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9章 借力打力

  潘六六双眉紧蹙地重复道:“借力打力?”

  沈意的语气里听不出喜怒,只不知为何,却觉她在面对潘六六之时,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生冷的巍然之气。她道:“不错。潘洞主之前也发现了,我的内力造诣远不如你,若想在内力上赢你,只怕是不能。且在这之前,我对摘星十七式中星河倒转的理解,也仅限于同其他招式一样……认为它只能用我自身的内力来扭转对阵中的败局。直至我听了屈老前辈在我耳边念的两句诗后,我才通透地领会到,‘星河倒转’中竟还有借力打力这一层深意……”

  说到此处,唐御插嘴道:“屈老前辈念了什么诗?沈姑娘你快说来听听。”

  沈意冲他点点头,便道:“屈老前辈告诉我:‘星河欲转千帆舞,蓬舟吹取三山去。’”

  不等其他人开口询问,沈意便接着解释道:“我刚听到之时,很是疑惑。我不明白,在我同潘六六的比试的这个紧要关头,这诗有何绝妙的用处……可很快,我便理解了屈老前辈的深意。‘星河欲转千帆舞,蓬舟吹取三山去’,诸位且猜猜,这诗的意境之中既必不可少、又只字未提的一种东西是何物?”

  唐御略微思索后,便脱口而出道:“是风!”

  沈意笑道:“唐二公子实乃聪明之人!是风不错。”

  唐御却问道:“便是风又如何?”

  沈意娓娓道来:“因这诗里既有千帆,又有蓬舟,若想让他们在水面之上动起来,则需借助风的力量,我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借力一词。诗中又说‘星河欲转’……而这四字,与我所修炼的摘星十七式中‘星河倒转’只一字之差。如若单单将这不同的‘倒’字再拿出来仔细参详一番,便发现它既有返,又有回之意,是以,我便猜想,屈老前辈应当是想让我引潘六六将他的内力打在我这运行、飞转的‘星河’之上,再原封不动地给他返回去!且潘六六打来的力道越大,返回去之时,他自身承受的危害也就越大!如此一来,便迎刃解了我内力不足的困境!委实,是一个妙计!”

  众人听完沈意的解释,这才恍然大悟。同时,又对沈意敏捷的才思颇为佩服。

  屈君合满意地点点头,赞许道:“不错!你果真不算太笨。你师父她……有个好徒弟。”

  沈意谦虚地笑笑:“是屈老前辈您提点的好。”

  唐御此时不忘对着潘六六道:“潘六六,你现下已然输个明白!是否可以悉听沈姑娘的吩咐了?”

  潘六六认命地闭眼,调整了下自己的气息,又服下一颗调理内伤的丹药后,才道:“潘某人自是服输,悉听沈姑娘尊便就是。”

  可他心里却有些隐隐的担忧:不知这个小妖女会想些什么恶毒法子折磨于我……

  沈意闻言,笑容在脸上瞬间凝固。

  她环顾婉芳阁内一片凄惨的景象,不由悲从中来。

  但她此刻,却只能将怒气与悲愤极力压制下去。

  因为潘六六现下,还不能死……

  毕竟,今夜一战,五生洞与婉芳阁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婉芳阁的人虽说损失惨重,但我也在屈老前辈的指点之下打伤了潘六六。且以此人的心胸来看,日后,他必不会同婉芳阁善罢甘休!可我在这两日内就需离开淀梁……若我离开之后,潘六六再勾结贵子帮的人来找婉芳阁的麻烦,那我便无计可施了!不行!得想个暂时能保全住婉芳阁的法子才成……且等过了这段时日,婉芳阁不再受五生洞与贵子帮的骚扰,我便去亲手解决了潘六六,为今夜的死去之人报仇!

  思及此处,沈意忽地抬高声音威严地质问道:“潘六六!你可知,今日你五生洞杀我婉芳阁多人,如今即便我让你即刻去死,你也得照做不误?!”

  潘六六虽是心下一惊,但也只能低头认道:“不错……”

  沈意暗暗吁了口气,见他确实面有惧怕,才觉稍稍安心。

  接着,她紧抿下唇,理清头绪后,便开口道:“哼!不过潘洞主你倒不必忧心,我暂时还不会让你去死……我只命你自今夜起的三个月内,都要护好我整个婉芳阁的周全!若是贵子帮的人再有来犯,我便拿你试问!”

  “什么?”潘六六吃惊地看着她,问道:“你是想让我保护婉芳阁、与贵子帮的人为敌?可我们五生洞……是收了人家银钱的……”

  沈意皱眉道:“其余之事我不想多管!你只护好婉芳阁的人即可。”

  潘六六还在犹豫之际,屈君合突然出声道:“潘洞主!你可要记得,本座是你同沈姑娘这场比试的见证人!如若你不履行之前输了便要全权听从沈姑娘安排的诺言,那便是与我整个芙蓉涧为敌了!且潘洞主,你连我随意指点个一两句的小丫头都打不过……哼!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如今,本座劝你,切不可再行一些自不量力之事!”

  沈意闻言,不禁回头感激地看了屈君合一眼,但见他神色间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出世之姿,便把嘴边那些感谢的话重又咽了回去。

  潘六六这边一听,连忙摇头。

  接着,他先是表明立场,后又面露难色道:“潘某定会听从沈姑娘的安排!只是,贵子帮的谭帮主那边……我却着实不好交代啊!”

  正在此时,唐御手里提着一人走了过来。到了潘六六面前后,他才将那人往地上一扔,嘴里道:“谭帮主可不就在这里?你二人快些商议!”

  谭与善见潘六六落败,早就没了之前的嚣张气势,且他站稳之后便主动赔笑道:“哪里需要五生洞来保护婉芳阁的安危?我谭某人现下跟各位保证,我们贵子帮,日后定不会再来找婉芳阁的麻烦!毕竟……至今我们也未有确凿证据,证明那醉红衣与婉芳阁有所关联。既然二者之间并无关联,那婉芳阁便不是我们贵子帮的敌人,我们自然就不会再对其生出事端……”

  唐御哼哼两声,冷笑道:“谭帮主这态度转变的还真是着实快呢!之前你和潘六六不是一口咬定,那醉红衣就藏在婉芳阁里吗?”

  谭与善虽心内对唐御有种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的恨意,但却再也不敢发作。

  因为此番唐御身边站的,可皆是武功高强之人,比自己花重金请来的那个潘六六,不知强了多少倍!自己若态度过于强硬,说不定立时就会一命呜呼!是以,为了暂且保住自己的性命,谭与善只能放低姿态解释道:“误会!皆是一场误会!”

  沈意忽地怒从胸中起,表情悲戚又愤恨道:“一场误会你们便屠了我婉芳阁许多人?!这误会……未免也太大了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