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小岛白雾7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033 2019.07.02 13:52

  原始山林腐叶枯枝繁积,野草茂密。

  锦离步步紧随白浩然,双眸灵动,像一台X光机自动扫描荒野上的草药,不断挨近葱郁大树,遗憾的是尾戒提示音从始至终寂然无声,如同死了一般。

  如此行进三小时,白浩然终于发现今天这位大小姐好似转性了,不吵不闹。

  随着时间推移,队伍慢慢进入山林深处。

   巨大的树木遮天蔽日,林子里光线昏暗。

  大家急着穿越这片树林,午饭便随意吃了一些压缩饼干,继续赶路。

  下午四点左右,出了树林,白浩然几人商议,不再往前。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块凹形平地,平地另一边丛林面积长达10公里,很显然在天黑之前是穿不过去的。

  敲定过夜地,白浩然作为队伍中的主导人,开始分拨任务。

  女生四人一组,去采集野果野菜,捡柴火。

  男生三人一组,一组负责搭树棚, 一组猎肉食。

  锦离欣然接受,一是不愿意干重活消耗体力,二是想去观察周围环境,这处过夜地与委托人记忆完全相吻合,委托人就是死在这附近。

  锦离一路都在思考,杀害委托人的凶手是藏在这群人中,抑或是岛屿原住民...…

  仅凭剧情分析一头雾水,毫无线索。

  正常思维推理,队伍中大部分人没理由杀害委托人,锦离经过一天一夜细心观察,他们几乎不具备杀人动机。

  萧婷与委托人掰头了十几年,耍的都是嘴上功夫,小心机。

  小女生之间日常相互比较,这种虚荣心作祟的攀比,上升不到杀人泄愤的程度。                                                      

  两人家世不凡,从小生活干净明亮,接受高等教育,美滋滋享受着资本主义的腐败生活,生活环境几乎可以否定掉心理阴暗,扭曲变态以杀人为乐这一类。

  更重要的一点,萧婷身材也是属于娇小型,无声无息干掉委托人太牵强,毫无合理性可言。

  不过锦离疑惑的是,当晚出事的时候,三人同行,凶案发生地,在场的三人,委托人死了,其他人呢……

  这一疑点暂且不表。

  说回杀人动机,近距离接触之后,锦离首先排除了萧婷两兄妹,白浩然和萧泽同理,不具备杀人动机。

  两个大男孩阳光,三观正,心理身体一样健康。

  首先排除这两人并不是单一依据家世来判断的。

  人格由环境塑造。

  客观角度,三观不正,心理扭曲多半是因为环境,经历,或不正确的教育使然。

  显然他们与此沾不上边,更重要的是,两人精神世界充溢丰富,爱好广泛,健康积极向上。

  言行举止高度清爽干净,身上没有沾染一丝一毫有些富家子弟持富行凶的陋习。

  这两人锦离觉得凶杀委托人的概率基本为零,除非发生特殊量变。

  杜芯蕾,情商智商明显高于委托人和萧婷,家庭条件应该也不差,大学时期能出国旅行,频繁参加探险极限运动,家里条件怎么地也是小康水平吧。

  锦离初步分析,萧,白二人中有一人是杜芯蕾喜欢的,假设是白浩然,那么她和委托人就是竞争对手,但是,情商高如她,很容易看出来白浩然对委托人毫无兴趣。

  白浩然人格独立,生活恋爱方面自我把控能力强,不可能盲从家长联姻安排。

  精神层面而言,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是无法成为情侣的,也就是说委托人不构成威胁。

  动机基本可以排除。

  昆杰对委托人的态度很冷淡,但是他对其他人态度一致,证明他的性格便是如此。

  虽说冷淡,但也对委托人尽职尽责,公事公办,该做的一样不少,责任心还是有的。

  乐双对委托人百依百顺,直观感受,她跟委托人之间情感纽带质量良好。

  两人又是委托人家里安排的人,底细自不用说,委托人的爸爸肯定查得一清二楚,精心筛选,毕竟就一个宝贝疙瘩,必然上心。

  委托人尽管有些娇蛮跋扈,爱耍小性子,抛开这些,委托人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小菇凉,从未对两人实施过人身攻击,或侮辱性的言语举动,愤懑杀人不成立。

  两人基本可以排除七成嫌疑。

  另外三人,委托人记忆里就一个影子,一面之交,仅知道大体职业,其他一概不知。

  一天接触下来。这三人话不多,一路上基本没怎么交流,三人也不爱搭理她,锦离暂时不下结论,有待观察。

  四个女生,自动分成两组,萧婷手跨杜芯蕾胳膊,拒绝和锦离一路,倨傲道:你去那边,和你的保姆摘野果子去,我和芯蕾姐找野菜。”

  锦离才不接受呢,打着收拾她的主意。

  不把这妹纸收拾怕,日子甭想清净。

  骄横人设上线,摆着一副你看不惯,你咬我啊:“你管我去哪,我就要跟着你。“

  “有病!”萧婷气呼呼道:’你这人怎么那么没眼力见,看不出来我们烦你吗?”

  得,台子可算搭起来了。

  锦离气冲冲走过去,腰板挺得笔直,摆出要打架的气势:“谁有病?你敢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揍你。”

  萧婷冷笑,蔑视道:“胆小鬼,还揍我呢,你以为我怕你呀?”

  向来嘴皮子掰头惯了,萧婷根本不相信她会动手。

  可惜,娇弱掰头好友已下线,上线人是暴躁锦。

  无一句话废话,锦离一把拽着萧婷衣服领口,一个大嘴巴子呼过去,萧婷当场就懵了。

  紧接着腿风一扫,把迷迷瞪瞪没反应过来的人扫倒在地,长腿一跨,威风凛凛骑坐在她大腿上,匕首戳她脸上:“现在信了吗?”

  一天尽知道哔哔哔哔……

  无休无止,不如爽爽快快干一架。

  “啊!”肌肤触到匕首冰凉的温度,萧婷吓坏了,说话都不连贯了:”范..雪晴,你..想干嘛..你疯了吧。”

  不是一向嘴上轮输赢吗,怎么动起手来了?

  “疯?”锦离眉目间凝着一层冷霜,吓唬道:“不,我早想弄死你了。”

  “雪晴,你住手,你干什么?”杜芯蕾也被突如其来的操作整得有点懵,伸手过去拉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