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 青月与若鸢

  且这一日的奔波乏累,皆在这千余下的敲打后消失无踪。

  唐御赞许道:“吕姑娘,你这一套行云流水的足底功夫,简直……简直就是神乎其技、无与伦比!”

  吕环儿见唐御一脸的满足之色,便用香帕子拭了拭额端的细小汗珠子,羞赧道:“唐公子觉得尚可就好。只不过,这神乎其技、无与伦比什么的,倒着实有些过誉了!”

  唐御连忙否认道:“不过誉!不过誉!我都嫌没有什么妥帖之词能表达出吕姑娘的高超技艺!唐某好奇,素日里吕姑娘便是凭借这一本事来留住客人们吗?”

  趁着唐御说话的功夫,吕环儿将那金锤子细细擦洗一番,重又收回腰间,才回他道:“正是!来我婉芳阁里的恩客是作甚的?自是消遣、放松的。可楼子里容貌过人的姑娘们实是太多,我吕环儿若想在这婉芳阁里站稳脚跟,自得有让恩客们能记得住的地方。且,我这一门手艺可是有诸多好处呢!有些恩客来,只让环儿帮他们捶打足底便会给足环儿银子,环儿也便时常不必做那皮肉生意了!”

  唐御笑道:“哦?那吕姑娘你可算是这婉芳阁里独具一格的手艺人了!”

  吕环儿腼腆一笑。

  之后,二人又说了一番这把金锤子的由来。

  原来,吕环儿的祖上竟是世家名医。谁知,到了吕环儿父亲那一代,她的父亲却不学无术。祖传的医术没学到不说,反而还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最后,愣是将几辈人辛苦建立起来的几处医馆,给输了个精光!

  吕环儿的父亲为了还债,就把她卖到这青楼里来了。

  还好,婉芳阁里的李妈妈为人相对和善,愿不愿意接客,全凭吕环儿自己决断。

  李妈妈说,既然买了吕环儿,便会有她一口饭吃。

  吕环儿对李妈妈感恩戴德,便将这祖传的手艺拿出来,做了这婉芳阁里的活招牌。

  再说沈意那边,他们几人埋头商议、探究了两个多时辰后,最终将要找的目标,锁定于众多画像中的三人。

  第一人名叫彭成。

  此人自称是瞿州人士,一个月前因不知名原因搬迁至淀梁,此后,便一直是各大青楼的常客。且在淀梁的一十四人官员被害案中,有七八起案件,他都在当场。

  沈意指着彭成的画像道:“此人额窄,颧骨奇高,又有一对招风耳,甚是好认。青月,今夜若是他来我婉芳阁,就由你来盯紧此人!”

  被唤作青月的姑娘蛾眉微蹙,接过沈意递过来的画像,又仔细看了几眼,才认真道:“青月明白。”

  第二位可疑之人名叫武永,此人信息不详,且因特殊原因,已逗留在淀梁数日未走。至于,他从何处来,又要到何处去,更是无人知晓。据打探得知,他也在几起官员被害案的当场出现过。

  沈意盯着武永的相貌迟疑了许久,最后,他将其画像收入自己的袖口,道:“这位武永,便交于我吧!”

  “交由你?”青月上下打量了沈意一番,道:“沈少东家是位男子,如何……交于你?难道……这位武永,偏爱男色不成?”

  沈意笑道:“此事青月姑娘不必担心,我自有安排。”

  青月听后,虽依旧疑容不展,但她却知,不能再追问下去:因为,少东家说有安排,那定是极为巧妙的安排。若让我们知道了,可能就不够巧妙了。

  青月一向对自己的上司唯命是从,况且,这人还是比自己的上司权力更大的少东家。

  而最后一位可疑之人叫做徐染士。

  他与第二位武永的情况有些相似。无人知晓他的来历,且他在淀梁也无任何亲朋好友,唯一的爱好便是逛青楼。

  不过,奇怪的是,他逛青楼从不是为了找姑娘做那皮肉生意,而是单单想寻个有乐子的去处。譬如,他去绣球庭,便只听扶玉姑娘唱曲儿,夜里从不留宿。再譬如,他去环春院,便只看彩澜姑娘跳舞,举止从未轻薄。至于婉芳阁,徐染士来了之后,更是每次都只找样貌滑稽的吕环儿,让她用小金锤在自己的足底敲足一千下,稍作歇息后,也会立时离去。

  除此之外,徐染士同以上两位的共通之处,便是曾在后面几起官员被红衣女鬼所害案的当场出现过。

  李妈妈用香帕子掩住口鼻打了个哈欠,恹恹道:“来我此等烟花柳巷之人,所为何事,世人皆心知肚明。可这位徐官人,却甚是怪哉呐!”

  沈意稍作犹豫后,便将徐染士的画像交到若鸢手上,且嘴里嘱托道:“若鸢姑娘,此人嫌疑也较大。我听李妈妈说你素日里聪明伶俐,今夜你且辛苦些,时时盯着此人吧!”

  若鸢的面皮有着异于常人的白净,骨架也比其他姑娘小了些许,且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少有的病娇之态。不过,正因如此,惹得众多宾客对她十分怜爱,时不时地赠予其许多贵重礼物,若鸢皆悉数收下,作为私用。

  不仅如此,若鸢还凭借自己这副弱柳扶风的模样,让众多宾客对其卸下防备,探听到了许多重要的江湖消息。

  可以说,若鸢是李妈妈在婉芳阁里的最得力干将了。

  现下,她软糯糯地接过徐染士的画像,见此人一副养尊处优的大老爷模样,年纪也已属实不小,再加上一把看似文雅的美须髯,更显得他学识渊博。

  若鸢只瞥了一眼,便将这徐染士的样貌熟记于心,她婉转笑道:“只怕是这位徐大官人,年纪太大了些。是以,来到我们这万花丛中,才有心无力。”

  众人自是明白她意有所指,李妈妈更是白她一眼道:“你个浪蹄子,胡说八道些什么?!看不见少东家也在这里吗?”

  若鸢拿起手里的团扇掩嘴轻笑,柔弱之姿尽显无疑,她故作疑惑道:“李妈妈此言何意?难道我们这位沈少东家……至今……未经人事?!”

  接着她透过团扇,只露出两只眼睛望向沈意,语气里尽是惋惜之意:“可惜了!可惜了!少东家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竟然还未……竟然还未……!实是可惜!不如,今夜就让若鸢……来服侍你吧!”

  嘴里说着话的功夫,若鸢的手便适时地攀向了沈意的小臂。

  未及沈意做出回应,李妈妈却率先上前一步,打掉若鸢滑腻的手,毫不留情地呵斥道:“你这浪蹄子!现下我们正商议着正事,你想发浪,也不看看时候!”

  若鸢毫不介意地笑笑,之后又大大方方地将手抽走。

  沈意有些哑然:这若鸢姑娘看起来一副羞答答、怯生生的姿态,不成想,行为举止上却如此豪放!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思罢,不禁摇头无语。

  陆非适在一旁听着李妈妈同若鸢姑娘互相取笑,早已暗自将脸色红到了耳朵根。虽他年纪尚小,但对男女之事多多少少还是有所了解的。

  加上陆非适这几日都与婉芳阁里的各位姐姐们待在一处,她们抽空便会故意拿此事嘲弄自己。虽陆非适每次都会走开,但确实也听入耳了不少。

  且,他觉得这位若鸢姐姐,实在是美得不可方物。甚至,比自己那位世人都说极美的师姐,还要多上几分柔弱之娇。

  是以,此番看到若鸢又说又笑,陆非适的心下自是忍俊不禁地喜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