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黑暗暴力5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013 2019.05.21 16:15

  地下室再度没入黑暗,锦离躺床上苟了一会,摸黑下床。

  房间里探索一圈,抽屉各个角落,连床底都爬了一个来回也没找着趁手的东西。

  摸去卫生间,卫生间跟房间一个样,简陋。

  里面就一个马桶,洗手台,一个垃圾桶,一个洗漱杯,里面放着牙膏牙刷。

  值得庆幸的是,牙膏管是铁皮的,这就好办了,锦离挤掉牙膏,反复折叠牙膏管,直到它断成两截。

  取到下半部分,撕扯出一块尖锐的铁皮,剩下的铁皮废物利用做成手柄,以免伤到自己的手。

  剩下的一半分尸,小团小团裹纸巾里,分次扔入马桶,冲走。

  完事她伸手探进马桶薅了薅,确认毁尸灭迹干净才作罢。

  系统目睹一切,毛炸:“小姐姐,你不会又打着把人做掉的主意吧?不要啊,好运值经不起你这么败啊!”

  不怪他大惊小怪,实在是锦离前科劣迹斑斑。

  锦离捞了一坨洗手池里的牙膏一边洗手,一边神淡定地说:“谁要杀他啦。”

  他那种人渣变态落我手上,我能玩一辈子。

  系统一脸不信:“那你凹凶器干嘛?”

  锦离刷干净洗手池,摸墙往外走:“你懂个屁,梭哈玩过吗?梭哈讲究牌面,谁牌面大谁说了算,我现在有牌面吗?没有!一手杂牌,还是最小那种。”

  “别的不谈,起码要先自保,叶狗阴晴不定,万一兽性大发,我连最基本的反抗能力都不具备,只能任人宰割。”

  卢青芳本就长得娇小,又长期遭受家暴,那种情况下胃口能好?!

  哪怕是龙肉凤翅也咽不下吧。

  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体力自然也是差的。

  对上叶轩,一个回合,KO。

  系统半信半疑:“你悠着点。”

  小姐姐的德性他心里有数的,主意贼大,且没人能左右,说再多等于零。

  心累!!

  “哦~”锦离半倚床头,撕下一块铁丝粗细的铁片,床单裹起来,不厌其烦来回搓,搓成铁丝形状。

  然后,撩开上衣,将铁片戳入bar海绵里藏好,散开马尾重新轧起来,铁丝圈在橡皮筋下面。

  系统忍不住出声道:“小姐姐,你生前职业是不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啊?”

  锦离嘁一声,说:“狗眼看人低。”停顿片刻咕哝一句:“挂都挂了,缅怀过去没有任何意义。”

  系统想,她可能是在自我安慰吧……

  情绪低落一阵,锦离很快抽离出来,语调平稳道:“筛选一些这个世界的新闻资讯传过来,关于互联网软件开发方面的。”

  系统轻快道:“好哒。”小姐姐愿意干活他开心的。

  系统没发觉不知不觉中他对锦离的要求越来越低,只要她一天不尽想着戳爆任务目标,他就很满足了。

  旁晚时分,李玉兰按时按要求送来晚餐。

  大口吃肉间歇,锦离握着银叉轻击盘沿,头也不抬道:“牙膏不小心掉马桶,冲没了。”

  短短一天,胆怯畏缩的人大转变,就像癫痫病人发病的前一瞬间,来的毫无征兆。

  李玉兰显然没适应过来,茫然啊一声,口气隐含质问:“牙膏怎么会突然掉马桶?”

  锦离抬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那一眼,犹如来自死神的凝视。

  “房间里漆黑一团,你给我个理由,为什么不会。”锦离并没有借此机会要求她开灯,纯粹浪费口舌。

  死神凝望眼,使得李玉兰下意识打了个激灵。

  即便如此,她依然顶着难以言说的压迫感去卫生间仔细检查一遍。

  甚至连垃圾桶都没放过。

  耳畔回响卫生间传来的㗭嗦声,锦离眉眼深深,暗赞自己机灵,没打餐具的主意。

  从卫生间出来李玉兰又傻站着不动,锦离沉声道:“你TM树懒投生的?杵一个地方就不挪脚,去把牙膏送来,顺便带些糖果。”

  说实在的,李玉兰此时此刻内心是暴动的。

  一只在她面前温顺六年的小羊羔,忽然呲咧狼牙耀武扬威,那种滋味别提多酸爽了。

  揎拳捋袖想奋起跳过去狠狠抽锦离几耳光。

  然而,不敢。

  声音憋闷道:“是,太太。”

  李玉兰离开地下室,门外的王大富代替她站在门口监视锦离。

  门口,王大富眉眼低垂,眼底的光有些阴冷。

  王大富,李玉兰的老公,他另有一身份,叶轩专属司机。

  这几天叶轩出差,他的职责,协助李白狗的监视工作。

  两口子滚一个窝,货色一样,都是那种表面看起来憨朴,瓤子里黑得没边的阴角色。

  跟在叶轩身边,没少干丧天良的坏事,估计叶轩前妻的死和这两人也脱不了关系。

  是的,现在锦离严重怀疑叶轩前妻非正常死亡。

  一个六年来,几乎不间断施暴锤打小娇妻的男人,不存在突然转化为暴力狗,而是他的血液里天生含暴虐因子。

  不然,根本解释不通,卢青芳一贯温驯,忠贞意识强,说话细声细气,性子逆来顺受。

  这样的妻子不可能隔三差五触犯到人控制不住动手的程度,概率基本为零。

  非要挑毛病,也就爱购物一项。

  卢青芳一个农村姑娘,根本不懂奢侈品一类,也节俭惯了,要她花几万几十万购买衣物首饰,那绝对心都要滴血。

  最多买点二三线的衣服首饰,一两千出头的样子,这点小钱对叶轩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因此论断,叶轩的暴戾源自血液,他前妻极可能死于非命。

  饭后,锦离特意让系统把叶轩的成长经历调了出来。

  浏览过后,果不其然。

  叶轩出生小县城,家里三姐弟,上面两个姐姐,一个懦弱的妈,一个粗暴又极端重男轻女的爸。

  小时候经常目睹他爸捶他妈,还有两个姐姐,他爸异常宠爱他,从小到大没碰过他一根手指头。

  气不顺就捶他妈,捶两个姐姐。

  对此,叶轩从来都是冷眼旁观的,拳头没砸自己身上感受不到痛。

  以至于后来,他妈受尽折磨中年而逝,两个姐姐远嫁之后再没回过家,与他也断了联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