小吏更是跑在了第一位。

  整个夜市大乱,那个少年被仆役护在府衙大门前,仆役心有余悸的道:“小郎君,这是要造反啊!”

  少年看着沈安抱起妹妹,从容的离去,说道:“这不是造反,包拯有大麻烦了。”

  这场大乱很快就传遍了汴梁城,各方的反应不同。

  有人瞠目结舌,有人直呼荒唐,有人却暗自冷笑……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果果拱手:“诸位读者郎君,大小娘子们,求推荐票啦!”

2018-11-14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