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山神庙

  唐御连忙放下手里的干草,向山神庙外寻去。

  可小心翼翼地围着山神庙转了一周,也未发现沈意的踪迹,唐御心下就不由有些发慌。

  冷风阵阵袭来,唐御缩缩脖子,提起内力喊了一声:“沈公子!”

  四周寂静无声。

  可紧接着,唐御便听见从山神庙的左前方传来了翻起水花的声音,他这才记起傍晚时分那位大姐所说的话,赶紧抬脚向山神庙左侧的小湖奔去。

  果然,走近些才发现,有个人影正在湖水里上下翻腾。

  唐御见状,试探着叫了一声:“沈公子?”

  那人咯咯笑了两声,听声音,竟是一年轻女子!只听她娇笑着反问道:“是你吗?唐二公子?”

  唐御酒劲上来,脑袋一怔:这人是谁?怎得声音如此耳熟?

  而后,唐御迎着冷风摇摇头:这三川里的酒劲定是上了头了,这三更半夜的,哪能有什么女子?!

  是以,他扶住额,又虚虚地问了一声:“沈公子可在那里?”

  湖中之人娇笑道:“自然是我,唐二公子!”

  唐御心下疑惑:就算是我喝多了,那沈公子也不可能就此变成一位女子啊!难道……湖里的,是什么害人的女鬼不成?她……她难道瞧见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便想着与我……?!啊!可不成!可不成!那沈公子呢?难道,他已经被这女鬼害了性命?!

  世人都说:酒壮怂人胆,但不知为何,唐御此番喝了酒后,却发觉自己的胆子更小了些。

  他心下虽觉有些瘆人,但还是更加急于知道沈意的下落,于是,他只能壮起胆子问道:“你是沈公子?可我认识的沈公子是位男子啊!且,这……如此干冷的天气,沈公子……你为何要跳进湖里游水?可不怕冻坏了身子?除非……除非你就是那不怕冻的!何况,唐某一直都不知,沈公子你竟还会游水?”

  湖中继续传来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之声,她笑道:“唐二公子,你现下是怕了我吗?不过,你不知道的可多了去了!我会游水的!不止如此,我的水性还十分不错呢!想我前些年在梧桐山上之时,山底下有一骇人的瀑布,我都是从那里面浮浮沉沉的呢!相比之下,现下这个小小湖泊,又算得了什么!”

  在冷风里站的久了,唐御的酒似是醒了一些,他心下道:原来,她一直在那里修炼的山竟叫做梧桐山吗?我怎得从未听说过我祯朝有这种名山大川?不不!这山定是有些名号的,只是我如今喝得多了,脑袋里一时记不起也是有可能的……

  唐御脑子一糊涂,便又觉得湖里的人确是沈意没错,于是,他大喊道:“沈公子!湖里的水冰凉的很!你快些上来吧!你若无法上岸,唐某便下去救你了!”

  言罢,唐御作势要脱掉外衫。

  少女娇斥道:“唐二公子怎得不信我?!这水不凉,温热的很!不过,我才不用你救!刚好,我也游的乏了,我这就上岸去!”

  话音刚落,唐御便见一个浑身是水的人影,冲自己极速地飞身而来。

  唐御此时也管不得他是人是鬼了,赶紧一把搂过飞来之人的腰,嘴里道:“沈公子且小心!”

  沈意抬起头,眼神朦胧不清,他的面色经过湖水的浸泡之后,变得更加苍白,头发也湿答答地黏在脸上。还好,他绝世的容颜依旧。只是他此时随意地歪在唐御的肩头,便没了风度翩翩、气度不凡的模样。

  且他一开口又是一阵女子的声音,让唐御着实晃神。

  但唐御还是小心翼翼地横抱起他,两人晃晃悠悠地走回了山神庙里。

  还好,方才生起的那堆火还微微地燃着,唐御此番又给它添了些柴火,它便又重新热烈地着了起来。

  唐御见沈意正安静地坐在火堆旁梳头,还以为他酒醒了,又见他一身衣衫尽湿,便开口问道:“沈公子可有随身携带的衣物?你现下衣衫已湿,若不赶快换下来,定会着凉的。”

  沈意抬头,冲他迷糊地笑笑:“衣物?我没什么衣物!”

  明明是沈意的脸,却还是个女子的声音。

  唐御赶紧拍拍自己的头,告诉自己,只是喝多了出现的幻觉而已,毕竟在自己内心里,实在是太渴望沈意是位女子了!

  而后,唐御晕头转向地过去打开沈意的随身包袱,发现里面除了一些碎银子、纸质的银票,还有两封书信、两根女子的珠钗外,真的没有任何衣物。

  唐御望着那两根女子的珠钗,不由怔了神:这是何人之物?今日路上之时,我记得沈公子曾对我说起过,他在苏州是说了亲的,难不成,这便是那女子送他的定情之物?

  思及此,不知为何,唐御的心里突觉一阵感伤。

  这唐御本在不醉之时,都有些痴傻之意,如今添上了六七分醉意,更是痴傻不清了。

  只见他认真思道:也不知这沈公子若是个女儿身会作何模样?

  而后,唐御看到沈意浑身湿透的衣衫,忽然就想到自己包袱里那件为绵绵姑娘所准备的玉罗裳!

  是啊!刚好沈意没有可以调换的干净衣衫,不如就先让他穿了玉罗裳吧!

  稍后等他自己的衣物烤干后,再换回去便是。

  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唐御不禁有些欣喜若狂。

  他努力告诫自己:只是为了不让沈意穿着湿衣衫生病而已,并不是因为自己想一饱沈意变成绝色佳人的眼福。

  唐御心怀此种自私的想法,手上便有些不够利索。他战战兢兢地将自己的包袱递到沈意手里道:“沈公子,我这包袱里有件干净衣裳,你若不嫌弃,便去那山神像后面换了吧!”

  沈意这才低头拧了拧自己的袖管,发现上面正滴滴答答地落下水来。

  他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道:“原来,我竟一直穿着湿衣服呢!真是……失礼。”

  唐御见他眼神涣散,便知他仍在酒醉之中,不由担心道:“沈公子可以独自更换衣物吗?不如让唐某帮你!”

  沈意摆手道:“不用!我自小到大都没被人伺候过,实在是不习惯!我自己……即可!”

  言罢,沈意抓起唐御的包袱,就跌跌撞撞地往山神像的后面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