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月牙琴

  绵绵点点头,便继续将那月牙琴的故事讲下去。

  说是,那白衣姑娘虽对这位不速之客有些疑惑,但她还是眉眼弯弯地笑了……

  而制琴师一直没有听到回答,便狐疑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只见,白衣姑娘平淡地笑着用食指指了指喉咙,比划道:“我不会说话……”

  制琴师则在抬头的那一瞬间,就迷上了白衣姑娘的那双眼睛。它似月牙儿一般,虽让人觉得轻轻浅浅,但却波光盈盈,极为吸引人。

  制琴师惶了神,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轻咳一声,再问:“这些蚕的蚕丝可结实?”

  白衣姑娘郑重地点头。

  制琴师复又问:“若是红蚕吐丝,还需等多久?”

  白衣姑娘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说”:“还有十五日。”

  制琴师点点头,道:“你这些蚕丝我都买了,这是定金。”

  说完以后,制琴师将一锭金子放到白衣姑娘手里。

  白衣姑娘收下了。

  制琴师恋恋不舍地出了门,可还没有一盏茶的功夫,他便又折返回来。

  白衣姑娘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制琴师只得红着脸道:“我没有地方可去,可否……借住在你家?”

  善良的白衣姑娘先是为难了一阵子,而后便同意了。

  制琴师留下了,他每天都想方设法地逗白衣姑娘开心,就是为了能多看一眼,她笑得像月牙儿一般迷人的眼睛。

  半个月后,红蚕吐了丝,制琴师便用红蚕丝制成了琴弦,固定在共鸣箱上。

  他轻轻拨弄两下,声音很是动听。

  可是,制琴师却仍觉得这琴声里,缺了样东西。

  至于具体缺的是什么,他也想不出来。

  但既然琴已制成,制琴师便没了留下来的理由。

  第二日,制琴师向白衣姑娘辞行。

  哪知,这白衣姑娘竟爱上了制琴师,得知他要走,哭的泪水涟涟。

  就在这时,白衣姑娘的一滴泪珠落到红蚕丝的琴箱上,发出了一种微弱却奇特的声音……

  制琴师的耳朵忽的一个激灵,继而他的眼睛亮了。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种声音……

  后来,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制琴师取出了白衣姑娘的两颗眼珠。待它们风干以后,便一起放进了这琴的琴箱里。

  等再弹奏的时候,制琴师觉得,它的声音完全对了!

  最后,为了纪念那位白衣姑娘,制琴师特意将这把琴取名为“月牙”。

  “此后,日日抚摸,极尽爱护。”

  绵绵边说着最后一句话,边打开了“月牙琴”琴箱后面的一处暗格。

  里面赫然躺着两颗已经有些缩小变绿的人眼珠子,晶莹剔透,宛若琉璃。

  见状,在场的人胃里都一阵不适。

  曲阳楼更是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他起身道歉道:“我并不知,这琴竟是这样的晦气之物!还把它送给绵绵姑娘当礼物,委实不该!”

  绵绵有些怅然道:“制琴师说,将那人眼放进去之后,拨弄琴弦,人眼便会在琴箱里跳动,继而发出共鸣。所以,月牙琴的琴声,才会与众不同……”

  曲阳楼啧啧道:“琴声确是不同,只是,可惜了那位痴情的白衣姑娘……”

  绵绵叹道:“原先,我也仅仅只在师父那里听过‘月牙琴’的传说。实在想不到,它竟然是真的……”

  曲阳楼道:“只能说,是那制琴师太执着于制琴了,他也算情有可原……”

  曲阳楼话还未说完,就听得桌子旁边的檀木箱子里发出了一声“我呸”的声音。

  绵绵看看箱子,又看看花菱。

  谁知,花菱也是一脸错愕:我明明藏了唐御在里面!怎么现下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曲阳楼自是也听到了那个声音。

  绵绵示意花菱打开箱子。

  花菱便取下腰间的钥匙,过去将那檀木箱子上的铜锁打开。

  不等众人有何反应,里面竟立刻跳出个美貌姑娘来。

  她边整理衣裙,边不满地看着曲阳楼,忿忿道:“你方才说的那是什么鬼话?!痴迷于制琴就可以随意玩弄别人?甚至不惜挖下人家姑娘的眼睛?!还情有可原?!情在哪里?!原又在哪里?!他想过没有?那白衣姑娘本就是个哑巴……又瞎了!之后的日子,她该如何生存?!”

  说到这里,任雪婵的脸上浮现出义愤填膺的悲戚之色,她盯着曲阳楼,恨恨道:“我看你的眼珠子挺好玩的,不如挖下来给我玩啊?!”

  任雪婵话音刚落,便施展开步惊移云欺身上去。

  曲阳楼微微一笑,合起折扇,当即就挡过了任雪婵左真右假、攻速极快的潭影掌。

  任雪婵见状,又接连攻了几次,却次次都讨不到便宜。

  待曲阳楼摸清了任雪婵的武功路子后,他的出招便变得懈怠起来。

  任雪婵攻左,他挡右。任雪婵求快,他便以慢待之。

  但五六招后,任雪婵突得转换策略,又从侧面攻了过来。

  只见她单脚飞身而起,再用脚尖点到曲阳楼一边肩膀上,侧身攻其面门。

  曲阳楼见状,便微微侧头,立时用折扇扫开任雪婵的掌风。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抓住任雪婵踏在自己身上的纤细脚腕儿,再将其顺势翻下。

  本来,这一招式要求在敌人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就要率先翻身而下。其速度,要快到就像至清的潭水里还没有倒影时,一整个招式就要走完一样。

  但因任雪婵年纪尚小,所以,这“潭清无影”经她的手使出来,便显得有些轻巧有余,凌厉不足。

  是以,便被那曲阳楼得了空子。

  之后,他又笑嘻嘻地松开任雪婵的脚腕儿,转而去捉她的腰。

  庆幸的是,任雪婵虽在真材实料的功夫上胜不了曲阳楼,但逃命轻功的招式,却是刻在骨子里的。

  因此,任雪婵边踩在步惊移云的方位上快速移动着,边暗自思量道:若是像这样继续打下去的话,我肯定是要吃亏的!算了算了!丢人就丢人吧!我不打了!

