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黑暗暴力4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019 2019.05.20 13:15

  清晨。

  锦离醒来,房间里依旧黑芒芒一片。

  伸展四肢略微活动了一下,问道:“我睡了多久?”

  系统瞄瞄计时器,回道:“六小时。”

  六小时,昨晚是下半夜过来的,粗估时间,现在应该早上8点左右,地下室黑黢黢成这样,绝对是渣狗男故意所为。

  卢青芳遭受一场毒打,心理阴影笼罩,本就惊惧,这个时候特别脆弱,身处黑洞洞又逼仄的屋子,稍有风吹草动内心的恐惧都会无限放大。

  渣狗男,不仅虐待委托人的肉体,还试图从精神层面彻底摧毁她。

  叶轩惯用伎俩,往死里捶你一顿,精神恐吓,再疼爱你一两天,如此周而复始,冷热交替。

  天堂地狱来来回回折腾,身患抑郁症的卢青芳没疯也是一个奇迹。

  黑暗里锦离扯嘴,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舔舔唇瓣,艰难支起身,伸手摸向床头柜,倒了一杯水,端到鼻尖位置闻了闻,伸舌舐水抿抿,确定没有问题才喝下整杯水。

  刚放下水杯,便听见门外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一轻一重,锦离推测来人应当是一男一女。

  闭上眼,安静的当一名合格的伤患。

  “啪。”门外响起按开关的声音,锦离虚开眼缝,飞速地扫视了一圈地下室的格局布置。

  地下室异常简陋,一张小桌子,一张床,一个床头柜。

  门外。

  女声:“老公,餐盘给我,你守外面。”

  男声略显沉闷:“嗯。”

  紧接着是开锁声音,门被推开。

  走进来一名40岁上下的中年妇女。

  妇女脸盘圆润,身材偏胖,白白胖胖,一副营养过剩的样子。

  感觉上是和蔼可亲的。

  锦离平躺看着她,根据卢青芳记忆与之对应上。

  发福妇女姓李,是叶轩养的一条舔腚大白狗,摸头杀照片就是出自她手。

  也是一条闷不吭声的毒蛇,专门潜伏在暗处,一逮到合适机会就跳出来咬你一口的阴狠人。

  李玉兰端着餐盘放小桌上,背对锦离开口道:“太太,用早餐。”

  口气怠慢,丝毫不见尊重。

  锦离带一丝命令口吻道:“桌子太远,挪过来一点。”

  李玉兰回头瞥她一眼,似有点诧异,愣神稍许,应道:“好。”

  锦理挑挑眉,顿时判断出这是个聪明的阴狠人。

  不呈口舌之能。

  她态度轻漫,心底轻视你,但不会在言语上喳喳哇哇,讥讽你。

  另有一原因,叶轩吧,占有欲特强,小娇妻他可以肆意欺负摔败,别人就不行。

  李玉兰舔了他十几年屁股,早摸清他的性子,分寸一向拿捏的恰到好处,什么时候该出手,什么时候需要收敛,心里门清。

  摆好餐桌,李玉兰规规矩矩立在门口,用一种目不转睛的姿态盯着她吃饭。

  往常,每次她跟尊门神似的杵那儿,卢青芳都食不下咽,草草扒两口了事。

  对那种监视性的关怀,锦离视若无睹,先小口小口一一试过菜,再大口大口埋头猛吃。

  目前的处境,不管别人有没有理由害自己,都需要保持警惕性,防范于未然总是没错的。

  而且,试毒对出身于中医世家的锦离来说小case,举手之劳,干嘛不做。

  李玉兰又讶异地看她一眼,暗忖,难道这次被叶先生揍狠了,破罐子破摔?

  六分饱时,锦离抬头:“叶轩去京城了?”

  这回,李玉兰是真惊着了,敢直呼叶先生名字,失心疯了吧?!

  “问你呢。”锦离语气不太好,她敢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

  叶轩次次施虐之后都会特别大度的宠卢青芳几天,也不怕李玉兰告黑状,锦离巴不得她打小报告。

  几天足够了。

  李玉兰怔了怔,委婉回避道:“叶先生出门时没交代他去哪,我不清楚。”

  “哦~”锦离朝她招手:“过来,记一下中午的菜式。”

  “啊?”李玉兰觉得今天的卢青芳是不是脑子瓦特了,突然不再害怕她。

  违背常理,不科学啊!

  锦离懒得理她变来变去的表情,径直报菜:“中午,我要吃海参炖大骨,海参要北海道的,清蒸虹鳟鱼,两只烤乳鸽,凉拌海带丝,甜点木瓜炖血燕。”

  “晚餐,党参黄芪炖鸽子,鸽子汤不要用锅炖,炖盅隔水文火慢炖,清蒸四鳃鲈鱼,两份牛排,牛肉要洛林默兹河的,凉拌菠菜,清炒松茸,甜点白巧克力奶油布丁。”

  “还有,水帮我换成蜂蜜水,顺便切盘水果,要拼盘的。”

  锦离流利地念了一串菜名,毫无心理负担。

  大部分都是利于伤口恢复的菜肴,不养好身体怎么花式搞虐妻狂魔。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而李玉兰则惊呆了,目瞪狗呆,两餐饭好几万啊,你也配...…

  荒诞!

  心念浮浮沉沉,犹犹豫豫道:“太太,四鳃鲈鱼,洛林默兹河牛肉会不会过于昂贵,而且不一定能买到。”

  锦离咧嘴笑:“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叶轩?没听过一句话吗,有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家差钱吗?”

  李玉兰一噎,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看样子是准备先请示叶轩,瞅她那衰样,锦离不耐烦挥手:“杵那里等我扔骨头吗,赶紧把餐具收走,一会该有味了。”

  李玉兰清捡餐具,恨恨地瞪了瞪假寐的锦离,心里气得呕血,翻来覆去诅咒她,恨不得立即唆使叶轩再狠狠揍她一顿。

  畏畏缩缩,战战兢兢活得不如一条野狗的人乍然大变,李玉兰特别不适应,再也无处可寻那种令人迷醉的隐秘快慰感。

  一出地下室,立马拨通电话,添油加醋告黑状。

  电话的另一头,叶轩明显也有些惊愕,沉默了一会,冷冰冰道:“满足她。”

  李玉兰急了:“叶先生,你说太太蓦地性情大变,会不会是病了呀?”

  隐晦之意,你太太可能精神出了问题。

  叶轩轻笑一声,笑声悚然,如蛰人的毒蝎:“呵_病?我回来自然病愈。”

  李玉兰献媚道:“是是是,叶先生回来太太自然会好…...”

  语气态度跟锦离说话的时候天差地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