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 都是自家兄弟

  由于外面有马嘶和金戈之声,很快自那院门后头便钻出两个彪形大汉。

  这两人一个执棍,一个拿叉,皆都怒目圆瞪地冲门前的众人呵斥道:“你们是何人?来此处又有何目的?!”

  此时,沈一心竟看到褚本良同那其中的一人交换了个眼神,之后才开始装腔作势地自报家门道:“我们乃淀梁府的官兵!你们是哪里来的贼人?竟敢强占伍知州的别院?!该当何罪?!”

  沈一心冷哼一声,心道:据我所知,这处别院十分隐秘,若不是伍知州的亲信,是不可能知道此地的。且我和徐大人方才都未曾提及这是伍元茂的别院。那……这位邱知府身边的褚总兵是如何得知的?之前在婉芳阁中之时,我就觉得此人大有问题,现下又见他与那天神坛的弟子竟似是旧相识……看来,我派武永跟着他的那位亲信是对的……希望那武丫头能随机应变,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见褚本良还在装模作样地同那两个天神坛的弟子交涉,沈一心心下不耐,却也只能在一旁干等着,且看这褚本良接下来要如何行事。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褚本良才行至徐染士面前深深施了一礼道:“徐大人,经属下盘问,这二人只是一江湖门派天神坛的莽撞弟子而已。多日前,他们兄弟十余人就将此处别院盘租下,以方便闲来无事之时,在此打打牌、划划拳解闷儿而已。似是……似是并未做甚坏法之事。”

  徐染士意味不明地看了褚本良一眼,故作疑问道:“哦?那依褚总兵之见,我们现下该当如何?”

  褚本良脸上透出三分尴尬,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回道:“依属下愚见,我们自是应当……应当打道回府。”

  “哦?”徐染士高高地抬起一侧眉毛问道:“褚总兵竟是如此所想吗?”

  褚本良被徐染士盯的有些心虚,但他依然坚持道:“属下认为,就算他们是江湖中人,但却未做任何不法之事,我们倒也无权横闯别人私宅……”

  徐染士闻言,不由笑道:“你怎知他们未做不法之事?莫不是……你同他们是旧识?”

  褚本良赶紧否认道:“我褚本良乃朝廷在淀梁的总兵!怎会识得此等贼寇?徐大人莫要同属下玩笑!”

  徐染士不在意地笑笑,又道:“且你说老夫横闯私宅?老夫何时说要横闯私宅了?”

  褚本良心下一慌,狡辩道:“那徐大人你浩浩荡荡带我们一行人行至此处……是所为何事?”

  徐染士接着道:“老夫只是在别处听人说,这宅子里的风水极佳,还说依样布置便能多生钱财!此番,既然老夫已经来到淀梁这个宝地,又恰巧知道此处宝宅,哪有不过来看看之理?如若改建院子所费金银不多,老夫回京后,倒也想依样布置。是以,老夫此举,怎能算得上私闯?应当说是拜访才是!”

  言罢,徐染士抬脚就要往里走。

  褚本良却一个箭步冲上去,并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徐染士前方道:“徐大人,我们大祯是有王法的!您身为朝廷命官,未经主人同意便随意乱闯别人宅邸,做的,便是那知法犯法之事啊!”

  徐染士见褚本良此番言辞恳切地阻拦,心下便更加确定:这褚本良定是与隐芷别院的主人伍知州有所关联。

  于是,他不再同褚本良废话,而是对着身后的沈一心一招手,沈一心便立时一个鹞子翻身,跃至那两个彪形大汉面前。

  只是,还未及那二人挥出手里的兵器,她便一手一个,全都快速解决掉了。

  褚本良见方才还好好站着同自己说话的两人,眨眼间便成了两具尸体,又见他们脑袋歪斜着躺在地上,形状好不凄惨,心下难免生畏。

  躲在众人身后的唐御也是第一次见沈一心动手杀人,心下难免有些惴惴:日后,这沈姑娘要是做了我的夫人,哪天我也惹得她不高兴了,她会不会亦在抬手间就让我魂归九泉?!罢了罢了,谁让她生得如此美貌呢?我若是不娶她,难道要去娶那些庸脂俗粉不成?不可不可!脾气差些便差些吧!成婚后,我少惹她就是!

  一本正经地给自己想好出路后,唐御便又十分关切地继续往沈一心身上望去。

  见那褚本良竟还想多加阻拦,沈一心便紧皱眉头威胁他道:“褚总兵,你可要想好了!我沈一心同徐大人可不一样!我只乃一介江湖草莽!若是我一个不高兴了,随手多杀几个人或是不听话的官兵也是有的。之后,我再逃到无边无际的江湖去,怕是……你们朝廷也拿我毫无办法吧?”

  褚本良方才本就被她的杀人手段给震慑的心里发毛,现下又听她出言威胁自己,神色不由一震。就在他犹豫的片刻间,沈一心早已带着徐染士往院内走了进去。

  褚本良见事情已然无法挽回,便也只能讪讪地跟在那二人后面,且心里祈祷道:只求他们不要发现什么才好……

  隐芷别院的占地并不算大,布置也十分简单。进门后一眼望去,才能发现它和其他的别院多有不同。

  因为大多数的官家别院内,通常都是假山林立,花鸟鱼水间行,可这“隐芷别院”,却独特的很。

  它不仅从头至尾无一处陶冶性情的假山、荷塘,且园内四处还被植满了郁郁葱葱的绿头菜花。除去供人通行的青石板路,其余的土地之上皆是满目的绿油之色。

  见状,沈一心不禁同徐染士对视一眼,二人心下皆做起同样的计较。

  直行至青石板路的尽头,才是六间普通房舍。只见那里面烛芯晃动、人影绰绰。屋内的几人正在吆五喝六、划拳猜谜,想来,他们便应是把守在此处的其余天神坛弟子了。

  整体看来,这间院子实在不像是一个知州的别院,反倒更像是一个农家富户的颐养之地。

  沈一心一声不响地想着:也不知邱知府他们何时才会来?在这之前,我且得拖住这伙人才行。

  此时,屋内一人忽然出声疑道:“王老五和裘大彪这都出去多久了?怎得还没回来?郑海富,你且出去看看,他二人可是输不起,躲到别处去了?”

  话音刚落,沈一心便见一眉清目秀的少年打开门,待看到自己后,又眼神怔怔地呆在了当地。

  沈一心莞尔地冲他笑笑,那少年竟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低下头。

  可很快,之前那个声音便不耐烦地催促道:“郑海富!你站在那里磨蹭什么?还不快滚出去,把那两个人给我叫回来?!”

  郑海富扭头道:“副坛主……我们这里……似是有客人来了。”

  之后,沈一心便听见里面稀稀落落的一片骂声,紧接着,屋内剩下的几人也都一同聚集到了门口来。

  为首一人对沈一心他们怒目而视。

  那人颈间系了条黑色汗巾,两只鼻孔朝天,下唇也有些外翻,面色实属不善。他见沈一心是个陌生的美貌姑娘,后面又跟着一大帮人,便警惕地耸眉问道:“你们是何人?”

  未及沈一心回答,那人一伸脖子便看到了立在她身后的褚本良,这才打了个哈哈道:“哦!原来是伍知州的人!都是自家兄弟!你们且进来坐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