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 原来是个木头人

  此时,贵子帮的三个弟子,也上前简单翻检了下彭成的尸体。之后,他们便一脸惊恐地向众人道:“方才那个,定是凤凰无疑!”

  有几个他们素日里玩的比较相熟的弟子凑上去问道:“此话怎讲?”

  其中一个批了件金色羽毛斗篷的弟子语气惧怕道:“若不是凤凰这种神鸟,哪儿能片刻间便将活人烧的……啧啧啧……如此神形俱裂!”

  史推官见还有更多的人想上去翻动彭成的尸体,便本能地壮起为官时的胆子,拦阻在前面道:“这里出了人命,应当请官府的人过来查看,诸位不可随意破坏现场!”

  谁知,那群贵子帮的纨绔子弟压根儿就没将这位史推官放在眼里,他们嬉笑怒骂道:“你只是一个掌理刑名、赞计典的小小推官,竟也胆敢对我们这些官宦之子指手画脚?!真真是自不量力!”

  说罢,也不再与这位史推官多作言语,而是直接绕开他,依旧结伴上前,准备探查尸体。

  “唉!”此时,在场之人皆听得一声悠长无比的叹息。

  且这叹息声听来,竟是既苦闷又空洞,还透着丝丝的诡异。

  那几个贵子帮的弟子听后,不由自主地将对着彭成尸体伸出去的手重又缩回来,齐齐向那声音的来源望去。

  只见二楼之上,就在方才沈意所站的位置,重新站了一位披头散发的红衣女子,她一动不动,浑身上下,森气凛然。

  有许多贵子帮的弟子凌乱又恐惧地大声叫嚷道:“醉……醉红衣!她是醉红衣!”

  那红衣女子似是听不见其他人说话一般,自顾自地继续用那个空洞又苦闷的声音唱道:“琳宫避丛霄,渌水淹翠微。枯枝藏败叶,乌鸦别自归。道人不洒扫,令尹家自亏。孝慈无处找,虎来蝗也飞。来乐僚友同,歌舞醉红衣。定不与民乐,民瘦吏且肥!”其语调凄苦哀怨,似是有无尽的幽凉。

  一曲作罢,众人自是确定了红衣女子的身份:她便是真正的醉红衣了!

  只是,这位红衣女子此刻长发覆面,众人看不清她的长相,更不知其身份。

  正当众人纷纷猜测之时,忽见两条绳镖分别直直地急速攻入那红衣女子的两侧肩头!

  红衣女子一个站立不稳,往后倒退一步,身子也随之微微一颤。

  此番偷袭之举,乃是潘六六手下另一名叫做魏宪的弟子所为!

  他见两条绳镖皆已射中醉红衣,便阴侧侧地笑道:“这不就成了?!要知道,我绳镖的尖头之上,皆淬了极厉害的毒!我魏宪才不管这醉红衣是人是鬼,反正此番,她定是活不成了!”

  潘六六心下也在暗自腹诽:难道真的不用我亲自出马,便能顺利了解此事?……如此倒好,算是我们五生洞,白得一大笔贵子帮的好处费……

  可那红衣女子在身形微颤过后,却又直立立地返回当地,继续唱道:“琳宫避丛霄,渌水淹翠微……”

  魏宪见状,低低地咒骂了一句:“该死!”便又想上前,继续与那红衣女子一较高低。

  谁知,吴丙此时突然伸出一只手挡在他身前道:“魏师弟莫要鲁莽!此番,你最得意的绳镖与獠毒,且不能伤那女子半分。我瞧着,你若赤手空拳地上去,怕更不是她的对手!不如,眼下便让我来收拾她吧!”

  魏宪与吴丙素来不和,他自然知道,吴丙此举并非想真心实意地帮助自己,而是想借机在众人面前、最主要是在自己师父潘六六的面前,好生出一出风头。

  如若哄得师父一高兴,说不定他就会将自己最得意的“腐尸掌”,传吴丙个一招半式。

  虽明白吴丙的小心思,但另一方面,魏宪又觉他说得在理。毕竟,自己的独门暗器与毒药是真的对这个醉红衣不起作用。想必,这醉红衣的功力定是极高的吧!自己若再贸贸然地冲上去,兴许会吃大亏……倒不如让那呆头呆脑的吴丙先上去试探一番再说!

  思及此,魏宪便十分大方地退后一步,并对着吴丙做了个请的手势。

  吴丙居高临下地斜眼看了魏宪一下,再无任何过多言语便飞身而起,直扑二楼而去。

  众人惊呼一声,因为吴丙这一跃,已然窜过了红衣女子的头顶。

  且在他飞身过程中,他不仅伸手迅速解开自己腰间环着的一把拴有加长铁链的九劫飞爪,还大力挥动铁链,又操控其尽头的银色飞爪,狠狠向红衣女子的头顶抓去!

  沈意待要飞身过去阻止,却是已然来不及,只能出声提醒道:“姑娘当心!”

  谁知,那红衣女子竟不避不躲,似是全然不知自己已身处险境一般!

  唐御见状,心下不住惋惜道:完了完了!这好好的一个在江湖上刚有些名头的醉红衣,竟就此葬送在一个无名小辈手里!实是……令人痛惜!且我至今都不知她是美是丑!若再是个同沈公子一般世间少有的落雁之姿,那在这层痛惜之上,便定要再加一重……

  就在唐御别过头去,不忍直视的功夫,那九劫飞爪已然“铛”的一声,紧紧抓住了红衣女子的头骨。

  而吴丙跳到二楼之上站稳脚跟后,更是迅速地一提,又一拉,那红衣女子的脑袋,便借着铁链的力道,稳稳落在吴丙手中了!

  吴丙抱着那颗头颅喜不自禁地狂笑道:“成了成了!这醉红衣,终是被我吴丙给干掉了!”

  可吴丙立时就察觉到不对劲!

  因为,那红衣女子剩下的大部分身子,竟还在原地直挺挺地站着,完全没有任何要倒地的迹象。

  与此同时,他还发现,自己手中的这颗头颅之上,也无任何滴溅的血迹。

  吴丙胡乱地将九劫飞爪别回腰间,继而腾出一只手去拨开那红衣女子额前的长发。

  这一看不打紧,竟看到一个圆滚滚、被人画上了形状可怖的鬼脸的木头傀儡脑袋!

  吴丙在短暂的心惊之后,便立时生气地抛下那颗头颅,嘴里骂骂咧咧道:“奶奶的!竟敢戏耍本大爷!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赶紧给我滚出来!”

  底下众人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只见吴丙一个人在那里骂骂咧咧,似是得了失心疯一般。

  之后,有几个胆大之人出声询问,吴丙便不耐烦地将红衣女子的头颅一脚踢到楼下道:“奶奶个腿儿的!竟敢用木头人骗我!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众人哄抢着那颗头颅来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人云亦云的红衣女鬼醉红衣,竟是个以假乱真的木头人!

  魏宪更是哈哈一笑,冲吴丙喊道:“吴师哥,看来你也未有多了不起!此番只干掉个木头人,实在算不得甚真本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