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花形布包

  柳莺莺闻言,神色间大大地尴尬了一下。

  在深深看了李无风一眼之后,便低头不语。

  沈意连忙上前安慰道:“晚辈多谢李夫人美意!听闻李夫人之言,晚辈深感惶恐!不过,晚辈虽至今未成婚,但其实,在苏州,父亲早已为我说好一门亲事,只是一直未行礼数罢了……”

  柳莺莺这才抬起头,脸上皆是失望之情。

  她淡淡地礼貌回应道:“原来竟是已说了亲,真是可惜了。”

  李无风听后,给了她一个嫌弃又无奈的眼神。

  柳莺莺却故作不知,接着道:“此番若不是有此等大事,我定是欢喜沈少掌门你在轩辕派里多留些时日!今日你匆匆来,又匆匆去,实乃我们轩辕派招待不周!”

  沈意不在意地低头咧嘴一笑,两鬓的散发滑过脸颊,显得他更为俊逸动人。

  他道:“李夫人说的哪里话!沈某今日能得见李掌门与李夫人,并与你们畅快一叙,已是心满意足。日后,若是司空镜能够平安寻回,便是了了我们所有武林人士的一桩大心事!届时,我便再来京城多待些时日!只是那时,李夫人可别嫌我烦了就行!”

  柳莺莺爽朗地点头笑道:“好!一言为定!”

  众人嘴里边说着些客套话,边出了正厅的大门。

  可刚到外面,便看见一抹桃红色的身影,正蹲在荷花池的亭子边,忿忿不平地摔打着什么东西。

  硬物之间撞击的声音之大,让人想忽视它都很难。

  李无风皱眉边往那边走,边嘴里呵斥道:“瑶儿!你又在胡闹些什么?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成何体统?!”

  李君瑶听到李无风的话,先是身子一顿。

  接着,她听到身后传来稀稀落落的脚步声,便知有多人在场。

  于是,她先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再站起身,回过头。

  沈意打量了李君瑶一眼后发现,她方才摔打的东西乃她身侧的一花形布包。

  那布包此时看起来脏兮兮、沉甸甸的。

  沈意从那布包的形状跟重量猜测,里面装的应当不是银子,就是石头。

  沈意心道:这世间难道还有人与银子过不去?可若不是银子的话,便定是些石头了。不过,她一轩辕派小姐,普通石头自然入不了她的眼,那便应是些稀罕石头……只是不知这些石头怎么惹怒了这位小姐……遭此摔打,实是可怜!

  待李君瑶看清在场众人之后,才不情不愿地依次叫道:“爹爹、娘!孔大侠!谭大侠!峥仪哥哥……”

  当李君瑶的目光触及到面孔极生、容貌却十分出众的沈意后,不仅没有同他打招呼,反倒略带敌意地扫了他一眼。

  但很快,李君瑶又换上一副委屈的表情,上前拽住刘峥仪的袖子,撒娇道:“峥仪哥哥,我方才受了坏人欺负,你要不要去给我报仇……?”

  刘峥仪不留痕迹地推开李君瑶的手,神色间尴尬又冷漠地拒绝道:“李姑娘若是有什么冤屈,大可告知自己的父母、亲人!他们现下都在此处!你这般同我道来……我一个外人,着实帮不了你什么……”

  李君瑶“哼”了一声,赌气道:“我才不要!我爹爹和娘才不会帮我!我就要峥仪哥哥帮我去教训那无礼之人!”

  李无风见状,连忙出言呵斥道:“瑶儿!我们虽是武林人士,家教上没有诸多规矩,但你也应当知道,自古以来男女有别!你如此纠缠于刘少掌门,成何体统?还不快松手?!”

  李君瑶这才红了红脸,把手松开。

  刘峥仪随后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袖,表情冷冷地扬了下下巴。

  沈意心下取笑道:这还当真是个不解风情之人!人家李小姐都这么主动了,他还能如此淡然处之,真乃一方外人士……

  李无风则不满地看向李君瑶,又出言问道:“你一早便说出门去接元阳派的岳大侠来我派驱毒,现下岳大侠人呢?你把他安置在何处?还不快带我去!待我给他解了毒,好让他同孔、谭二位大侠一道动身!”

  孔贤丘与谭莫并闻言,讶异地互相对视一眼。

  孔贤丘更是上前一步,急急问道:“李掌门所说元阳派的岳大侠,可是我那岳匡物岳师弟?”