  于是,等她安全逃离后,任雪便杏眼一瞪,突得收招,并撅嘴赌气道:“不打了,不打了!本姑娘现在没心思打。姑娘我快饿死了!那箱子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任雪婵说完,便一屁股坐在桌子旁,毫无顾忌地吃了起来。

  绵绵同花菱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各怀心思。

  曲阳楼则看着任雪婵明艳无比的一张脸,心里乐开了花。

  因此,即便是方才被挑衅,他也觉得甘之如饴。

  曲阳楼满意地打量了一下任雪婵,又用探究的目光看了一眼绵绵,才调笑道:“没想到啊!醉青楼竟这么厚道!不单单是让绵绵姑娘来陪我,还附赠一个这样美貌机灵的小丫头!”

  任雪婵又“呸”一声,道:“附赠你爷爷个腿!我才不是醉青楼的人!”

  这时,花菱忽然“啊”的一声记起唐御来,赶紧问道:“你到底是何人?箱子里的那位公子呢?”

  花菱嘴上一边说着,一边抬脚走到箱子那边去查看。

  发现唐御此刻正歪斜着倚在‘拂珠’上面,双目紧闭。

  花菱弯腰轻轻拍了拍唐御的脸,唤道:“唐二公子?唐二公子?”

  可是唐御却没有任何回应。

  花菱气急败坏地对着任雪婵道:“你对唐二公子做了什么?他这是怎么了?”

  任雪婵将头扭向绵绵,冲她挤眉弄眼道:“你这小丫鬟!忒凶!”

  绵绵没有出声,在面具外面也看不见她的表情。

  任雪婵只能又看向花菱道:“你的这位唐公子过于聒噪了,我只是点了他的睡穴而已……我这给他解开就是了。”

  闻言,曲阳楼便帮着花菱将唐御从箱子里拖了出来。

  任雪婵不情不愿地走过去,伸出右手,在唐御的后心处揉捏推搡了几下,他便幽幽醒转了。

  待看到戴着乌金面具的绵绵时,唐御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强忍着头晕眼花的不适,连连对着绵绵作揖道:“竟是……竟是绵绵姑娘!唐御这厢有礼了!”

  说完,唐御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被打开的檀木箱子,心里疑惑道:我是怎么出来的?

  “花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即使平日里,绵绵的脾气再好,对花菱再是宽容忍让,此刻她的声音里,也已经有了隐隐质问的怒意。

  花菱神色慌乱道:“小姐……小姐……我可不可以,等回去以后再跟你解释?”

  绵绵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好!一会儿,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唐御见状,连忙上前道:“绵绵姑娘,还请你不要责怪花菱姐姐!是我!是我强迫她带我到船上的!”

  绵绵瞥了一眼花菱头上的梅形新钗,冷冷道:“强迫她?怎么强迫?用些金钗、银钗强迫的?”

  唐御的脸红了又白,他尴尬地站在原地道:“这……这……”

  花菱见唐御出面维护自己,心里说不出的明朗。

  她手上拉了唐御一把,嘴里嗔怪道:“呆子,你别说话了!我们家小姐对我好的很,她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站在一旁的曲阳楼看看花菱,又看看唐御,心下顿时明白了几分。

  他打着哈哈道:“看来,今晚的水晶画舫是着实热闹啊!两位既然来都来了,不妨介绍下自己。互相认识了以后,也可以一起坐下来,喝杯美酒。”

  可实则他心里想的却是:这位美貌姑娘固然可以留下!不过……这个没眼力的小子,是个什么东西?等等,我怎么看他有些眼熟……

  待想到唐御的身份,曲阳楼便立时冷起一张脸,语带敌意地问道:“你可是那日在醉青楼,为了绵绵姑娘同我竞价之人?”

  唐御梗直了脖子,气势汹汹道:“正是唐某!若不是那日我醉死过去,唐某定不会将绵绵姑娘置于你手!”

  曲阳楼把玩着手里的碧青色磨砂酒杯,嘴里冷哼一声:“你好大的口气!”

  话音刚落,酒杯便从曲阳楼的手中飞出,直冲冲地奔向唐御的太阳穴。

  唐御心下暗道:不妙!

  待看准茶杯飞来的方向,他先是顺势把脑袋往后一仰,然后用食指和中指,稳稳地捏住了那只伴着强劲风力飞过来的,一直打转儿杯沿儿发烫的酒杯!最后,将它轻轻地扣回到酒桌之上。

  曲阳楼的嘴角微挑,鼻子里也哼出一团气,似是觉得在众女子面前失了面子。

  待曲阳楼刚要站起身来,再同唐御过上几招时,就见绵绵走过来,将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做制止状。

  接着,听绵绵柔声安抚道:“曲公子,我这水晶画舫可小的很。没有足够的空间,给你和唐二公子决一高下。”

举报

作者感言

九虎叔夜

九虎叔夜

月牙琴的故事是一个残忍的故事!人生在世,再喜欢一样东西,也不要辜负爱的人才好!

2021-01-11 11: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