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黑暗暴力22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027 2019.06.07 11:25

  王大富已然认命,稍作踟蹰,一丝不苟执行锦离的指令,层层分解。

  李玉兰偏头看花看草,不忍直视曾经一言九鼎的旧主人光果果的样子。

  多么牛气霸道的一个人啊!

  如今...…

  啧啧,一言难尽哟~

  叶轩紧闭双眼,四肢大刺刺瘫开,心如死灰。

  阳光温柔地抚着周身皮肤,暖暖的,叶轩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仿若坠入冰川世界,惟有无尽的寒冷。

  围观了一会,锦离坐在太阳伞下,悠闲的享用下午茶。

  一旁王大富低垂头,视线似有若无晃过叶轩光果的身子:“太太,我要守着吗?”

  站在那里,视线总不受控制地飘来飘去的,内心来讲,他一点都不想看。

  因为,看着这样的叶先生,他脑子里一遍一遍的翻腾着一个想法,得罪叶太太真的会生不如死。

  控制不住的回想,以前得罪过叶太太多少次,会不会总有一天要遭到猛烈的报复。

  一想到这些,心底就发寒发憷。

  锦离抿一口养生茶,轻轻搁下杯子:“守着,背面也要补钙的,一小时翻一次身,务必保证每个旮旯角补钙均匀。”

  王大富:“.....好的。”

  太阳垂垂西沉。

  微风拂面,锦离踏步走向凉椅,叶轩听见尊严一寸一寸被人碾碎的声音。

  四目相视,一双眼睛平静无波,一双眼睛镶着刻骨的仇恨。

  恨意里面掩藏着揣度。

  “想问我卢青芳去哪了?锦离双手插裤兜,心平气和道。

  叶轩了无生气地眨了眨眼。

  撩撩被风吹乱的短发,锦离目光游离,落至他不可描述的,忽然笑了:“你苟延一息的时候,她会归来的,回来接手你的公司,享用你的财富,打你娃。”

  “呃~对不起,忘记了,你生不出娃!”

  这一刻,在叶轩眼里,锦离就像擅长把控人心理的恶灵,以摧枯拉朽之态击破他的最后一道防线。

  “嗬嗬...…”喉咙发出一连串沉闷的嘶吼声,如同野兽濒临死亡,挣扎呜咽。

  眼睛瞪至极限,目眦欲裂,当场气撅过去。

  撅过去,不是死亡,也不是终结。

  时间流逝,接下来的日子,叶轩坠入无边地狱。

  锦离热爱上了出门。

  郊外,风景秀丽的旅游景点,总能看见四道身影。

  一个深爱丈夫的妻子,一个瘫痪的男人,两名佣人。

  妻子尽心尽力带着瘫痪丈夫四处散心,把所有的感情和时间均花在了丈夫身上。

  于叶轩而言,一道目光就是一把刀,日日千刀万剐着他。

  社交网络平台经常出现锦离和叶轩游玩的照片,称赞锦离的言论越渐多。

  锦离就像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乐此不疲。

  可惜,新玩具是会玩腻的。

  时间一长,锦离兴趣疲乏,觉得差不离,停止了外出。

  社交网站,锦离贴出一张新诊断书,病人突发新症,不宜频繁出门,以此结束了游玩的日子。

  算算时间,小世界已逗留半年余,是时候收尾了。

  最近林医生每天晚上都会陷入不可描述的梦境。

  那种奇妙的感觉,当真妙不可言。

  一开始林医生分外激悦,无心工作,醉心睡眠。

  只是,年过40的他,一天三五次那啥,身体很快被掏空。

  办理林医生锦离没费什么劲,使用了几次制幻剂+亢奋剂便不在管他。

  平日里,林医生满脑子塞满不堪入目的画面。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药剂做引,潜藏心底的龌龊,突然找了出口,潮涌澎湃。

  一旦宣泄成瘾,根本停不下来……

  沉沦在日复一日不可描述的梦境里,现实生活逐渐远去,梦境才是他的最终归宿。

  美食街。

  警笛长鸣。

  吴记门口站了好些围观群众。

  警车开过美食街,一名吴记的熟客好奇问吴大智:“吴老板,刚才警车里的人我看着面熟,好像是你们店里的常客。”

  吴大智收回震惊的目光,点点头,小声道:“嗯,是胥哥。”

  “哟~还真是他!”那名熟客低声说:“我过来那会听说是在抓杀人潜逃犯,他看起来挺忠厚一人,居然是杀人犯,太可怕了!”

  吴大智后怕道:“是呀,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当初他还约我一块儿喝酒呢,幸好中奖,没去成。

  想想就心惊肉跳,跟杀人犯喝酒聊天....

  当天夜里,锦离提交了脱离小世界的申请。

  按照规定,几项任务其中一项刷满值,任务者有权利申请脱离小世界。

  现在,委托人的三个愿望已刷满两个,均已百分百达成,连带她的附加要求也刷满值。

  委托人却迟迟不肯递交任务完成书,锦离不想等了,剩下的攻略愿望没法完成,纵使呆一辈子也完成不了。

  午夜十二点。

  锦离沉沉入。

  忽然,梦中她似乎听见异响。

  敛息虚开眼帘,瞥见门开了一条细缝,门扉轻轻晃动,发出诡谲的咯吱声。

  “啪达,啪达.....”外间走廊传来有节奏的啪嗒声,一下一下,轻重十分规律。

  声音离她很近,恍若近似耳畔。

  腾地坐直身体,锦离抬起手腕摁向床边的电源开关,天花板的灯并没有如往常一样骤然明亮。

  深秋,窗外月光清寒,锦离瞟一眼敞开的窗户,手迅速伸向枕下,抓到匕首,扎紧头发,将放置银针的棉布条缠上手腕。

  飞快跃下床,一脚薅开厚重的窗帘,她清楚记得,睡前闭紧了窗户。

  房间卫生间凡是能藏人的地方通通搜寻一遍,并无异常。

  门外啪达声消失了。

  拉开虚掩的房门,锦离一脚将椅子踢了出去,椅子与栏杆相撞,阒然的夜里,声音格外响亮。

  响声过后,又是静谧一片。

  锦离单手托起落地台灯,朝门外两边上下捣弄,确认门口无人藏匿,不带半点含糊,整个身体如出鞘的刀箭,咻地蹿了出去,站定于椅子砸落的位置。

  走廊的声控灯仿佛突然之间失灵,椅子发出的巨响也没能挽救失灵的声控灯。

  廊道黑幽幽地,没有灯光,房门大开,窗户间的光线流泄至廊道,泛着微弱的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