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江湖遍地卖装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大闹锁红楼

江湖遍地卖装备 禾早 2227 2008.08.30 11:05

    “喂,太抠门了吧,一个大活人卖给你才给这么点银子?这一转手可就是翻了数倍的赚钱哪!”黑衣人此时正站在锁红楼的一个包间内,手里掂着老鸨递给他的一百两银子,轻声抱怨着,“怪不得总说青楼是暴利行业呢!这么黑想不赚钱也难!”

  “公子这说的是哪里话?”老鸨陪着笑脸道:“这外头看着风光,里头的艰难处……”

  “好了好了,谁有空听你发那些有的没的假牢骚。”黑衣人不耐烦地打断了老鸨的唠叨,将刚到手的银子往桌上重重一拍道:“给爷上最好的酒菜,叫最好的姑娘来伺候!嘿嘿嘿,我也要过过古代在青楼当大爷的瘾!”

  老鸨闻言一喜,收起银子后面上更显殷勤之色,向着身后的两个打手道:“快,把这女的带下去。”说着,又扬头向帘外喊:“给这位爷上最好的酒菜,把最好的姑娘叫来!”

  外头有人一边应声一边又再次将话传了下去。

  黑衣人点点头,双目中流露出的满是得意。他大咧咧往椅上一坐,撩起半边面巾就去喝桌上沏好的茶。

  过不了多时,酒菜,姑娘都一一到齐,黑衣人挥挥手把满嘴阿谀奉承的聒噪老鸨给赶了出去,顺便叫她带上门,独自坐在包间内喜孜孜地喝花酒。

  老鸨又赚了一笔,心中高兴,摇着她那肥胖的身子,一步三摆地从楼上下来,刚走到楼梯中间,就听见下面大堂内一团乱,清脆的耳光声,杯盘粉碎声,刀剑相交声,姑娘的尖叫声,喝彩道好声,声声不息……

  “搞什么?你们搞什么?”老鸨急了,以和她外貌不符的超级速度一溜烟跑了下来,只见大堂里有一个身着淡紫色布袍的女子正拿着把破烂匕首和打手们斗在一处。她的武功平平,出手速度也不快,打斗得甚是吃力,可是仗着招式奇妙,往往在紧要关头能够化险为夷。偏偏她身周还围了一群看客,个个在那里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叫好,有几个边道好还边轻声打听着这女子的功夫是哪个门派的,怎么如此飘逸好看。

  “反了反了,快!多叫点人来把她捉下去!”老鸨认出这紫衫女子就是那黑衣人方才卖给她的,先前看她还是个昏沉样子,没个半天醒不来,谁曾想才一转眼不见,她就在这里生龙活虎的闹起来了。老鸨心里那个呕啊!她开了一辈子青楼也没见过这么个惹事的主,哪个女子被买进来不是乖乖听话做事?从来没人敢如此大闹锁红楼。

  打手们听话,分出两个去后院又叫了人来。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是古来即有的名言,已经失却大半武功的秦筝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周围那些玩家虽然在大声叫好,却没一个出手帮她。废话,哪个人吃饱了没事做去跟NPC打架?打死了这些普通NPC没什么关系,还会再刷新出来,可是砸坏了东西可是要赔的。于是秦筝只堪堪支撑了半柱香的时间便被拿下,五花大绑起来。

  “你你你你你……”老鸨看着大堂里的满地狼藉,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瞪着秦筝,一甩衣袖道:“你气死我了!快,把她带下去关在柴房里!注意可别让她跑了,这里的损失可都要算在她身上呢!”

  秦筝这会心里可是一片冰凉,杀都杀不出一条血路,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先前她从昏迷中醒来后发现自己正置身青楼时心里的愤怒就再也止不住了。她没想到那黑衣人竟然真的把她打昏卖到这种地方来了!

  当然不愿束手待毙,趁着架着她的两个打手不注意,她赏了一人一脚抽出匕首来就准备逃跑,就算跑不出去,好歹也要拼个鱼死网破!谁知,这些以前不堪她一击的打手现在应付起来竟是如此困难,而且他们人还多,秦筝哪里知道必要的时候这锁红楼可以源源不断地刷新出几百上千个NPC打手呢,她只是边抵抗边诧异一个普通的青楼,怎么养得起这么多人。

  “瞪我?你居然还敢瞪我!等我算出今天的损失来,赔死你!”老鸨见秦筝一面挣扎着不肯被带下去一面还在瞪自己,立刻扬起那尖锐的声音骂骂咧咧起来。

  “好啊好啊,太精彩了!”这时候楼梯上传来懒洋洋的鼓掌喝彩声。

  秦筝一听到这个声音,心里的杀意再次肆起!她立刻抬头去看,那上面站着的果然正是那个她在心里骂了无数次,恨不得杀他个十七八次再挫骨扬灰鞭尸泄愤的混蛋。

  “你,你无耻!”秦筝看着他那吃饱喝足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只是她从前只知道动刀子杀人,从不和人多费口舌,懂得的骂人词汇也有限,半天才憋出一个无耻来。

  “嘿嘿,干嘛这么大火气?乖乖待几天就可以出去了嘛。”那黑衣人看到秦筝如此生气颇觉有趣,甚至还觉得她此时怒极的模样看起来比原来那甜蜜却让人胆寒的笑意要顺眼多了。

  “乖乖待几天?!你倒是来试试!”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是从他眼神里透露出来的那股子促狭意味就足够让秦筝忘掉理智再次抓狂。

  “我现在不正待着么?而且觉得很惬意!”黑衣人嘿嘿奸笑两声道:“其实平时你想进来还没有门路呢!最好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多逛逛,玩开心点啊!”

  “混蛋!恶棍!泼才……”秦筝活了这十九年第一次情绪失控,她已经忘了失去冷静是杀手的大忌,只是想要竭力地找出最恶毒的词来先将此人骂个狗血淋头再说。

  “我真的有这么可恶么?”黑衣人隔着面巾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声音里仍带着满满的调笑意味。

  “快带她下去啊!怎么还让她站在这里得罪客人?”这时老鸨尖着嗓子又嚷了起来。

  秦筝的目光再次转到老鸨身上,望着那张不断开合的血红色嘴唇,她突然从失控的激愤中冷静下来,并对自己刚才的冲动感到懊恼。的确,这种时候生气有什么用呢?骂得就算再狠,那黑衣人和老鸨也不会少一块肉,应该把精力放在想法子脱身上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