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质子有点不靠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6章 安排

这个质子有点不靠谱 心茵点点 1 23 20532021.05.25 16:31

  小细子有些受惊若宠的样子,因为一直觉得自已的身份低微。

  所以就不敢相信锦华会亲自给他包扎伤口,动作极其的小心翼翼。

  外面的那些令人揪心的撕杀声,就逐渐地停了下来。

  但这些刺客被抓住后,就自杀了。像是一些死士一样,只要任务失败,就只选择自杀。

  尽管这样,锦华仍旧没有派人前去查了这些心怀鬼胎的刺客的来历。

  心中多数,都会觉得是继后派了他们过来刺杀她的。

  目前只有继后,才会想尽办法要杀了锦华。这一切,仅仅都只是为了锦之着想。

  继后只想着锦之,将来能够当了大锦国的君上。

  锦华派人在门外清理一下,省得那些残箭与血迹留在地面上,让人在无意间,就产生一种害怕感。

  两刻钟过后,副将回来了,只是前去购买一些新的骏马,因为长途奔波,有时是需要更换骏马。

  这样,有利于赶路!

  得知在茶馆中,又遇到一次刺杀时,副将的脸色黑沉。

  怎么刺杀的频率,这么高了?

  恐怕那个幕后主使是想在南国境内,把锦华杀了,罪名就会归在南国上。

  副将直接跪了下来,这一跪,似乎都能够把地面上,给跪裂开细缝。

  锦华蓦然一脸懵懂,目光中透出些许的困惑,像是对他突如其来的一跪,不解。

  他又没有做错!

  锦华小心翼翼地把落在衣裳上的那些沙粒弄掉了。

  困惑问道:“怎么了,出事了?”双眼就这样盯着他而看,就怕错过他的每一句话。

  副将的目光露出些许的愧疚,陡然间低了头。

  像是犯下罪不可恕的罪过似的,“锦桦殿下遇刺,是小将保护不周,愿意领罚。”

  说着的时候,就把自已的佩刀呈了上来。

  惩罚你?

  锦华蓦然苦笑一下,这个时候就因为刺杀一事,他就受到惩罚。

  然后挨打几十板子,那么还能够顺利地回国吗?恐怕他需要时间来养伤,就会耽误进程了。

  锦华疾步上前,就扶了他起来,“遇刺···这是难免的事情···你就不需要自责,好好休息,等一下,还需要早些出发。”

  只要还没有回国,遇刺的事情,就不会少的。

  副将想了想,觉得锦华没有惩罚他,自然有着自已的道理。

  幸好,这次遇刺中,锦华没有受伤,否则,将来又怎么跟大将军交代了?

  十天期间,都没有遇刺了。小细子悬着的心,才稍微宽了些许。

  这一段时间以来,都会断断续续地下雨。

  所以回国的进程就慢了些许!路不好走。

  锦华看着窗外,依然下着朦胧的小雨,有些模糊着别人的视线。

  客栈里的人不多,都是吃完饭后,就会离开了。

  但锦华觉得这个客栈的小二,行为举止有些怪异。

  总感觉他就像是刺客一样,不断地关注着锦华的一举一动。

  那个小二朝着锦华笑了笑,眼中夹着一分难以捕捉的诡异。

  锦华愈发的警惕起来,时刻留意着小二。

  直至他端着茶壶走了后,没有动手。

  这时,锦华才放心了。

  可能在这一路上,遇刺的次数多了。

  有时会怀疑那些不怀好意地接近自已的人,会不会是刺客假扮的?

  副将看得出她的那点担忧,有些安慰道:“不需要草木皆兵!有我在,一定不会让别人刺伤你。”

  这个时候,就有一支箭矢射了过来,锦华来不及躲了,被擦伤。

  幸好箭矢上,没有被下毒。

  一个长了胡子的男子,就像是连滚带爬一样,进来。

  直接扑到锦华的跟前,拿着真诚至极的语气道:“公子,是我不好。本来就在客栈的外面练箭,结果失手嘛,就误伤你。”

  说着的时候,又特意地打了自已一巴掌。

  像是想以这样的方式,给锦华道歉。

  见到他把自已的脸颊,打得红肿些许,可见他并非是诚心想要划伤自已。

  副将就揪着他的衣襟,略矮的他,双脚有些离地了。

  他面如死灰,吓得像是胆子都破了。

  不断地求饶着,就担心自已的脖子会被他们的刀刃,抹了,然后英年早逝。

  男子很喜欢箭术!一般情况下,只要雨不大,都会坚持地练习射箭。

  锦华冷冷道:“放了他吧!”

  胆子都吓坏了!就让他走了。省得自已的手上,沾着些许无辜的鲜血。

  锦华目前主要想的事情,就是早些回去大锦国,跟自已的额娘团聚。

  半年多的时间,没有见面了。

  锦华侧目一瞄,就见到那个男子跑了出去。

  本来就带着斗笠,在外面练箭。毕竟朦胧小雨,练箭是不成问题的。

  锦华包扎着伤口,瞧着副将一脸不甘心。

  兴许,不希望锦华就这样把那个男子放了。毕竟嘛,都误伤锦华。

  男子在没有闭眼的情况下,都能够误伤别人。直接揍了他一顿,揍得他鼻青脸肿,都不会过分的。

  锦华慢慢解释道:“无碍!只是皮外伤。”

  眼尾的余光,留意到副将的胳膊上,就有一道刀疤。

  可能就是上阵杀敌时,挨了一刀。

  只是副将如此的年轻,就挨了不少的刀伤。

  想想,锦华对他还是有些敬佩之情。自已腰间悬着的笛子,愈发的陈旧了。

  锦华都舍不得扔了它,只想随身带着。

  南国的宫中,有着锦华思念的人,但那又能如何!终究还是需要回去大锦国。

  “我到外面走走,随时可以喊了我。”

  副将小声道,暗中递个眼神给自已的属下,希望他尽了自已的能力,保护锦华,不要有任何的闪失。

  属下意会了,让他放心即可。

  锦华点了点头,重新把笛子收好。

  转身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柱子。

  胳膊上的伤口,又溢出些许的鲜血。

  锦华眉头紧缩,但侧目瞄了一下伤口,应该没事,就打算继续回去自已的房间。

  等到天亮时,再出发。有时候,就在半山腰上,驻扎营帐休息。

  如果到了镇上或者村庄,都会去客栈住下。

  长途奔波,也不急于一时回去。

  至于副将回国一路上的安排,也是有着他自已的理由。

  锦华有时略微提出自已的意见,副将都会采纳下来。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