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黑暗暴力29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018 2019.06.14 09:03

  绿光长驱直入心脏,严倾川迎面朝天花板喷出一口血,感受到本体受损带来的轻微颤栗,漆黑眸底闪过一道锋利寒芒。

  惑然,这是初级任务者?!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幻灭。

  尽管,进入小世界实力被压制了大半,但也非初级任务者所能匹敌的。

  严倾川甚至有些怀疑,手握杀手锏,拥有特殊能力的锦离同他一样,来自东岛。

  棋牌室,斗地主的工人看着座椅上扭成麻花状的锦离,都惊呆了。

  幻境消散,锦离慢条斯理坐直身子,安慰受到极度惊吓的工人:“别害怕,我患有轻微的羊癫疯症,一激动就容易犯病。”

  两工人:……

  斗几把地主跟看玄幻电影似的,险些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会拔刀,一会道符,一会羊癫疯...…

  挣几百块太不容易了!

  “叶太太,叶先生吐血了,你快去看看。”值夜班的工作人员脚步急促跑过来大声呼喊。

  嗯?吐血?绿光这么霸道?

  锦离心里讶异之极,0.3绿值威力居然这般惊人!?

  “啊!天啦,怎么会突然吐血。”锦离佯装慌神,霍地站起来道:“我去看看,你们休息吧,不玩了。”

  两名工人如蒙大赦,继续玩下去天晓得豪门太太又要搞什么花样。

  别墅里灯火通明,六位负责拍摄叶轩生活起居的工作人员纷纷站在主卧等待医生。

  灯光辉映,锦离挂断电话,焉头巴脑坐床头道:“你们去休息室,人多影响空气。”

  “好。”胡颜宁瞟一眼血迹斑斑的被套,目露担忧。

  待人离开,锦离低首,细细软软的碎发柔顺垂落额间,有一下没一下的抠着手指甲,声音轻似柳絮:“现在可以进行友好协商了吗?”

  严倾川深受打击,一时未语。

  系统不知道幻境里发生了什么,出声怂恿:“小姐姐,好运值贿赂他。”

  锦离恍若未闻,这会贿赂,等于暴露底牌,0.3绿值倾空那一刻,她已经彻底没有了底牌。

  敌方已然被激怒。

  言语稍有不慎,泄露一丝半点情绪,对方一旦发觉她底气不足,绝逼凉得透透的。

  这是一场心理战,退一步,万丈深渊。

  严倾川静默,室内气氛冷凝,锦离丝毫不急,声线一如既往的稳,一字一顿阐述事实:“耗,两败俱伤。”

  严倾川目光深沉地望向她,带着审视性。

  锦离眼神坚定,直视他:“相信你很清楚,我定会千方百计使这具身体瘫床上一辈子,分毫动弹不得,你的具象幻境我手握破解法,并且会对你本体造成伤害。所以,你已经输了,承认输不丢脸,输不起才丢人。”

  “耗,毫无意义,只能证明你输不起。”

  “你非要耗,我只能奉陪到底。”

  阐述完己方的意见,锦离不在说话,不焦不躁,身形稳若泰山。

  脸上并无耀武扬威的得意,同样也无惧意。

  平静的没有一丝褶皱波澜。

  令人窥不到毫米破绽。

  严倾川揣摩着,看她的眼神淬着冷意,锦离对上他的视线,表情静如止水,眼睫毛规律地扇动着。

  严倾川动摇了。

  他无法窥探到那股神秘力量详尽的雄厚度,反复几次或许真的要跪。

  输不起和任务失败,严倾川宁愿选任务失败。

  输了不认输,强行嘴硬,垂死挣扎那是弱者的行为,而他应该坦然面对输赢。

  严倾川最后看了一眼打破他零失败纪录的女子,心情难言的复杂。

  一言不发,缓缓地闭上双眼。

  “啊啊啊....小姐姐,我好崇拜你哦,B级大佬居然被你三言两语劝退了诶……”系统检测到任务目标没了生息,狂喜。

  以为跪定了的任务,突然峰回路转了。

  锦离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天知道刚才她有多紧张。

  什么三言两语劝退,其中的凶险不谈也罢,险些魂体不保好吗!

  心里慌得一批。

  懵懂不知情最幸福,锦离都有些羡慕蠢系统了。

  严倾川回到虚海,第一时间调出锦离的资料,滑动屏幕仔细研读。

  资料简陋,一目了然。

  除开70点好运值稍微有点出色,其他简直不堪入目。

  资料里记录着她总共执行过四次任务,失败三次,投诉两次。

  负数贡献分,0技能,然后啥也没有了。

  堪称一无所有,赤贫如洗。

  一分钟看完资料,严倾川都无语了,气越来越不顺,心里堵得慌。

  自己到底输给了一个什么样的选手啊!

  要不是顾及形象,实想捶胸顿足。

  小世界,天际露出一抹淡淡的浅青。

  锦离趴叶轩尸体上,哭得声嘶力竭,哀悼逝去的绿值,好运值。

  NND,亏大了……

  因为自己的无知,一口气购买了三张固魂符,没用完的一张,挂到商城,瞬间价值减半。

  商城心贼黑,刚刚买到手的东西,转卖出去啪叽成二手货,都没地儿喊冤。

  而且绿值也一朝回到解放前,绿值太难攒了。

  本来打算回虚海试试绿值的愿望也落空了,锦离伤心得不能自抑。

  见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宣布叶轩死亡的医生,一屋子的人纷纷劝她节哀,保重身体。

  锦离心道,节屁的哀,你们不懂我的悲伤。

  叶轩光明正大死去,死在众目睽睽之下,锦离圆满完成任务。

  当然,所谓的圆满是锦离自我判定的,攻略一项她根本就没动过。

  葬礼结束,锦离坐在后花园躺椅上,问系统:“我离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委托人记得吗?”

  系统:“一开始记得,以后会慢慢淡忘。”

  “哦。”锦离躺下,郑重其事道:“菇凉,破坏他人婚姻是不道德,你需要攻略的从来就不是男人,而是你自己的人生。”

  巨额财产,使人膨胀,锦离有些担心卢青芳回来不管不顾,执意持钱行凶,破坏吴大智婚姻。

  这和锦离的三观是背道而驰的。

  虽说平常嘴里常哔哔有钱任性,为所欲为,实际她心里并不完全认同这一观点,随心所欲的前提,首先不能违背道德底线,遵循一定原则。

  念叨几句,锦离伤悼叹息:“脱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