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小岛白雾18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170 2019.07.13 15:08

  总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不明力量在篡改任务轨迹,牵制任务走向。

  锦离猜测其中会不会有非自然力量在干预任务,发散思维之际,忽然感知到背后袭来一道锐利的风声,下意识偏头躲过,霍地直起身侧向白浩然的方向,拉扯绳子:“起来。”

  手伸过去,却摸了个空。

  “乐双,白浩然。”

  “雪晴,我们在你后面。”白浩然不知道她怎么了,突然拽着绳子往前面一扑。

  闻声,锦离大惑,她只是站起来,挥了挥手臂,挪动了小半步。

  脑子一闪,无知无觉位置转换,那是因为他们的视觉,感知,出现严重误差,交叉错位了。

  “不要动,千万不要动啊!等我过来。”锦离急忙出声阻止两人,晃了晃绳子,三米长的绳子骤然绷紧,刚才起个身抬抬脚便与他们拉开三米距离。

  一个不慎也许就是天涯海角的距离。

  “你们现在还靠着树吗?”锦离不敢乱动,生怕随意一移动,三人再也见不到了。

  “靠..靠..靠着的。”乐双吓坏了,生为一个普通人,哪遇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啊,恐慌油然而生,声音哆嗦。

  跟科幻片似的,眨巴个眼睛,明明挨着的人突然离开几米远。

  锦离背对着他们说道:“如果呆会我们分开了,你们一定守好自己的背包,不要四处乱窜,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保存体力,燃一堆火,或是刻下记号等我来找你们。”

  “大小姐,你别吓我啊。”乐双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崩溃,哭腔道。

  “雪晴,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浩然骇然之极,一切已然超出认知。

  “磁场吧。”锦离镇定道:“磁场导致时空或时间线紊乱。”其实她也不确定,给一个答案只是为了安抚两人,不至于过于慌乱。

  白浩然有所了悟:“你先过来。”

  “等等。”锦离一动不动:“你俩手拉手,最好抱紧对方。”

  特殊情形下,两人也顾不得避嫌,双臂紧紧搂住对方:“好了。”

  “不要慌啊,抱紧,我会在一瞬间扑过来,冲力过大容易把你们冲散。”锦离缓缓原地侧转身体,用十倍慢镜头的速度面向他们:“扯扯绳子,让我再确定一下你们的方位。”

  “白浩然无端觉得紧张不已,呼气道:“扑过来速度太快,你试试慢慢移向我们。”

  “再慢我也要移动啊,一移动兴许方位就错得离谱。”锦离在想,刚才白雾笼过来那一刻,也许并没有转换场景,而是因为他们不断的移动,才导致错入另一个场地。

  “不抬脚挪动呢?”白浩然有种强烈预感,下一秒她就要消失。

  锦离断然反对:“不行,我的判断是跟抬不抬脚没多大关系,与位置移动有关。”

  白浩然缄默稍许,忧心忡忡:“你的判断八九不离十。”

  “嗯,我过来了。”锦离身体微微前倾,骤然发力,宛如一颗炮弹冲向两人。

  “啊...”冲过去的刹那间,脚下赫然一空,手腕同时一空,身体失重下坠,不断的下坠,锦离张嘴想喊话,风呼呼灌入口腔,消声。

  白浩然耳闻叫声,松开手朝她的方向扑了过去....

  坠落过程中,锦离默数,一秒,两秒....

  七秒。

  下落七秒,四五百米高,死定了...

  “噗通~”以为死定的人并没有死,而是坠入一个深潭。

  巨大的冲击波缀着身体下沉的十分厉害,感觉肺腔被撕裂,肌肉被撞散了架。

  幸好她是竖着掉下去的,不然不死也要残。

  沉入潭底,锦离扑腾着往上游,脑袋刚探出水面,背后一股强力推击波突然袭来,水流湍急,裹挟身体不停向前。

  波涛奔腾翻涌,水流滚滚。

  她整个人如同一片离根树叶,随波逐流,在水里无规律打漩,横冲直闯,水浪拍打面庞,生疼生疼的。

  意识渐渐模糊,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一分钟,也许一个小时,水流夹着她冲向一个洞口,身体再一次骤然失重。

  高空坠落,风在耳旁呼啸。

  当她眼睛勉力睁开一条缝,入目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坠落的洞口是一个崖洞形成的瀑布。

  水流湍急入海,带着锦离。

  这一天,跟水杠上了吗?!

  这回死定了,崖洞千米之高,整个身体呈趴俯状,如此姿势撞入海面,内脏估计要遭撞得稀碎,拼都拼不起来。

  她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去调整姿势。

  有时候人真的很渺小,眼睁睁看着自己陷入绝境,死期将至,却无力抗衡。

  身体撞向海面时,锦离彻底昏厥过去。

  ……

  ……

  某处山谷,清泉石上流,鸟语花草香。

  平坦山谷溪流蜿蜒,大片大片野花迎风摇摆。

  外围古木参天,为山谷形成一道天然屏障。

  山谷一侧躺着一名生死不明的少女。

  花草半遮半掩,女孩静静躺在花床上,安详的样子仿佛在等待王子亲吻。

  锦离还没睁开眼睛,鼻孔便钻入清新的青草味,浓郁的花香味。

  微风轻拂面颊,格外舒爽,一度以为回到了自己的小岛,等她掀开眼帘,才发现,哪是回去了啊,这尼玛穿越了啊...!

  带着委托人的身体华丽丽穿越了!!!

  握一把大草!!

  呆滞地望着湛蓝的天空,锦离痴痴怔怔,想不通,我真的是新人吗...

  究竟是个什么鬼任务啊!!!

  现在她深深怀疑,我TM拥有的可能是假好运值....

  如果可以,锦离都想就这么瘫一辈子,破任务完全摸不着头脑啊,懵得一逼。

  现在要怎么回去,这是穿越啊,不以千里万里路程论,不是努努力甩甩11路就可以回去的啊。

  委托人活着回去的愿望变得比登天还难。

  任务目标也搞丢了,鬼知道要去哪儿找。

  两人还在同一个时空吗。

  管他娘地...…使出绝技——破罐子破摔!

  爱咋地咋地吧。

  身心疲惫。

  糟心透顶,浑身没劲儿,锦离放空思绪,双目空洞无神,直挺挺咸鱼状平躺几个小时。

  直到天色逐渐暗下来,肚子咕咕狂叫抗议。

  深深叹气,认命爬起来,找背包。

  按照国际穿越惯例,身穿的话,身上的物品应该会一起穿越。

  果然,国际惯例不可破,锦离在不远的地方找到背包。

  行叭,来都来了,先喂饱肚子,找个地方睡一觉,明天出发找海。

  锦离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打算跳海寻死,万一走狗屎运又穿回去了呢。

  这个任务如此玄妙,谁说的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