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黄金铃

  他灵巧地躲过钱双厚刺向自己后背的刀尖,接着运足右手之上的内力,身形倒转,狠狠向钱双厚的面门拍去。

  钱双厚额头吃痛,又顿觉眼前白光一闪,犹如初见白昼般刺眼。

  这一招驾轻就熟的“晓星隐沉”使完之后,沈意侧翻身上前,稳稳地接住了唐御扔过来的拐杖。

  沈意心领神会地冲唐御眨眨眼,带有几分醉意地娇笑道:“多谢唐二公子赠与沈某武器!”

  接着,他挥了那拐杖两下,但觉沉甸甸、重腾腾,嘴里不由赞道:“真真是个好东西!”

  不等唐御这边有所应答,钱双厚的双目就已经恢复了正常,是以,他又急急地朝沈意扑了过来。

  沈意举起手中的拐杖,反之向钱双厚的手背打去。

  沈意是用惯了长剑的,但此番拿根拐杖在手里,竟也不觉手生。

  只因他在梧桐山上修炼之时,师父常让他与陆非适切磋。

  那时,也不讲究什么兵器不兵器的,手边有什么,便顺手拿什么就是。

  有时是一截树枝,有时是一根棍子,有时又是一条藤蔓也说不准。

  是以,唐御此番见得沈意使起那根长拐杖来,竟如行云流水一般,不禁大呼道:“沈公子!好俊俏的功夫……”

  话不曾说完,他的小臂之上便狠狠挨了赵三尺的一铁棒!

  唐御方才一直记挂着沈意那边的战况,却忘了赵三尺这边。

  只道是自己将拐杖递了出去,这赵三尺便不会再与自己缠斗!

  谁知,他竟趁自己不注意,从侧面偷袭自己。

  唐御捂着自己的痛处,怒道:“男子汉大丈夫,你竟然偷袭我?!”

  赵三尺“哼哼”阴笑两声道:“你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不过,可惜我也不是!是以,我们两人间的争斗,只能算做是小人之间的较量罢了!”

  唐御不怒反笑道:“我唐某还真是头一回得见,连自己都骂的人!”

  赵三尺继续冷笑,但却不再言语,左右手的竹梆子与铁棒,轮番朝唐御身上招呼过来。

  唐御还想躲在罗汉像之上不下来,但此时拐杖已然被抽走,他没了可以利用的支撑点,再接起赵三尺的招式来,就略显吃力了许多。

  可赵三尺这边想得手,却也没有那么容易。

  之后,赵三尺久攻不下,更是多少失了些耐心。

  只见他略一思索之后,忽将身下的袍子挽起,别在自己腰间,又将头上那块不伦不类的方巾重新整理了下,做平常打扮。

  待他收拾妥帖之后,才狠狠地举起手中的粗铁短棒!

  只是奇怪的是,这次他并未将铁棒直接挥向唐御,而是对准他身下的罗汉像腿部,狠狠敲了上去!

  “哗啦啦”,罗汉像被击中的部位,立时应声而碎。

  不出赵三尺所料,这些罗汉像的内里都是中空的。

  唐御大惊,阻止道:“善哉善哉!你是疯了吗赵三尺?!竟敢打碎佛像?!你……你就不怕遭天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位罗汉菩萨,是唐御害了你!”

  说到后面,唐御竟对着那罗汉像虔诚地道起了歉。

  可赵三尺却不以为然地继续阴笑道:“佛像?!天谴?!小贼,我赵三尺,既然江湖人称‘打更阎王’!那我干的便是,见佛杀佛,见神杀神的勾当!我怎得会怕一个小小的罗汉像?!哼!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小贼,我赵阎王今日就要收了你的小命!你却还在担心佛像被砸坏?!先顾好你自己吧!”

  说话的功夫,赵三尺已经把那尊罗汉像的底部砸了个稀巴烂,整尊佛像歪身而倒。

  唐御没了可以立脚的地方,只得从上面下来。

  因得他又不想牵连其他的罗汉像被砸,是以,只能站在地上,与赵三尺继续缠斗。

  可还没几下,唐御就立时落了下风,一味只知抵御,再无反抗之力。

  沈意见状,引得钱双厚跟在自己身后,逐渐移到唐御与赵三尺那边,以便时不时地对唐御施以援手。

  是以,方才四人还是两两对战的阵势,现下已经变为四人混战了。

  可唐御的功夫与其他三人实在是相差甚远,就算沈意对自己多有帮衬,但他与沈意这边,还是渐渐落了下风。

  因为打到最后,基本是沈意以一敌二地在与钱、赵二人对战,唐御几乎无法插手了。

  就在唐御正急得满头大汗,思索脱身良策之际,忽得听到自不远不近的地方传来快马疾驰,铃铛大震的声音。

  他侧耳倾听,之后立刻大呼道:“都停手!都停手!是鞑靼战马所佩戴的‘黄金铃’!鞑靼人来了!”

  沈意闻言,主动往后跳开,也往庙门之外听去。

  要说这“黄金铃”也叫做“得胜铃”。它是由鞑靼的一位国师所研制,用来佩戴在鞑靼国十分尊贵、百战百胜的战马身上。

  虽说此铃体积不大,但发出的铃声却颇为震撼,且铃音特别,独一无二。

  是以,打耳一听,便能认出。

  待沈意也确认过后,他立刻一脸正色地劝解道:“猿啼堂的二位兄弟,虽我们之间有些江湖恩怨,但与家仇国恨相比,实是算不得什么!不如我们就此停手,一起抵御外敌如何?!我听得他们所来战马不少,想必精兵之流更多!若是他们对就近的刘林庄发动攻击,那村子里的百姓定会尸骨无存!是以,现下我们不如趁他们还未到达刘林庄前,赶去阻止他们!此举定能救得许多人的性命!我们武林人士,向来置之生死于肚外。此番我们便合力对付那些鞑靼外贼,能杀几个就算几个!”

  谁知,沈意说完此番大义凛然的话之后,钱双厚与赵三尺二人非但不赞成,反倒阴测测出声地笑道:“鞑靼人?!那实在是好得很呐!”

  沈意不知他们是何意,但还来不及多想,便见赵三尺与钱双厚再一次双双挥起武器,朝自己攻了过来,攻势竟比之前更加迅猛。

  沈意边伸出手里的拐杖抵挡,边怒道:“现下大敌当前,我们同为祯朝子民,首当其冲应当斩杀外敌!你们却在这里继续与我缠斗,是何意?!”

  钱双厚手中的一把尖刀挥得甚是上下飞舞,他眼见着援军要来,自己这边是胜局已定,于是嘴里得意地笑道:“沈少掌门有所不知,于我们鬼门峰来说,你们,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沈意翻身躲过钱双厚的回击,但因脑子里想着别的事,是以身形不由一顿。如此便让赵三尺得了机会,一杆铁棒硬生生地敲在了沈意腰间!

  唐御忍不住惊呼:“沈公子小心!”

  可却早已为时晚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