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雾蛇摇落露为霜

  曲阳楼为难道:“是一位任姑娘你所不认识的高人……反正绝不是这位公子的恩师!因为,我说的那位高人,他并不会炼药制毒……”

  “那他是干什么的?!快说!不然,我就让你自己尝尝这雾……霜的滋味!”任雪婵威胁道。

  曲阳楼连忙道:“任姑娘不可!这雾蛇摇落露为霜,曲某可没有解药!你若给我用了,曲某便当真是死路一条了!”

  任雪婵笑道:“那岂不是利索?”

  曲阳楼悲戚道:“罢了罢了!任姑娘你若想对曲某用毒,那便用吧!但若是任姑娘以此威胁,想从曲某口中得知那位高人的姓名,却是不能的!曲某已然身中两毒,痛苦难忍!是以,任姑娘你愿意给曲某一个痛快,曲某倒也十分感激!且为了表达曲某的感激之情,曲某愿意下辈子与任姑娘你结为夫妻,一世恩爱!”

  任雪婵气道:“我呸!谁稀罕与你做夫妻?!你……你真真个厚脸皮!竟敢如此口出狂言,当真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

  卫怀济拽了拽她,劝解道:“任姑娘不可!他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们没有必要因为此等小事就伤人性命。若我们如此为非作歹的话,那又与歪门邪道还有甚区别?!”

  任雪婵恨恨地瞪了曲阳楼一眼。

  但当她瞥到地上的各种瓶瓶罐罐后,忽然狡黠的眸子一转,继而眉开眼笑地大义凛然道:“也罢,你不说,我也就不与你为难了!只是,你的这些毒药,我必须通通带回元阳派集中销毁!免得日后你再拿去害人!”

  说完,任雪婵稍微思虑了一下,便直接快步走过去摘下那赵三尺头上的方布头巾,再回来铺在地上。

  接着,她将从曲阳楼怀里搜罗出来的毒药,尽数收了进去。

  最后,任雪婵又把那头巾扎成个小包袱样式,挂在腰间,方觉满意。

  这期间,任凭赵三尺如何谩骂她,她都不理。

  待到全部整理完毕后,任雪婵才揶揄道:“我道你一个打更的更夫,为何要不伦不类地包个文人头巾在头顶?却原来,你不仅左脸上的胎记丑陋无比,头上竟还有那么大一块秃皮?!真真让人恶心至极!”

  院里的众人闻言,不禁都费力扭头想向赵三尺那边望去。

  可这赤焰软骨散的毒性实在是厉害,虽是拼命挣扎,却无一人真正能动。

  是以,只有那几个倒地位置特殊的护卫和三色鹰里的吴奎,方能看见赵三尺的头顶。

  只见他的头顶处不止没有头发,甚至连头皮都缺失了一大块!里面露出来的猩红色血肉,一眼瞧去,深觉瘆人。

  因曹方来三人在中毒之前,都被任雪婵点了穴道。因此,他们在中了赤焰软骨散以后不似众人一般躺在地上,而是腰背僵直地坐在地上,那模样,着实滑稽至极。

  可就算这样,吴奎却还吃吃地取笑别人道:“赵兄弟,你头顶秃得这模样如此骇人,和我天然的秃发竟是有很大不同呢!想来,赵兄弟这个应该不是天生,是人为吧?!啧啧啧!到底是谁这么大力气!竟连头皮都给扯了去!”

  院里的众人闻言,不由嘴里都“嘶”了一声,仿佛他们对赵三尺被拽掉头皮这件事,颇感疼痛一般。

  赵三尺闻言,简直气到发疯,可他手脚又不能动弹,实是无可奈何。

  他嘴里骂骂咧咧地,扬言日后一定要让任雪婵乃至元阳派好看。

  不仅如此,他还在心里,给方才出言不逊、落井下石的吴奎,狠狠地记上了一笔。

  至于任雪婵,在听到赵三尺放的狠话后,毫不在意地撇撇嘴:“你道是你们鬼门峰与我元阳派结的梁子还少吗?左右也不差你这一个!你尽管来便是!”

