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小岛白雾10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168 2019.07.05 09:14

  锦离疾步往回走,闪到一棵大树背后,关了头灯取下来,脱掉鞋,蹑手蹑脚从侧面绕回岩石。

  棉袜子踩在地上一点声音也没有,顺利到达岩石周围。

  循着白天打探的地形,悄然无声爬上岩石,靠近岩缝中间那棵大树,借力抓住树枝腾过去,与此同时双臂搂紧粗壮树杆,静静蛰伏,待气息平稳,轻轻扒开茂密的树枝向下看。

  “芯蕾姐,刚才树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跳动,你听见了吗?”萧婷抬高脑袋望一眼冠盖如伞的大树,缩了缩肩膀,声音微微有一些颤抖。

  “嗯,别怕,兴许是松鼠一类的小动物吧。”杜芯蕾镇定自若安抚道。

  扫扫黑黝黝的树林, 萧婷并没有被安抚到,胡乱扯了把卫生纸:“芯蕾姐我们赶紧回去吧,我害怕。”

  杜芯蕾失笑:“胆子怎么突然变小啦,不要草木皆兵,你野外探险来过几趟了,应该知道,树林里有小动物很正常。”

  “不是,我感觉不是小动物。”萧婷心里越来越不安,刚才的动静放大了心底莫名其妙的紧张感,总觉得树林里有人。

  摒弃两人交谈声,锦离全神贯注盯着岩缝口,迷幻草已燃尽,空气中飘荡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草药味。

  不经炮制的草药其实药效十分弱,锦离没想依靠草药撂翻ta。

  夜色浓稠如墨,手电光冷白淡薄。

  屏气凝神,锦离高度集中注意力,闻林间夜虫轻鸣,细碎脚步声,紧接着一道朦朦胧胧的黑影如鬼魅出现在岩缝口,影子高大,缓缓往萧婷身边偏移。

  锦离呼吸平稳,身形一动不动,静待影子移动到她的正下方。

  近了,近了...…

  影子不声不响接近萧婷,举起手中的铁棍,锦离当机立断,身子微拱,双臂展开,向下扑了过去。

  急速下,带动空气,风起枝动,声响惊破夜的寂静,惊飞树上栖息的鸟儿。

  鸟儿扑腾翅膀,噗呲噗呲飞远。

  ”啊....!”响动传来,萧婷赫然回头,顿时怛然失色,惊悚尖叫。

  淡白光线下,一名陌生横肉男高高举起铁棍,离她不过三步之遥。

  萧婷一边尖叫,一边惊慌失措往杜芯蕾的方向跑去。

  高速坠落,锦离逼近男子,从他肩旁的位置着陆,一刀插入他肩骨位置,身体坠落的同时,一手拽着他衣服保持落地的稳定性,一手持刀从他肩骨划拉下去,刀口拉长,自肩骨延伸至背脊。

  “嘶!“男人痛呼一声,不曾料到居然从树上跳下来一个人,闪避不及,重重挨了一刀,痛得他挥手将铁棍甩了出去。

  旋即反应过来,匆匆瞥了一眼杜芯蕾,抽出别在腰背后面的刀,扭转身体,挥刀刺向锦离,森寒嗜血的寒光直逼她。

  落地不稳,锦离灵巧避刀顺势滚落地上,翻身之际横肉男一脚狠狠踢过去,落空。

  “该死的!”横肉男如恶狼扑食,朝地上坏他好事的人扑了过去。

  “砰,”锦离抬脚,一脚踹在他膝盖骨上,探身,弯刀横抹他持刀的右手腕。

  “嘶,”剧痛之下,横肉男凶器落地。

  锦离快速挺身,站了起来。

  两人对上视线,手电光浅浅照耀,横肉男看过来的目光阴狠毒辣。

  下一秒,手电光却调转了方向,两人所站的位置骤然漆黑一片。

  锦离眸光微闪,没有回头,脑子里忆着亮光闪逝前横肉男所站的位置, 握刀的手无半分迟疑,灌注力量,猛地刺向横肉男。

  横肉男盯着杜芯蕾奔跑的方向晃了晃神,悲愤大吼:“贱人,坏我好事,去死,去死!”

  适才一场交锋不过短短几十秒,杜芯蕾立马从短暂惊恐中恢复神智,拉着屁滚尿流朝她跑来的萧婷,没有一秒停顿头也不回的跑了。

  “芯..芯..蕾姐,雪晴..雪晴..”萧婷喘气不匀,踉踉跄跄中频频回头。

  身后乌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那个活生生的范雪晴仿佛被黑夜吞噬,萧婷顿时泪流满面,眼泪止不住的簌簌往下掉落。

  “快跑,回去喊人。”杜芯蕾显然比她冷静多了,死死拽紧她的胳膊,趔趔趄趄跑出小树林。

  黑暗中,锦离刺中横肉男心脏上方,横肉男弯腰捡匕首的姿势令他避开了致命的一刀。

  胸口渗出鲜血,血滴滴答答落入泥草里,淡淡的血腥味混合着腐朽的泥土味。

  横肉男气急败坏,发狠的胡乱踹一脚,正中锦离腹部,踢中目标,感知到她的方位,准确无误抓住她手臂向下一扯。

  “唔,”锦离闷哼一声,冷不防被踢了一脚,重力袭来,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弓成虾米状,右手臂脱臼。

  刀掉落的一瞬间,锦离伸出左手一捞,接住弯刀,锋利的刀刃割破手心,来不及多想,无视剧烈的痛感,她随即手腕一旋,翻转弯刀,顺利握住刀柄,再次扎向横肉男。

  横肉男也是一个狠角色,感受到刀风那一刻,徒手勒住弯刀,另一只手暴风般砸在锦离胸口上,一拳又一拳。

  强烈痛意铺天盖地传遍四肢百骸,锦离拧着眉头,咬紧牙关,身体微倾,拼尽全力往下蹲,握弯刀的手一分一毫也未松动,反而越攥越紧。

  90斤的身体重量全力拖曳牵引着弯刀,刀口划拉肌肉,犹如皮革破裂的声音。

  横肉男凄厉大叫一声,锦离听见一块东西掉在了草地上,手上的重量豁然一松,她知道,横肉男手掌被切断了。

  呼出一口气,坐力下盘,薅倒横肉男,一个腰垮坐上去,松开弯刀,重重捶了一下他颈部大动脉,点胸口檀中穴。

  横肉男彻底昏迷过去。

  割了一截绳子,一手一嘴绑牢他双手双脚,锦离翻身下来,四仰八叉摊地上大口大口喘气,宛若拉动的风箱,“呼哧呼哧……”

  缓过气,闭眼适应了黑暗,偏头瞅横肉男,从他刚才的一举一动判断、这人认识杜芯蕾,这也是锦离留他一条狗命的原因。

  那么,当时杜芯蕾认出他了吗?

  锦离不置可否。

  呵,正义女士,好像不如表面一样正义啊!

  正义在危机面前,有些人的选择总是不会出人意料的。

  当然,锦离没有立场去指责两人毫不犹豫撂下她落跑,本来关系就不和睦,她们顾自己很正常。

  锦离看着前面若隐若现,一晃一闪的灯光,眉头微挑,一抹冷然的笑意浮现唇边。

  如果是委托人,恐怕这个时候已硬邦邦。

  不!当时委托人本就死在了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