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黑暗暴力21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008 2019.06.06 15:24

  李玉兰忙前忙后,前倨后恭侍候在餐桌旁。

  饭后,锦离点点一桌的残羹剩饭,示意李玉兰端去喂叶轩,李玉兰又把王大富给推了出去。

  王大富:.....

  堂堂一个总裁专属司机成了打杂工,清屎工,真特么悲哀。

  可是,能怎么办呢,生活所迫啊!

  儿子国外进学,一年学费生活费贵得咬人。

  女儿马上高考,国内大学费用也不低啊。

  一旦一人失业,全家遭殃。

  绝对是连带的。

  王大富遭生活压弯了腰,本来,太太接叶先生回来那天说了请一个专业护工的,几天过去,太太就像忘了那回事一样的,提也不提。

  天天打扮的光鲜亮丽,逛街购物,看画展,看电影,学这,学那,日程排得满满当当。

  完全忘记家里还有一个瘫痪在床的老公。

  叶家,锦离日渐积威甚重,王大富一家子全靠着她,丝毫不敢起幺蛾子。

  王大富每回帮叶轩打整臭气熏天的屎尿,都忍不住唠叨几句:“人啊,凡事不能做绝咯,你看你,往日不把人当人,现在遭到报应了吧……”

  叶轩那个气哟~

  他如今就是一个连自杀也做不到的废人,那种无力感犹如一把钝刀,一刀一刀剐着他的肉,生疼难熬。

  那一日,绍冬雪坐在自家客厅,看着8点整的时事新闻,背脊蹿起一股股凉意。

  绍冬雪浑浑噩噩目视叶氏集团新任CEO嘴巴一张一合,手指深陷旁侧的抱枕,抱枕揪成一团。

  是她,一定是她...…

  电视里,绍冬雪分明看见新CEO背后藏着一张面目狞恶的脸,那个冰寒噬人的女子冲她赫赫笑。

  惊惧如山洪,裹沙挟石轰隆冲向她。

  “最熟悉的街,主角却换了人演...…”电话铃悠扬婉转,歌手声线动听,清清浅唱。

  绍冬雪活像被毒蜂蛰了似的,猛地跳起来,电话轱辘滚落到地毯上,蓝屏光一闪一烁,阴森可怖。

  来电显示卢青芳三个字宛若恶魔利爪,随时要拖她入地狱。

  绍冬雪强撑着内心的惊惧,摁下免提,接通电话。

  “我,打钱!”言简意赅。

  麻哒~最烦这种欠债不还,假装失忆的人,锦离语气相当不耐烦,就不能自觉一点吗,非要人三催四请。

  “鬼,你是鬼,是你把叶轩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不准骚扰我,不关我的事,不然小心我报警抓你。”听见她的声音,绍冬雪一下子慌了神,哆嗦喊道。

  电话那头锦离理都没理她的胡言乱语,抬手看看表:“五分钟,不要让我亲自上门。”

  一听她要亲自上门,绍冬雪瞬间皮软:“我给,我给,你别来!”

  悄然无声干掉叶轩,自己对上她讨得了好吗?!

  答案很明显,绍冬雪快步走向书房,打开电脑转款。

  报警??仅限想象,自己屁股都擦不干净,报哪门子警!

  当舍钱消灾吧!

  然而,当天夜里,锦离还是上门了。

  睡梦中,抹布堵嘴,黑布罩头,绍冬雪甚至没看清来人是男是女,是人是鬼,膝盖骨便被人用铁棍砸了个稀烂。

  下半辈子注定坐轮椅到死,再也无法东走西窜为壕们物色目标,祸害少女。

  有些时候钱是消不了灾的,等绍冬雪明白过来已经晚了。

  锦离心情并不愉快,很惆怅,大半夜出门干活很累人的。

  原计划,绍冬雪是要留到后面料理的。

  结果,谁让她好死不死威胁锦离要报警呢。

  面对挑衅,锦离能忍吗……

  不可能的。

  锦离:我不要面子的吗?!

  隔天,天空碧空如洗。

  锦离难得没出门,叶氏集团董事长瘫痪的消息刚刚证实,不适合到处晃。

  无聊的锦离开始折腾叶轩,命李玉兰两口子把他抬到后花园。

  “衣服剥了。”

  “啊?”李玉兰气喘吁吁抹汗,白胖的脸庞满是迷惘:“太太,剥...…剥了?啥意思?”

  心道,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锦离指指天空中的太阳:“字面意思,补钙。”

  话落强调道:“一缕不挂,自然阳光无添加比钙片天然营养。”

  李玉兰蹭地脸一红,扭捏地推推一旁的王大富:“你来。”

  抿抿嘴朝锦离道:“太太,那啥,我一个女的不大方便,让大富干行吗?”

  王大富:...…

  又是我?!我特么招谁惹谁啦!

  房间里沐浴脱衣也就算了,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剥光男人衣服感觉完全不一样好吗。

  “行。”锦离看在前两日李玉兰面对采访记者时,声泪俱下的表演,予她两分面子。

  这里,不得不夸李玉兰一句,人比猴精,精明的人就是活得长。

  记者采访时,表现得相当出色,一个劲猛夸锦离是如何衣不解带,日夜不休照顾叶轩。

  不辞辛劳带着叶轩四处求医。

  直把锦离夸成一个天下绝无仅有的贤惠妻子,对瘫痪的丈夫不离不弃。

  细描两人如何如何恩爱。

  李玉兰的知情识趣,正中锦离下怀。

  兔子逼急也会咬人,这个道理锦离了然于心。

  如果当初叶轩一出事,便赶走李玉兰两口子,断人饭碗,绝路之下,难保两人不会在外宣扬一些不利传闻。

  家暴的事一旦曝光,那么叶轩突然离奇病重,警方极可能介入其中。

  锦离自然而然位列最大嫌疑人,即使查不出确凿证据,流言飞语难以避免,巨额财产委实招人眼。

  未来卢青芳的日子恐怕难以清闲自在。

  直接处理吧,两人罪不至残至死,也就告告黑状,冷眼旁观罢了。

  锦离讯问过李玉兰叶轩前妻的死,李玉兰哪敢相瞒,直言,他前妻也是被他折磨死的。

  不关她的事,她最多算是冷眼旁观者,和对待卢青芳一样,对外不言不语,偶尔投叶轩所好,煽点小风,讨好叶轩。

  深思熟虑之后,锦离决定留下两人,等卢青芳回来酌情处理。

  手握大权,钱财尽在掌控,还奈何不了两只小虾米,那锦离真的无话可说。

  又不可能帮她活一辈子,人生漫长,自身不挺直腰脊立起来,谁也拯救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