  李无风不解道:“正是。孔大侠怎得似是不知……?你们难道不是一同来京的?”

  孔贤丘道:“并不是!此番来轩辕派,师父只委派了我和谭师弟二人。至于岳师弟,平日他喜爱游历群山,是以,常常居无定所……他这是……怎么就中毒了?”

  谭莫并也紧跟着出声问道:“李掌门可知是何人下的毒手?”

  李无风道:“二位大侠先不要着急!我只道你们二位知晓此事,但碍于情面,才不肯出面让我替岳大侠驱毒。而是让一位……任女侠找到我家小女,代为传话的。另外,此事我也知之不多,只今日一早,小女跟我说岳大侠中了毒,但情况不算严重,只要午时之前带到我轩辕派来,以我的内力解了他身上的毒即可。至于是何人下的毒手,我倒不知了……”

  孔贤丘急道:“那我岳师弟现下怎么样了?他此时身在何处?还有,方才李掌门说的一位任女侠,可否是我那小师妹?”

  不等李无风开口,李君瑶便率先语出讥讽道:“你那岳师弟现在可好的很呐!不仅解了毒,还精力充沛的都能挤兑人了!倒也是!你们元阳派是何方神圣啊?能人辈出!哪儿用得上我爹爹?!自个儿就能偷解药、解剧毒!我看你们那个什么任师妹,尤为厉害!简直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不止如此,她脾气还大的很!我好好的一块儿凝香石,被她摔得粉碎!方才,我正是要让峥仪哥哥去帮我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霸王!”

  说到凝香石的时候,李君瑶还生气地拍了拍身侧的花形布包。

  沈意心道:原来,那些稀罕石头叫作凝香石!只是不知作何模样……

  而李无风见李君瑶态度傲慢,出言不逊,不禁怒道:“你放肆!竟敢如此口出狂言!我看,该被教训的人是你!”

  李君瑶撇撇嘴,不再说话。

  倒是孔贤丘和谭莫并听闻岳匡物的毒已解,心头稍宽,也便不去计较李君瑶无不无礼的问题。

  因他二人久在江湖,对这位轩辕派小姐的脾气,早有耳闻。深知与她纠缠下去无益,是以,不管李君瑶态度如何傲慢,他们二人都只是无视而已,并不作他解。

  孔贤丘更是转头,小声对谭莫并道:“任师妹怎得也来了京城?!她不是下山找师父去了?”

  谭莫并摇摇头,表示不知。

  李无风却突然问李君瑶道:“凝香石?那是什么东西?你从哪里得来的?既是你私人之物,那位任姑娘为何要摔碎它?”

  李君瑶闻言,身体竟然一颤,她支吾道:“是……是我从别人那里买来的……”

  李无风继续问道:“从何人那里买得?在何时、何地?以多少银钱买得?”

  李君瑶答不上来。

  孔贤丘与谭莫并对望一眼,他们自是知道这凝香石的来历。

  只是他们很奇怪:岳匡物平时是拿这些石头当宝贝的,怎得突然就卖了……

  而且看这李小姐的神态,应当也不是用正经手段从岳匡物的手中得来的,不然她怎么答不出李无风的问题。

  李无风催促道:“快说!”

  李君瑶见状,故作可怜地往刘峥仪的身后移了移,想借此逃避李无风的追问。

  谁知,柳莺莺却走过去,毫不客气地将她一把拽出来,再打开她背在身侧的花形布包,抓出一把里面的小石头,将手掌摊开在李无风眼前。

  只见一些形状各异的空蓝色小石头,此时就静静地躺在柳莺莺的手心之上。

  与此同时,在场的几人都闻到一阵浓烈的异香。

  柳莺莺扭头问李君瑶道:“这便是你所说的凝香石?”

  李君瑶不说话,而是幽怨地看了柳莺莺一眼:人家当娘的都是帮做了错事的女儿藏着掖着。可我这娘倒好,每次都上赶着把自己的女儿往虎口里送!真不知,我是不是她亲生的!

  李无风见她不言语,脸色便往下沉了沉,问道:“这石头竟如此罕见!还不快说是哪来的?!”

  李君瑶深吸一口气,赌气道:“爹爹不必像审犯人一样审我!这凝香石确不是我买的……而是那任雪婵主动赠于我的。”

  李无风冷着脸道:“撒谎都不知道用脑子!人家为何要无缘无故赠你如此稀罕的石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