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首席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黑暗暴力23

快穿之首席大佬 柒条鱼尾巴 2099 2019.06.08 09:35

  借着弱光,锦离看清周遭景象。

  光洁的地板浮现无数血色脚印,几乎印满整个走廊,墙壁面,全是张牙舞爪的小恶魔画像,画风抽象又可怖。

  十分骇人,格外阴森。

  场面足以让许多人吓得惊声尖叫。

  这里的许多人显然并不包括曰天曰地的锦离,她呼吸平稳,侧耳聆听声响。

  整栋别墅一片寂静。

  刚才的声音像幻听。

  次卧位于走廊尽头,锦离弯腰抬头,目不斜视盯着前方的廊道,伸手抹了抹血脚印,凑到鼻尖嗅了嗅。

  缓步靠近墙,匕首刮下一块墙纸,翻看了一会。

  低声自言自语:“所以,这就是卢青芳迟迟不动的原因?”

  扔掉手里的墙纸,锦离抬脚下楼。

  穿行在偌大的别墅里,很快,她发现一楼大门小门无一例外,通通被锁得死死的。

  密闭黑暗的环境最能引发人内心的恐惧,搞事者明显深韵此道。

  锦离静静伫立客厅中央,眺目瞭望二楼。

  蓦地,背部掠过缕缕寒意。

  尽管没回头,却清晰的感知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她,仿佛一条毒蛇盯着食物,视线冰冷黏腻。

  裸露在外的肌肤感受到一阵森然的凉意,就像空气中有一只无形的手轻轻拂过肌肤。

  楼下污漆抹黑,不利战斗,锦离当机立断,噌噌往二楼跑去。

  脚掌蓄力,踹向主卧的门。

  来不及使用开锁技能。

  脚抻在半空,锦离及时缩回脚,往次卧方向飞奔。

  因为她发现主卧的门看似还是原来的那道门,实际却不一样了,门已同墙融为一体,无一丝缝隙。

  等她跑到次卧门口,门嘎吱作响,

  须臾,门关闭,最终变成了一堵墙。

  整栋别墅陷入一片死黑死寂。

  遽然间,锦离再一次听见啪达啪达的声音。

  猛地扭头。

  一头丑陋的怪物豁然出现在她视野里。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恶心的东西。

  蛇头章身,自带幽蓝荧光。

  褶皱的三角眼,眸子猩红,嘴角淌流黏糊糊的不明物质,一滴一滴拉丝往下滴,长长的脖颈上堆满大小不一的疙瘩物,层层叠叠,活像数百只癞蛤蟆栖身之地。

  手臂瘦如骨材,尖细乌黑的钢甲爪子。

  腰部以下,全是滑腻的触须,滑腻腻的触须缓缓摆动着。

  锦离火速转身,背靠墙。

  一根小儿手臂粗细的触须在空气中挥舞着,转瞬缠上她的脖子。

  截断一根又来一根,锦离握匕首的手逐渐疲乏。

  怪物似厌烦与她逗弄,蛇身钩挂栏杆,几十根触须急速缠绕锦离脖颈,粘液滴答滴答湿遍全身。

  腥臭味弥漫,锦离极力忍住心间浓烈的恶心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双腿呈八字型,一只手撑墙,借力往下缩。

  怪东西的灵活度出乎锦离意料,不等她挣脱出来,蛇头猛地朝她扑了过来,枯瘦的爪子一把扯着她马尾,将她牢牢禁锢在墙体上,不容她挣扎。

  怪物咝咝吐蛇信子,舔舐她脸庞一周。

  登时,锦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实在太恶心了!

  怪物舔过的地方,她甚至闻见一股腐恶的臭味,还有那黏哒哒的湿感.....

  锦离目光凶戾,怒火自眼底绵延,释放出少见的愤怒,杀意外露。

  这狗玩意实在挑战到了可忍耐的极限,她素来不喜粘乎乎,软趴趴的东西。

  非常排斥蠕动型软体动物。

  这会,这玩意儿大张旗鼓霸占全身,锦离心底的小火苗一簇一簇的疯狂跳跃。

  “你大爷!丑八怪!”锦离咒骂一句,舍触须,操着刀直刺怪东西眼眶。

  刀尖刺入眼睛,手腕往后一勾,一颗猩红的眼珠子咕咚咕咚滚落到地上。

  锦离丝毫不予它喘气的机会,双脚腾空,一阵狂踢,另一只手夹着银针胡乱戳。

  眼珠子遭抠掉一只,怪物闷哼一声,触须却依然缠绕着她身体不放,银针扎在它身上好像也没有用。

  估计穴位不同吧。

  怪物失了一只眼,明显气恼了,钢爪子没入锦离的大腿,钢爪深深陷入肌肉。

  “呼....!”溢出一声痛呼,锦离克制暴怒的情绪,连呼几口气,警告自己不能怒,失去冷静的同时或许会导致失去活命的机会。

  这怪物报复心极强,学着锦离搞它眼珠子的方式,刺入肌肉的钢爪用力往后一拖,活生生扯断了锦离一只腿。

  “啊!!!”疼痛一霎间入骨髓,痛彻心肺,大滴大滴的汗水如小溪淌过脸颊。

  脸色一刹煞白如纸,锦离抬手朝自己人中穴刺入银针,避免昏厥过去。

  硬生生被扯断一条腿,那种疼痛非常人可抵御的,锦离很怕下一刻就要失去知觉,速疾呼喊:“系统,兑换道具。”

  与它搏斗一番,已了解凭如今的实力干不过,锦离一秒评估结果,毅然决然放弃了与它拼命。

  可是,这回,系统就跟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锦离感到遗憾的同时,心里又有了另一种想法。

  怪物趁机压制住她身体,收紧触须。

  渐渐地,锦离的脸涨成紫红色,感觉胸口发闷,意志虚浮,氧气耗尽。

  她听见了大腿哗哗流血的声音,脑子缓慢运转着。

  突然,眼睛赫然一亮,毫不迟疑地一刀刺穿自己的心脏。

  撕裂....

  心脏豁然破开一个巨大的血洞。

  压制于上方的怪物有一瞬间的怔忪,隐藏在它身后的眼睛清澈透亮,淡漠倨傲的神情微微波动。

  咽气前一秒,锦离唇角缓缓绽放笑容,宛如一朵妖治的黑色曼陀罗,美丽而致命。

  咽下最后一口气,笑容凝固,犹如林海雪原,一望无际的干净,不染纤尘。

  四周诡异的景象倏然如潮水一般退去。

  汹涌而来,汹涌消退。

  “吁!”次卧里,锦离腾地坐起来,一把掀开被子。

  果然,刚才经历了一场离奇又极具真实感的梦境。

  那条断掉的左腿,还在!

  只不过,魂体左腿与委托人的左腿已经分离。

  魂体左腿隐隐作痛。

  并且,左腿明显比其他部位淡了几分,都快看不真切了。

  如果她没有以自残的方式,及时醒来,死于怪物手里,魂体恐怕将彻底脱离委托人的身体,也就意味着任务再一次失败。

  魂体也会受到重创。

  视线瞥向虚开的窗户,锦离陷入沉思。

  过了一会,锦离一瘸一拐打开房门,径直走向主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