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 叫你一声沈姐姐

  邱亓晏闻言,脸上一阵怅然。

  随后,他命一名副总兵和几名自己信任的官兵将伍元茂同褚本良一起押解回淀梁府衙的地牢,又吩咐两名官兵叫来马车,将九十余万两灾银分批次搬运上去,最后才亲自抱起方惠芷的尸体,率领一众人等告辞而去。

  剩下的徐染士几人也零零散散地陆续走出隐芷别院,只沈一心失神地走在最后面。

  武永见状,故意落下几步同她并肩而行。

  随后,她伸手入怀拿出一块吃食直接塞进沈一心嘴里,催促道:“快尝尝,好不好吃?!”

  沈一心先是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而后又听话地嘴巴动了两下,接着便觉酥脆和浓烈的感觉充满了整个口腔。

  她眼色终于一亮道:“好吃!这叫什么?”

  武永哈哈一笑道:“只是普通的小米锅巴而已。”

  沈一心闻言,不由一蹙眉,再仔细咀嚼两下,发觉口中真的是小米的香味后,才疑道:“我在梧桐山上修炼之时,与我陆师弟吃的那些干巴巴的小米锅巴,怎得不是这个味道?”

  武永鄙夷地看了沈一心一眼道:“哼!你们那穷乡僻壤的地方,能知道什么新鲜吃法?这个小米锅巴虽也是锅巴,但与你们吃的那些个黑乎乎的东西,可是大不相同的。”

  见沈一心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武永不由笑嘻嘻道:“其实……之前我也不知锅巴还有此种绝妙吃法!只是今夜偶然到了那淀梁府衙的后厨,我才发现那里的厨子是个极其会吃的!我见他先将小米锅巴从锅中全部揭下,之后再切成方方正正的小块,接着又放在热油里滚两滚,最后则涂抹上他自己特制的酱料。嘿嘿,尤其是刚做好之时,你不知……那叫一个飘香四溢!且让我武永见了此等好东西,哪有不从他手里偷抢过来之理?”

  沈一心道:“武小妹真是本事,在帮我办正事之余,竟还有闲暇功夫去偷人吃食?且,武小妹可知,从别人嘴里夺下食物乃是这天底下最无品之事?”

  武永见沈一心先是对自己一顿挖苦,后又直言不讳地说自己品德败坏,不由小嘴一撇,就想发作。可沈一心却又笑起来道:“不过……这东西实在好吃!你身上可还有?便再给我两块尝尝,让我也陪你一起做一回那无品之人吧!”

  武永闻言,这才“噗嗤”一笑,接着又大方地掏出一把锅巴放在沈一心手里道:“我剩的也着实不多了!这些给你,你莫再跟我讨要!再者,这东西虽十分可口,但也不易多食。因它味道辛辣的很,你还是少吃为妙!不然,我担心……沈姐姐你这吹弹可破的肌肤之上,可就要长出些不太美观的小豆子啦!”

  沈一心道:“你……你叫我什么?”

  武永低头一笑道:“沈姐姐啊!我瞧着你这模样,定是要比我大些!且方才你既然称呼我为武小妹,那你自然就是我的姐姐了!”

  沈一心欣慰道:“我还以为你这个小鬼头,要一辈子都将我当成敌人呢!”

  武永吐吐舌头道:“好了!你此番可笑了!之后便不许再因方氏之死一事,给自个儿找不痛快!”

  沈一心感动道:“你怎知……我是因此事消沉?”

  武永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个大圈道:“哼!都写在你脸上了不是?”

  沈一心连忙用手揉揉自己的双颊,发现确实有些僵硬。

  又见武永忽然正色道:“方氏要自寻死路,那是她咎由自取!跟你有何关系?你切莫要信什么她做鬼也不放过你的鬼话!若我大祯朝,人人都因惧怕触犯国法之人提前寻死而选择不去说出真相,那这世间的公道何存?!且此举岂不是在变相地放任所有的坏人胡作非为?还有,那许多因方氏而丧命的俞庆灾民们的冤屈又要到何处去伸?沈姐姐,你本就是一身正气的侠义之士!这大祯,需要无数个像你一般的人来匡扶正义!倘若你在做了正义之事后,又因他人的言语而去追悔和自责!那……这‘正义’二字,岂不是成了一纸空谈?”

  接着,武永又低头小声道:“沈姐姐你且看我!我用醉红衣的身份杀了多少该死的狗官?哼!我若像你一般,杀人之后便犹犹豫豫,怕是……也成不了如此气候了!”

  沈一心这才恍然想到,武永虽是小小年纪,但却已是名动淀梁、百官们闻风丧胆的醉红衣了!自己怎得……连一个小孩子都不如?

  想到此处,沈一心的心下果真有些释然,她笑道:“多谢武小妹提点,姐姐我……记下了!”

  陆非适回头奇怪地看了她二人一眼,不解地问武永道:“你不是一向很看不上我师姐的吗?怎得现下却愿和她如此亲近?”

  武永冲他翻个白眼,不客气道:“要你管!”

  陆非适一怔,之后便扭头不再理她。

  唐御因方才亲眼目睹方惠芷的死,心下便一直在感慨:如此佳人在转瞬间便化作一缕芳魂,实是可惜!且在唐御看来,只要是女子,即便她犯了天大的过错,也应当被无罪赦免,更何况还是像方惠芷那般温柔、奇丽的女子,最不应当去追究她的罪责……如此这般地想着,唐御的脸色便一直惋惜着,一路无话。

  回到婉芳阁后,徐染士摒退了众人,只留沈一心与武永二人在自己房里。

  徐染士率先道:“沈姑娘,此次你办事得力,老夫很是欣慰。这表明,老夫果真未看错人……”

  沈一心道:“徐大人,既然如此,那沈某就开门见山了!之前你答应我的,如若我帮朝廷追回灾银,你便要许我一你能力之内的任意一事,此话,可还作数?”

  徐染士捻须笑道:“自是作数。”

  沈一心道:“那沈某便斗胆向徐大人你……索要一人!”

  徐染士抬眉道:“哦?何人?”

  沈一心一抱拳道:“正是这位醉红衣:武永姑娘。沈某恳请徐大人你……放过她!”

  未及徐染士作答,武永却不在意地率先“嗤笑”了一声道:“沈姐姐,谁的性命用的着你来救了?这徐大人若是想杀我,那杀便是。我武永又不是个怕死的!你倒不如趁着此次机会,多向这位徐大人讨要些其他好处才是!”

  徐染士看了面色坦然的武永一眼,才道:“老夫身为朝廷命官,不能知法犯法!沈姑娘可知,私放嫌犯,老夫该当何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