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黑暗暴力13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042 2019.05.29 20:25

  锦离像是听不见她的惊呼声,视线飘向厨房:“李婶出门买菜去了呢,要不送你一程?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先走嘛。”

  次次绍冬雪上门欺负卢青芳,强制性打秋风,李玉兰均会找借口远远避开。

  绍冬雪与李玉兰属于心照不宣那种关系,绍冬雪偶尔送些小礼物贿赂李玉兰,两人少有交谈,但却心有灵犀一点通。

  耳闻隐含威胁话语,绍冬雪心下一沉,攸地站起来想跑。

  锦离晃晃手里的匕首,抛上抛下,清越的声音蕴藏丝丝寒意:“你说是你跑的快,还是我飞镖速度快?”

  “坐下!”

  绍冬雪僵持着不动,咽咽口水,虚张声势道:“少吓唬我,持凶器伤人情节严重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锦离笑了:“懂法啊,懂法好啊,要不要我一条一条帮你数数你犯的罪孽够判多少年,一条命都不够你抵的,跟我谈法?”

  “死你手上,毁你手上少女,你数得过来吗?”

  绍冬雪色厉内荏道:“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是诽谤。”

  锦离把玩着手里匕首:“证据,我可以送你一大把。”

  “2011年3月被你送到x富豪床上的女孩,午夜梦回,你可见过那张血肉模糊的脸?2011年9月,轰动一时的***案,不也是你一手造成嘛,2012年....需要我细数吗?”

  “夜路行多,总会撞见鬼的。”锦离似笑非笑道。

  “你究竟是谁?你不是卢青芳!”绍冬雪情绪濒临失控。

  冤魂?魂魄附体?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可是...…

  心念百转千回,绍冬雪脸色愈见发白。

  锦离直起身,匕首搁她胸前缓缓划动:“心里住着恶魔看谁都像魔鬼,你说是不是。”

  “四百万就四百万,我付,我认。”绍冬雪心里乱糟糟地,只想先逃离这里,在做打算。

  翻包的手不停颤抖,抽空钱包,递过去一叠钱:“现金只有八千,剩下的宽饶我几天时间。”

  “写借条,一项一项列清楚。”锦离接过钱,啪啪报数:“Hermes鳄鱼皮手提包28万,Piaget女式手表99220....”

  锦离早把她哄走的首饰清单列得一清二楚。

  属于委托人的财产,还有仇啊怨,屈辱,通通讨回来。

  十倍百倍,怼翻再说。

  卢青芳性子软和,加上本身能力有限,不得不忍。

  但那些仇怨到了锦离这儿,没道理忍,必须清算。

  不然,夜不能寐。

  姑且算略过攻略男人的补偿吧....

  检阅一遍借条,锦离满意点点头,示意她可以滚了。

  绍冬雪步伐匆匆,落荒而逃。

  锦离看着狼狈逃窜的身影,笑的意味深长。

  是夜。

  相信今天是叶轩难忘的一天,避免被无辜波及,锦离早早吃过晚餐,紧闭房门。

  午夜近十二点,房门震天响,混杂着叶轩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小芳,开门...”

  一股火气在他身体里窜来窜去,渐渐膨胀,像一只充满气的气球。

  回到家的一瞬间,嘭一声,炸裂。

  门内的女人,宣泄的对象。

  锦离面无表情起身,平静脸庞下潜藏着暴躁。

  浅淡的月光勾勒脸庞,整个人阴郁沉沉的。

  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弄死那个打扰人清梦的狗东西。

  麻烦死了,干脆做掉算了……

  系统又慌了:“小姐姐...”

  锦离凶巴巴道:“闭嘴!”

  系统:……请把我隔离出画面。

  锦离猛力拉开门,门外的人猝不及防下没站稳,趔趄一下,一巴掌呼过去:“耳聋啦?半天…..”

  话未落尽,一道白色弧线晃过他眼前。

  灵巧避开掌风,锦离旋紧浴巾精准套牢他脖子,一拳挥过去,直击面门。

  “唔”声中伴着“咝”声,锦离甩甩发疼的拳头,拖着浴巾飞快反身一屁股坐他腰背上,勒紧浴巾。

  叶轩趴俯地上,心脏突突直跳,如坐云雾,万万没想到温顺六年的小娇妻突然反天反地。

  跟做梦一样不真实。

  鼻尖的疼痛和温热的血却提醒着他,一切都是真实的,并非做梦。

  呼吸愈见艰难,经历一瞬间的震惊,叶轩剧烈挣扎起来。

  即便脖颈遭禁锢,身强体壮的叶轩对抗区区80斤明显还是占上风的,锦离被重重地甩了出去。

  身体嘭咚撞墙面,背脊头部火辣辣地疼,头晕目眩。

  锦离硬是咬紧牙关没松手,依然死死勒着浴巾,倾尽全身力量。

  她甚至能感觉到虎口皮肤在寸寸破裂,火燎燎一般疼痛。

  紧勒浴巾的手没有丝毫松懈。

  一旦放手意味着将迎接叶轩猛烈的反扑。

  鹿死谁手,那就未可知了。

  腰背上的重量松懈下来,叶轩涨红着一张脸,抻手掐向她脖子,一把箍住。

  恼羞成怒,口齿不清咒骂着。

  面庞狰狞又愤怒。

  像极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一时间,锦离心如鼓雷一般跳动,感觉空气刹时稀薄。

  两人撕扯过程中,锦离逼退至墙角落。

  两人俱像陷入疯狂的暴动分子,脸颊脖子暴红,眼球充血,呼吸困难,却互不退让。

  用尽一身力气紧紧箍着对方的脖子。

  眼底充斥着欲至对方于死地的兴奋。

  逐渐,肺腔憋闷,喘不过气来,周遭事物渐渐变得模糊不清。

  锦离攥紧拳头蓄力砰地砸向他肩井穴,力量倾注左手,勒浴巾的手劲有一瞬松动。

  微光中,锦离不等叶轩奋力搏起,脑袋猛地哐当撞向他额头,同时抬脚,脚后跟狠狠捶落他至阳穴。

  顿时,叶轩觉得整个身体不可思议的软,一根尖细的银针灵活从他命门穴扎了下去。

  身体彻底瘫软,昏厥前叶轩眼底残留着一丝兴奋,还有深深的不解和迷茫。

  锦离此时的状态比他好不到哪去,脑袋凸起一个大包,眼冒金星,手掌血肉模糊。

  手脚发软,半瘫半坐,倚墙呼哧呼哧大口大口喘气。

  半响才缓过劲来,勉强抬手轻揉脖子,声音嘶哑地骂道:“辣鸡!”

  仅仅讲了两个字,喉咙刺辣辣的痛,锦离扶墙站立,气不过,一脚踹过去:“狗东西!”

  力气过猛,眼前一黑,险些摔倒,赶紧展开双臂趴墙站好。

  唔唔....弱小可怜的我!

  系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