  卫怀济见这边的事情基本都已解决好,便道:“诸位,你们所中的这赤焰软骨散,即便没有解药,两个时辰以后,毒性也会自行解散。是以,诸位都不必担心。你们……不如趁此时刻,好生谈谈天、说说地亦或是交交心,都十分不错……”

  说到这里,卫怀济便说不下去了,似乎再说什么都不合时宜。

  毕竟,要在这露天的院子里躺足两个时辰,并不是什么值得拿出来炫耀的好事。

  于是,卫怀济尴尬地转头看向任雪婵道:“任姑娘,解药已经拿到!现下,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任雪婵刚想说“好”,却忽得见那黑衣男子与黑衣女子此时还无力地倒在地上。

  只是,方才他俩一直未出声,任雪婵又忙于拿解药、搜罗各类毒药之类的,便一时未记起他们。

  此时得见,任雪婵顿感歉意。

  她直接抢过卫怀济手中的黑色瓷瓶,拿手指在里面蘸了两下,分别涂抹到二人的人中之上。

  片刻之后,黑衣女子开口说道:“多谢任姑娘!”

  任雪婵真诚道:“让侠女姐姐受委屈了!”

  黑衣女子眼神带笑地回她:“无妨!”

  黑衣男子则在可以自由活动之后,依旧是一副冷冷的神情,无任何表示。

  任雪婵倒是一点儿都不介意,她爽朗地对黑衣女子说道:“侠女姐姐,你们两个都不是坏人!是以,你们快些走吧!省得等这群恶人能动了以后,再来找你们麻烦!”

  言罢,任雪婵又执起黑衣女子的一只手,不舍道:“侠女姐姐,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总觉得你似曾相识!我心下对你喜欢、崇拜的紧。你既然现下不愿以真面目视人,定有你的缘由。日后,你可要来找我玩儿啊!我是……”

  不等任雪婵把话说完,黑衣女子便笑着将另一只手覆在任雪婵的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才道:“我知道你是谁,你是任雪婵,对不对?你放心,日后,你我定有机会相处。”

  任雪婵开心道:“侠女姐姐果真认得我!太好啦!你可当真要记得找我啊!”

  黑衣女子点点头,之后便不再多言,足尖一点,身形如燕般地斜跃至房顶之上。

  临走之前,她不忘回头对任雪婵拱手道:“后会有期!”,随后,便渐行渐远地隐入在夜色里了。

  黑衣男子见状,也简单冲任、卫二人拱了拱手,飞身向黑衣女子离去的方向追去。

  任雪婵转头向卫怀济问道:“还是我侠女姐姐的轻功更为俊俏一些,你说是也不是?”

  卫怀济笑道:“自是的。”

  任雪婵高兴地笑笑。

  可她突然眸色一紧,慌道:“糟了!我忘记跟侠女姐姐说我在哪里落脚啦!几日之后,她该去哪里找我才好?!”

  边说,任雪婵边急得直跺脚。

  卫怀济忙出言安慰道:“任姑娘放心,那位黑衣姑娘定是知道的。”

  任雪婵语气失落道:“骗人!”

  卫怀济连忙道:“我没有骗人!她可是侠女姐姐!而侠女向来是无所不知的!这样,她才能行侠仗义不是吗?就像今日的城南水井投毒事件,她为了替百姓出头,不也找到京城府衙里来了吗?日后,还怕她找不到你吗?”

  任雪婵一听,似是那么回事,心情便又好了起来。

  可是,她又急切道:“糟了!我们把岳师兄给忘了!我们现下当快些将这解药送回去,我师兄便也能少受些苦楚!”

  卫怀济心道:你可终于想起来此行的目的了!

  嘴上却道:“正是!”

  随后,任雪婵满意地拍了拍自己身上已经得手的解药还有一堆战利品,嬉皮笑脸地对院里的众人拱手道:“那诸位……我们就,后会无期啦!”

  言罢,任雪婵便拉起卫怀济的手,从府衙正门,堂而皇之地出去了。

  卫怀济感叹道:“这赤焰软骨散的威力果然惊人!任姑娘你看,吕府尹连同衙门里的二三十人,再加上曲阳楼等人,通通都倒地不起!我是不是份量下的太多了些……?不过……若是此时有歹人趁机入府,岂不是会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不可不可!烦请任姑娘稍等卫某片刻。”

  接着,卫怀济赶紧回身,将府衙大门从外面给上了锁。

  之后,他才转身拍拍手,嘴里笑道:“现下应是安全一些了!”

  任雪婵出言取笑道:“给他们下毒的是你,现下关心他们死活的也是你!你果真就是个呆子吧!”

  卫怀济笑笑,对任雪婵的嘲笑不置可否。

  随后,二人自是结伴,一同赶回了南竹客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