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5章 芙蓉剑客屈君合

  还未及韩霍出声,便有一顶桃色软轿自屋顶穿洞而来。

  抬眼看去,那软轿做的极为精巧,可奇怪的是,前后并未有任何轿夫。

  接着,它又轻飘飘、慢悠悠地落至大厅的地板之上,且轿门正对若鸢眼前。

  轿帘未动,轿内一人却率先出声骂道:“死丫头!一天到晚就知道幽会!幽会!看来,你那爱风流的死性子,还是从未有变呐!”

  若鸢闻言,不仅没有着恼,反倒喜不自禁地噙泪喊道:“师父!师父!竟是您……来看徒儿了吗?!”

  随后,自屋顶之上跃下来的韩霍连忙上前将轿帘挽起,露出里面那人的一副怒容。

  若鸢忍住身上的噬骨之痛,挣扎着爬过去,抓住那人的衣角,又哭泣又撒娇道:“师父……师父你多年未来看徒儿!徒儿还以为……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那人看似三十几岁的年纪,柳眉善目,眼角有两道深刻的皱纹。可本应是淡然如雾的一张脸,此刻却因生气的神情而变得有些扭曲。

  只见他头也不抬地自菖蒲色的长袍下伸出一只脚,狠心踢向若鸢后,又兀自坐在那里生气。

  直至若鸢在一旁“唉哟唉哟”地呻吟起来,那人的神色里才现出少有的慌张。

  而后,他轻轻叹口气,认命似得自那软轿里低头出来,扶起若鸢,有些关切又有些疏离地问道:“你……这是中了何毒?”

  若鸢见到自己的师父后,顿觉有了稳妥的靠山,心下便再也不觉害怕了。是以,她借着一股喜悦中的气力,直接不客气地指着潘六六道:“师父!就是他!蝙蝠恶鬼潘六六!就是他伤了你的宝贝徒儿!”

  那人柳眉一抬,“哦”了一声之后,才将目光漫不经心地移到潘六六身上,且嘴里道:“潘洞主,你们五生洞素来与我芙蓉涧井水不犯河水!现下,你又为何无缘无故打伤我徒儿?还给她下了毒?”

  潘六六自是识得眼前这人,是以,他才破天荒地伸出双手抱拳拱了拱道:“能在此处得见芙蓉涧的‘芙蓉剑客’屈君合,实乃潘某之荣幸!”

  接着,潘六六的眼神在若鸢身上略微停留片刻后,又继续对着屈君合道:“我原不知,这位娇滴滴的小女娃竟是屈前辈的弟子!如若知道,我潘某定不会伤她……”

  闻言,在隔断之后的沈意和唐御显得颇为震惊:这潘六六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怎得却尊那年纪不算太大的屈君合为前辈?

  是了!沈意很快反应过来:这屈君合定是同自己的师父一样,是位世外高人,因此才能做到驻颜有术!且他既然是若鸢的师父……此番如能得他相助,那我们婉芳阁便有救了!

  思及此处,沈意示意唐御扶自己去到屈君合那里。

  而那边的屈君合不待潘六六说完,便厌恶地打断他道:“既然你现下知道了,那也不算太晚!赶紧把解药交出来!我尚且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什么?!”潘六六神情一怔。

  屈君合神情倨傲道:“潘洞主怕是不知道我屈某人的性子!我屈某说话,向来只说一遍!因为第二遍,没人有命去听!而潘洞主如今听得不甚清楚,是否因得这厅中过于吵闹了些?!”

  潘六六自然明白屈君合的意思。

  可他也忍不住心下不快道:即便我应尊你一声前辈,但你的神态……也未免太过傲慢了些。

  犹疑片刻之后,潘六六还是一言不发地向上挥挥手。五生洞的众弟子得见,皆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并有秩序地站回潘六六身后,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屈君合见状,鼻息间隐隐不屑地“哼”了一声。

  对此,潘六六面上不但不恼怒,反倒连忙自怀中摸出一个小包,躬身递向屈君合,嘴里谄笑道:“屈涧主说笑了!潘某哪敢劳您将话再说一遍?这……便是那腐尸毒的解药,请您快给您的爱徒服下吧!她也好早些解脱……哦!不不!是早些痊愈!”

