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黑暗暴力17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008 2019.06.02 13:44

  八月之夜。

  银月倾华。

  夜里,锦离潜回叶家别墅,体态轻盈地爬进二楼主卧。

  大床上,叶轩似睡得不甚安稳,手脚无意识地动来动去。

  最近一段时间,公司里一堆糟心的事,忙得焦头烂额。

  家里温顺的小娇妻骤不及妨造反,人跑得无影无踪。

  这一切来得突然又像是一场幻觉,他怀疑小娇妻是不是偷偷吃了熊心豹子胆。

  每天仿佛都能听见自己血管爆裂的声音,身体里就像装了数不清的不定时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趋势。

  无数次想报警,但始终没付之以行动,毕竟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一旦揭开布,隐藏在底下臭不可闻的肮腐臭味,或会昭露在阳光下。

  搞不好妻子没找到反而沾一身污臊。

  甚至明面上,小娇妻私逃的消息,他都不敢让外人知晓一星半点。

  连带那个恨得牙痒痒的奸夫也溜去了国外,若不是锦离没拿走护照,叶轩都以为两人私奔了呢。

  半个月来,一桩桩烂事没一件是顺心的。

  憋闷火气可想而知。

  睡不安寝,食不知味。

  进入主卧,锦离瞟一眼床上的人,锚定位置,身躯前倾,毫不犹豫地扑了过去。

  手掌摁住他胸脯,一手向上直入他发际上一寸陷中,重力一击上星穴。

  几个动作连贯快若鬼魅,以至于叶轩苏醒的机会都没有就昏迷了过去。

  看人晕了,锦离特别娴熟地从背包里掏出几粒药丸,扔到水杯里晃融,单手抬起叶轩的脑袋,粗暴地灌下药水。

  事后,清洗水杯,抹净房间里的所有痕迹,跳窗离开。

  锦离一向都是十分谨慎的,特别是干坏事的时候,从不留把柄。

  所以她才会不辞辛劳亲自跑山里采药,自制药丸,城里购买难免留下蛛丝马迹,毕竟都是些见不得光的药材。

  快速回到酒店附近,锦离大摇大摆的买了些烤串啤酒经过酒店大堂,拎着东西特意跑去前台打了声招呼,预定明早的morning call。

  前台小姐姐招牌式微笑道:“您可以使用分机预定,不用您亲自跑一趟。”

  锦离回以一笑,晃晃手里的啤酒:“我怕一会喝多忘记,回来顺便就预定了。”

  前台小姐姐露出八颗牙的笑容道:“好的,晚安,祝您好梦!”

  锦离:“谢谢!”

  啤酒自然是拿回去冲马桶倒掉的,养身体忌喝酒。

  啤酒就是个掩护,虽然叶轩那边锦离有十分的把握不会出纰漏,但她依然习惯性的制造了一些不在场证据。

  又是新的一天。

  锦离早早起床,乘电梯到三楼吃好早点,晃去药房刷叶轩的卡购买了一盒冬虫夏草,准备一会去中医院赠送黄医生。

  其实这次进山采到不少好东西,就是太新鲜,不方便拿出来,她打算用来自补。

  卢青芳的身体不是一天两天能调理好的,以后少不得要多次依赖黄医生开药,人情往来嘛,就是你往我来。

  当然要主动拉近关系,适当刷点好感度。

  反正刷叶轩的卡,一盒冬虫夏草花掉一万多锦离丝毫不觉得心疼。

  叶轩昏迷着,也看不见刷卡记录,锦离顺便买了一斤高品质血燕,一口气刷脱七八万。

  可劲补,又不花自己的钱,以前卢青芳舍不得,锦离舍得。

  药房大叔眼睛笑眯了缝。

  中医院,黄医生瞧她背着个大背包,好奇的问了一句。

  锦离随口道,出去散心旅游刚刚回来,黄医生还夸她终于开窍了,知道工作之余抽点时间放松一下。

  虫草价格昂贵,黄医生一再推辞,后来还是锦离说把他当长辈,算是小辈的一点孝敬,这才收下。

  被哄得暖心的黄医生虎着脸教育她,挣钱不容易,花钱不要大手大脚。

  离开医院,锦离拎着几大包药回到别墅。

  进门就看见李玉兰站客厅里往二楼张望,时不时瞄一眼墙上的钟。

  听到动静,李玉兰循声望去,看见锦离归来,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对待锦离她可以很随便,但叶轩的房间,没有吩咐,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乱闯。

  “太太,你可算回来,不知道怎么的,今天叶先生11点了还没下来,是不是生病了?你快去看看。”李玉兰爆竹一般噼里啪啦说道。

  平常叶轩作息规律,从来没超过9点不起床的情况。

  哪怕是礼拜天,何况今天还是周三上班日。

  李玉兰脑子里胡思乱想,不会是最近公司出事,太太又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把叶先生气死在房间里了吧。

  叶轩有个三长两短对李玉兰是一点好处也没有。

  照叶太太现在的尿性,叶先生出点事,这个家再没有她的立足之地,绝对会被赶出门。

  包括自己老公的工作也要一起凉,李玉兰无端觉得有点焦虑,还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锦离不慌不忙换双拖鞋,扎刀道:“乌鸦嘴,你家叶先生身体一向健康,怎么会无缘无故生病?真要病了就是你咒的。”

  李玉兰一噎,嘴上不饶人道:“叶太太你就一点不担心叶先生吗?你又不是不了解,叶轩几时起的那么晚。你是他太太,不该关心他吗?”

  “c位让你,你来?”锦离扫一眼她那白胖的身子:“你身体棒棒哒,遭得住捶,弹性还好。”

  “你...…”李玉兰气得说不出话来。

  “行啦,一起上去看看吧,估计是这些天事情杂,累着了。”锦离满不在乎道。

  人证不用白不用。

  李玉兰气咻咻地跟在她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房门。

  叶轩像一条死猪一样瘫床上。

  “叶先生,叶先生...…”李玉兰连唤几声,看他一点反应都没有,顿时慌了神:“叶太太...…”

  锦离开始了表演,倒退一步,推了李玉兰一把,语气慌张:“快,你去看看。”

  “我不!!”李玉兰又不傻,明显出事了,出大事了,她才不会上杆子惹一身臊呢。

  不但没上前,反而急忙倒退几步,跟锦离肩并肩站在一起。

  仿佛这样就有了安全感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