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从无中生有走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哥哥给我梳头(一)

从无中生有走起 爱吃鱼的小狗 1711 2021.01.14 00:36

  住所和村子的交界处是安宁村村民耕耘种植的田地。

  正值晚秋,果实早已颗粒归仓,麦子如孩子般躺在泥土的怀抱。

  暮成雪穿的厚衣服是童爷爷让如青丝捎给他的,走在路上,阵阵冷风吹袭,也只有耳朵可以感受到冰冷。

  走到了熟悉的房屋门口,暮成雪的脚步这才顿下。

  把门关紧,暮成雪坐在石塌上,稍作休息,便打坐而起。

  与原本相比,炉子洁白的光亮,似乎变旺许多,漆黑的空间在炉光照耀下,变得明亮。

  炉内此刻气息满满当当呈淡蓝色,气息在规律的呼吸下,轻车熟路般往身体四处飘去。

  暮成雪与先前那般沉声静气,随着气息的扩散,暮成雪稚嫩的小脸,似乎在恍然间,散发出温润如玉的光泽。

  与先前不同的是,这气息因为暮成雪的变强,飘散的速度也是变快了,原本四个小时才能吸收的力量,也只用一个时辰就可以吸收掉。

  “轰!”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突然一股力量从他的身躯涌动而出,房间内的尘土,扬风而起,暮成雪的衣服也被吹拂起来。

  大概在两三个呼吸间,在暮成雪身体周围所迸发而出的力量,才渐渐的恢复平静。

  暮成雪的双眼勃然睁开,深吸一口气后,他的嘴角露出一抹难以掩盖的笑容。

  “武将下乘...”

  “突破练武者的开端了。”

  练武者开端的突破,暮成雪并没有依靠任何的外界或者药物的帮助,这也就意味着地基已经打好了。

  地基打好房屋不倒!

  暮成雪这次只是将炉内的力量吸收了一小半,剩下的一部分暮成雪认为断然可以达中乘,这也就表示了暮成雪一个月的时间直接从武侠上乘跨到了武将的中乘,这个成绩,让他,心中无比的畅快。

  “继续”暮成雪稍微抖擞抖擞精神,马上又盘坐下来。

  正当他准备闭眼时,禁闭的木门忽然被轻轻的拉开了。

  暮成雪脸色微变,站起身来。

  “谁!”暮成雪询问道,于是便准备拉开门。

  暮成雪忽然感受到一股推力。

  推门而入的原来是如青丝。

  她扮着一张鬼脸,调皮的看向暮成雪。

  发现是她,暮成雪这才松了口气。

  看着原本一脸谨慎的暮成雪,如青丝笑靥如花道:“哥哥,是不是被吓到了。”

  如青丝可爱的模样,暮成雪露齿笑道:“没有,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来让哥哥兑现承诺了呗,难不成哥哥忘了呀?”如青丝嘟着小嘴,娇嗔道。

  眉毛一挑,暮成雪这时才想起来有这回事,“没忘啊,只是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出来不安全。”

  “我没事。”如青丝伸着脖子,将她的稚嫩之气稍作收敛,带着些许的冰冷之意,学着暮成雪说话的样子道。

  暮成雪脸上划过一抹窘态,“你呀,就别学我了。”

  “噗嗤,谁让哥哥你总这样...”

  如青丝终于绷不住了,眉眼弯弯,皆是笑意。

  “爷爷放心你这么晚出来?”暮成雪疑问道。

  如青丝带着笑意的嘴角,瞬间收敛了些,“爷爷怎么可能放心,我是偷偷溜出来的。”说话时,她的脸庞微微泛着得意。

  暮成雪看着如青丝得意的样,打趣道:“明天我跟爷爷说一下。”

  “说不得,说不得。”

  如青丝的脸上顿然现出几丝慌张,急忙摆手。

  暮成雪得逞一笑。

  “那以后这么晚就别出来了,太危险了。”

  如青丝头像受击的不倒翁一样点了点。

  “好,好。”如青丝听话道,不过很快又歪起了头,一脸傲娇道:“不对,你如果敢告诉爷爷我晚上偷跑,那我就告诉爷爷你一个月都一直在修炼没有好好养伤,而且我今晚来,是今天我和哥哥你说好的。”

  暮成雪神色一顿,苦涩的笑溢满嘴角。

  “好吧好吧,不告诉了,不过你也得听话,不然哥哥也担心的。”

  如青丝娇哼一声道:“好,那现在哥哥就履行承诺吧。”在他说话时,手从兜里拿出来一把木梳,递向了暮成雪。

  梳子看上去跟一般梳子一样很普通,但木质却非常好,棕色的梳子把上雕刻着花溅泪三个字很细腻。

  在暮成雪准备伸手接过梳子时,他的目光看到梳子上刻着的花溅泪三个字。

  一个前世很少接触女性的暮成雪,在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忽然愣住了神。

  这把梳子,暮成雪不知为何觉得有种奇怪的熟悉感。

  当时好像就是这把梳子...

  一个想法电光石火般出现在他的脑里,良久他才恢复了神。

  抬眸看向如青丝,在他的眼神里蕴着不解:“小丝,这把梳子哪里来的?”

  对于暮成雪突然神情的转变,如青丝有些不明事理,喃喃细语道:“这梳子,是爷爷在我小的时候就给我用来梳头了,怎么了哥哥?”

  暮成雪皱着眉头,目光再次看向梳子上的三个字,眼里的光芒吞吐不定。

  这把梳子应该就是当时她一直佩带的那一把呀?

  难道是我记错了?

  “哥哥你怎么啦?”如青丝再次问道,两颗大眼睛里流露着疑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