  潘六六之所以对屈君合如此敬畏,只因他心里也有自己的考量:江湖传闻说,“芙蓉剑客”屈君合,一手“芙蓉泣露剑”使得很是高深莫测、登峰造极!其威力,甚至全然不逊于当年轩辕派里极富盛名的韦梧桐与燕玉水二人!自己若此时贸贸然地拒绝他的要求,那岂不是在与婉芳阁对战的这紧要关头,又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本来,五生洞与婉芳阁的这场争斗,我们五生洞是赢定了的!可若芙蓉涧的这几个人再插手进来,那结果可就不好说了……

  想通之后,潘六六递出去的手便显得更加虔诚,脸上的笑也更加谄媚。

  屈君合这才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着身边的韩霍接过那个牛皮纸小包,但却迟迟不肯让若鸢服下。

  潘六六稍作迟疑后,便立明白了屈君合的意思:他这是不信任自己。

  潘六六只得暗暗叹口气,然后自后面扯过人高马大的吴丙,对准他的前胸,运足内力,以一击腐尸掌,狠狠拍了下去!

  吴丙先是不明所以,接着便是一顿哀嚎。

  在一阵钻心的疼痛之后,吴丙连忙低头扯开自己前胸的衣衫。众人发现,那深深陷进肉里去的五指掌印已呈灰白之色,周围肌肤则呈青蓝之色,一眼看去,着实有些瘆人。

  即便如此,吴丙也不敢口出怨言,只一味调整呼吸隐忍。

  站在一旁的魏宪见状,不仅没有想象中的幸灾乐祸,反倒觉得心有余悸!若是自己哪天惹得潘六六不高兴了,是否也会落得如此下场……?思及此处,魏宪心下不得不觉更加畏惧。

  而潘六六见吴丙的脸色暗沉下来之后,便知腐尸毒的毒性已然发作。

  他从韩霍手里将那小纸包重新拿过,倒了里面一半的白色粉末出来,让吴丙服下。

  众人皆噤声等着。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吴丙全身各处开始冒出豆大的汗珠,就连头上、脸上也不例外。

  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吴丙胸前的掌印才开始慢慢消逝,脸上也渐渐地变回原色。

  屈君合这才断定:确是腐尸毒的解药不假。

  只是,当他拿起剩下的一半解药要给若鸢全数服下时,若鸢却决绝地用手推开他道:“我不吃!”

  屈君合念在如今她是一中毒之人,便耐着性子咬牙切齿道:“你个孽徒!为何不吃?为师好心好意地为你寻来解药,就是为了让你拒绝的吗?!”

  若鸢摇摇头,指了指沈意,又指了指青月,才说出缘由:“我的少东家和青月二人,也都身中此毒!我若一人服下解药却不管她们……还算什么讲义气的芙蓉涧弟子?”

  屈君合蹙眉骂道:“你个小蹄子!马上就要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情去管别人的闲事?!再者说,我们芙蓉涧的人,什么时候讲过义气、管过别人的死活?你在这里给我装什么英雄好汉?!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吃是不吃?”

  若鸢对屈君合似是毫不畏惧,她一脸笃定地别过头去,执拗道:“我不吃!不吃!你若不向那个潘六六多要些解药过来!我便同她们二人一起死了吧!”

  屈卿原指着若鸢的鼻子骂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几年不见,我对你本来甚是思念……如今……如今我看你是想气死我!”

  若鸢薄唇紧抿,不再说话。

  见状,一直在旁却未再出声的郝丹青出言相劝道:“师父!师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如若今日你不能随了她的意,她真会不管不顾地去死……也说不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